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全本完:幸福一家亲

全本完:幸福一家亲

    风清漓“哇”的一下吐了一口血,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慢,头也越来越沉,好想睡觉。

    一想到洛轻歌和墨云殇,风清漓用全部的精力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可是任凭他怎样努力,因为刚刚打出的那一掌虽打死了对手却将他的心脉伤的不轻,他还继续为墨云殇输气,以至于身上的伤更加严重。

    他感觉从未有过的困,不知怎的他竟然感觉到死神的来临,如果现在停下输气,在及时进行自我疗伤的话,他或许不会死。

    可是他现在根本无法停下来,只要他一停手墨云殇复活的机会就降低,他现在是万万不能停手。

    风清漓一咬牙硬着挺了下来,手下发狠的往墨云殇身体内输。

    少顷,洛轻歌周身开始散发出白光,这白光将墨云殇团团围住,白光温柔如烟,如置身于云层一般。

    墨云殇的肌肤也慢慢的恢复正常,只是他的头发依旧如白绸锻铺在地面上。

    这时,在一边输气的风清漓顿时瞪大了眼,满眼的震惊和心疼,“洛洛,你……”

    洛轻歌的肌肤和墨云殇的完全相反,墨云殇的是越来越正常,而洛轻歌原本水润的肌肤慢慢的失去了水分,很快起了褶皱,头发这时也瞬间变白,在弹指间从一个貌美女子变成了一位迟暮老者。

    怎么会……

    突然,那些白光在一瞬间的功夫钻进了墨云殇体内。

    就在这时,墨云殇的手动弹了几下,慢慢的睁开了眼。

    他移眸看向坐在一边的‘老者’眸子里滑出一道血泪,“轻歌……”

    洛轻歌吃力地扯了下褶皱丛生的嘴唇,想冲他笑一下,可是却牵不动脸上的皮肉,低头看着自己长满褶皱的手,眼眸中不由划过一抹苦涩。

    她缓缓的躺在墨云殇身边,将头和他的头相抵。

    “墨云殇,我终于可以为你做点事了。”她声音轻微苍老,犹如迟暮的老人,沙哑低沉。

    墨云殇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来,抚摸着她满头的银丝,“你为什么这么傻。”

    他的小傻瓜,他不需要她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

    “墨云殇,我现在是不是很丑。”洛轻歌讷讷私语,没想到她临死前竟让他看到自己变成老人的一面,看来想要在他心中留住完美的她是不可能了。

    曾经从古籍上了解到,使用生死术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是令人无法承受的代价。

    由于这种代价实在令人难以承受,吓得她的先辈们即便练到第九重也不会去使用,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无人知道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

    现在她知道了,所要付出的代价。

    不但柔体会死,也会伤及魂根,以至于无法再重新投胎转世!

    她虽没料到会这样,但墨云殇总归是救过来了,她也可以安心的去了,只是留下他和小淼父子二人,以后也没人照顾他们,想想就心疼。

    相爱的两个人,其实活下去的那一个才是最痛苦。

    墨云殇侧过身来抱着她的头仔细的亲吻,带着血的泪水一滴滴的淌进了白发间,“不丑,你现在的样子真美。”

    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在他心中永远不变,因为他现在看不见。

    洛轻歌呵呵笑了一下,想撒娇没想到发出来的声音如鬼一样,“你就骗我吧,虽然我看不到脸,但手还是能看到的,墨云殇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白头到老。”

    他们都是一头白发,这不正是白头到老吗?

    “嗯,白头到老。”墨云殇无声地低泣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哭声,害怕她会伤心。

    “相携一生,白头到老……”洛轻歌轻轻的念着这两句慢慢的合上了眼。

    随后,她的身子化成了一块块的碎片,消失在人世间。

    “轻歌……”悲鸣低沉犹如走投无路的困兽,发出最后的低鸣……

    ………………

    “爹爹,你往左边走,在你前面两步的地方有个坑。”

    这时,山涧中出现一名身着月白袍子满头白发的男子,在他身边跟着一个五六岁的男童。

    男童长的粉雕玉琢,如一个水晶娃娃,男童在一边不停的提示着那男子,俨然就是男子的小拐杖。

    男子单手背负在身后,迈着不大不小优雅的步子往前走,从头至尾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有他身边的小男孩一直说个不停。

    仔细看男子黝黑的眸子就会发现和正常人不同,他的眼睛没有焦点,死水一般盯着前方,很显然,男子的眼看不见。

    这对父子不是别人正是墨云殇和墨小淼。

    时光如梭,岁月飞逝,很快三年过去了。

    三年的时间内会发生很多事,只是心底深处的那个人终究是无法回来。

    由于洛轻歌死了,身为她的兽*自然也受到了重创,小金子找了一个地方修炼去了,至于小吟也到了休眠的阶段,也找了个火山钻进去开始沉睡休眠。

    风清漓自那以后受伤太重,足足昏迷了将近半年才醒过来,在这其间,他身体里的花子箫也找到了合适的寄体,再次复活,也成了这个大陆的皇帝。

    听说,花子箫找到了北辰灵儿,两人之间还发生了一段啼笑皆非的事情,最终两人修成正果,结为夫妇。

    风清漓醒来以后,便像花子幽一样去游历山河。

    至于沐森和洛轻雪也在两年前成亲了,还生了一个男婴。

    一切的人结局都是那么的美好,日子也在指缝间慢慢的过去,只是在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个人。

    墨云殇俊美的脸色没有一丝的笑容,在想起心底的人时露出不可磨灭的痛苦和思念。

    三年了,轻歌你在哪里,有像我这样正思念着你吗。

    “爹爹,我们这次要去找地心时空吗?”墨小淼扬起头看着身边高大的男子,开口问道。

    “嗯。”

    墨小淼听到这个“嗯”字,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瞳黯然了下来。

    自从娘亲走之后,爹爹就变得越发的少言寡语了,若不是他还会发出‘嗯’的声音,他真的就以为他不会说话了。

    他知道爹爹因为娘亲的离去太过于伤心所以才不愿意讲话,他也很伤心,也好想娘亲,可是娘亲却再也回不来了。

    想到此,墨小淼眼睛里充满了湿意,只是他咬着嘴唇不让泪流下来,因为娘亲说过,他是男子汉是不可以哭的,不然就长不成爹爹那样高大威猛了。

    那时,他还小信以为真,所以他从来不哭,现在他知道那是娘亲故意闹着他玩,不过,这是娘亲要求的,即便他很想哭也要忍着,说不定娘亲见他乖乖的就会回来了。

    “爹爹,前面有块石头,你小心点。”墨小淼抹掉自己不愿意承认是泪水的东西,继续做墨云殇的眼睛。

    墨云殇闻言,轻声叹了下,虽然他眼睛看不到,但耳朵可不聋,小淼的声音明显有些沙,显然是哭了。

    抬起手在他的脑袋上摸了摸,无声胜有声。

    墨小淼虽被摸了头有些别扭,但心里却舒服多了,他即便再怎么聪明也只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也希望能得到自己爹娘的疼爱。

    其实他要的不多,一个简单的抚摸已经够了。

    墨小淼心情一好,又开始和墨云殇说起话来,“爹爹,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舅舅他们,听说姨娘给我生了个小地弟。”

    当然,这些事不是从他这个沉默寡言的爹爹口中得知,而是云狂他们告诉他的。

    他有小地弟了,可是还没见过,也不知道小地弟会不会喜欢他。

    这时,墨小淼一拍脑门。

    对了,他还没给小地弟准备礼物,从地心空间回来,他再给小地弟准备礼物。

    如此就愉快的决定了。

    “爹爹,你说小地弟长的会不会像我这么帅呢。”某宝继续发扬他喋喋不休的精神,其实,他并不是话多,而是想让爹爹能多说话,想让爹爹从阴霾中走出来而已。

    墨云殇唇角不动声色地动了下,很不给面子的吐出两个字,“不会。”

    要像也只能像他爹娘,像他就怪了。

    轻歌是神凤女的原身所化,在这里无父无母,虽说沐森是她大哥,但也是她另外一个时空的亲人,所以根本就不可能会长的像,当然,不排除巧合。

    见墨云殇开口了,墨小淼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终于让爹爹不再说一个字了,这次有进步是两个。

    再接再厉,墨小淼默默地做出一个加油的姿势。

    父子二人很快到达一座小城里,这个城市虽小但人很多,街道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墨小淼小心翼翼的护着身边的男人,一个小孩护着一个大人在外人眼里怎么看都觉得奇怪,不过,很快发现墨云殇的眼睛不能用,于是也就明白为什么了,都暗叹这孩子真懂事孝顺。

    “爹爹,你饿不饿,前面不远有家餐馆。”其实是他饿了,小孩子容易饿,他一上午都没吃东西了。

    墨小淼摸摸自己的肚皮,这时,他的肚子也很应景的响了一声。

    “好。”换了个字。

    两人进了餐馆,墨小淼很主动的找了一个靠着墙的位置,然后,又替他和墨云殇点了饭菜。

    对于墨小淼的所作所为墨云殇露出一抹欣慰。

    小淼越来越懂事了,相信用不了几年即便没有大人在他也能很好的活下去。

    轻歌,我们分开的时间这次是最长,等我把小淼养大成人我就会去找你。

    当然,他不会轻生,因为这条命是轻歌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他不能糟蹋,等到小淼能够自理之后,他便搬去地心时空去住。

    他总感觉在地心时空她还活着,只有在那里他才能感受到她的气息。

    就在这时,响起“啪——”的一声,盘子掉地的声音。

    接着,便是掌柜刻薄抱怨的声音,“你怎么做事的,都不能长点眼。”

    那店小二对于掌柜的呵斥恍若未闻,他紧紧盯着靠着墙坐着的一大一小父子二人,大而有神的眼睛里盈满了湿意。

    “墨云殇!”

    清脆熟悉的声音传至墨云殇耳中,他正捏着的酒杯啪的一下掉在地上,脸上是疑惑还有激动,“轻歌……”

    淡淡又带着沙哑困惑的声音,溢流了出来。

    墨小淼显然也听到了,忙转过头去,当看到那个店小二时,眼睛里的泪水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

    “娘亲,是娘亲。”立即从椅子上跳下来,朝着那人狂奔了过去。

    这个店小二正是三年前死去的洛轻歌。

    洛轻歌一把抱住扑过来的墨小淼,顿时泣不成声,“小淼,娘亲好想你们。”

    这三年内她想他们都快想疯了,无时无刻都在想念他们。

    墨云殇听到他们的对话,顿时手慌脚乱,一不小心被前面的椅子差点绊倒。

    他现在最恨自己的眼睛瞎了,若是他能看到在这一时刻肯定比小淼先一步抱住她,现在他都有些嫉妒儿子了。

    其实他的眼睛是可以治好,只是他心死了,外面的事物如何与他何干,所以就没去管。

    墨云殇跌跌撞撞的循声而去,就在这时,腰间多出一双柔软纤细的手臂,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

    “墨云殇,见到你真的好高兴。”洛轻歌也不管正在看他们的众人将脑袋埋进墨云殇的胸膛,呢喃着。

    墨云殇激动万分,一时间手都是颤抖的。

    是轻歌,是他的轻歌!

    他反手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人,恨不得揉进骨里这样他们就永远不分开了。

    洛轻歌消失之后,她受损的魂魄其实一直都在地心时空。

    她的柔体是神凤女的原身所化,神凤女的原身本是一块石头,并不像人的柔体一旦消失就无法复原了。

    其实她柔体的碎片化作气流一直在洞室内穿梭,她的魂魄也在那里,只是旁人看不见二人。

    若是换做以往她伤成这样肯定无法再重生,不过,幸运的是那里有二十六个伺神鼎在。

    伺神鼎中蕴藏了巨大的神力,而且有凝聚的功能。

    随着时间的转动,那些柔体的气流慢慢的被伺神鼎吸了进去,在伺神鼎中调养。

    她的魂魄只要经过伺神鼎就会感觉一股热流在她身体里油走,于是,她抱着一试的态度将自己的魂魄缩进一个伺神鼎中。

    进了伺神鼎之后,她的魂魄就感觉不到那种想要分散的感觉,所以她便一直待在伺神鼎中。

    幸好的是,墨云殇每年都会带着小淼过去看她一次,让她以解相思之苦,也让她想重生的心更加的强烈。

    在这一年内,她的柔体复合了,受损的灵魂也得以弥补,就在前三天她重生了。

    不过,重生却没有让她完全恢复,她的内力和神力都没了,她变成了一个没有内力的普通女子。

    当她兴奋地从地心时空跑出来时,才发现自己没带银两,后悔出来的时候不拿一块银子出来。

    无奈只好找了家餐馆当店小二赚取吃的,还有路费,她现在在这家店待了两天了。

    当然,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等这对父子,因为她知道快到了墨云殇每年来看她的日子。

    果然,被她等到了。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运对她不薄,也许她命不该绝,总之她又活了过来,而且还等到了想要见到的人。

    就在这时,他们中间挤进来一颗小脑袋,“娘亲,爹爹我要抱抱。”

    ……

    某娃:有娘的孩子真好啊。

    某男:有老婆抱的滋味更好。

    ………全本完,题外话,以下不足一千不收费………

    感谢能看到最后的亲们,谢谢你们。

    由于这阵子一直忙,导致这本书是焰焰自从写书以来最慢的一部,对此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现在也忙的差不多了,以后不会再像这部书的更新,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焰焰的新书。

    新书的女主是位沉稳冷静却又腹黑狡诈之人,这是焰焰第一次写这类型女主,还望大家多多支持焰焰的新作《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新书已经换了个坑,所以希望收藏过的亲们能再收藏一下,谢谢!
相邻小说:极品近身助理 限制级领主 霸剑灭武 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