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上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上

    连慕然莫名其妙,他怎么对付修扬的衣服如此上心?

    付修扬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笑道:“你见过我就穿过两次而已,当时你们应该不在场吧。”

    凌彦楠不语,看着连慕然。

    连慕然自然也注意到了,莫名其妙的问:“怎么了?”

    凌彦楠收回目光,语气寡淡:“没什么。”

    人多吵闹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太阳也毒辣了起来,大家也就收拾东西,回去了。

    回到家时,付修扬叫住连慕然,“小然,等一下,我给你带了一份礼物。”

    连慕然顿住脚步,看付修扬倒回去,打开后车厢提着一个袋子出来。

    凌彦楠站在她身边,注视着付修扬的一举一动,在他过来钱问连慕然:“你跟他感情似乎不错。”

    “算是吧,他对我就像我哥对我一样。”

    凌彦楠眯着眼眸,视线在他们来那个人的身上扫荡,轻声喃喃:“哥哥吗?”

    她没听清楚,“什么?”

    凌彦楠摇头,这时付修扬已经提着袋子过来了,将袋子交给她,说:“听年说你今天回来,所以也给你准备了一份,话说,已经很久没有给你准备过节日礼物了。”

    他如此有心,连慕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勾唇道:“我不知道你会过来,所以都没有准备。”付修扬笑了下,说:“我送礼可不是要你回礼的,我又还没有小孩,再说了,礼物又不是给你的。”

    说完,不等连慕然说话,他对凌彦楠点点头,就进门去了。

    连慕然笑了下,回头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凌彦楠,说:“我上楼去将礼物放好,将桶提回厨房里吧,,等一下要用。”

    说罢,就上楼了。

    因为连慕然回来了,再加上付修扬跟程展玄的到来,所以连家显得热热闹闹的,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小孩们都上楼去睡觉了,而客人也要走了,家里的喧闹才算是平静下来。

    连慕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凌彦楠正拿着她出嫁前喜欢看的书,坐在chuang头,沉浸在浩瀚的书海中不能自拔。

    连慕然出来,他头也没有抬一下。

    她过去,挨着他坐下,凌彦楠这才侧眸看她,勾唇笑了下。

    今天大家都高高兴兴的,除了他。

    虽然他的脸上也挂着笑容,但一天下来,也瞒不住她,她侧着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你今天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玄跟修扬?”

    昨天,家里的人都在的时候,他心情非常的好,去钓鱼的时候,也看不出异常,所以问题自然的就出在了忽然冒出来的两个人的身上了。

    可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他们。他可以接受喜欢她多年的云,为什么就接受不了他们两人?

    凌彦楠一顿,回头撞见她蹙起的眉头,他勾了薄唇,优雅的合上书,在她的小嘴上亲了几下,语气不明的说:“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我心情不好呢。”

    连慕然不去猜他说这句酸酸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不能理解的问:“为什么你是真的不喜欢他们?他们人不错的——”

    凌彦楠眼眸深深的凝视着她,语气不冷不热的直接的打断她的话:“不错是有多好?比我好吗?”

    连慕然愣住了。

    凌彦楠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将手上的书丢开,直接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怎么不说话了?”连慕然还是愣愣的,见他如此在意,有些吃惊,摸不着脑袋的说:“他们……都没有你好。”

    是的,在她的心里,他是最好的男人。

    凌彦楠眯起的眼眸一松,欺身过去,眼眸逼视着她,“真的?”

    连慕然没有回答,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在意?”他连简裔云都没有做对比,为什么要拿他们两人作对比?

    凌彦楠松下来的眼眸再度一紧,“小然,你是真的不知道?”

    连慕然惘然的摇头。

    她的眼眸尽是对他举动的莫名其妙和惘然,除此之外,还有深深的不解,然后,别无其他了,包括欺骗或者是隐瞒。

    凌彦楠凝视着她片刻,缓缓的找回了理智,知道自己搞错对象了。

    欺上她的身子缓缓的后退,皱了眉头。

    连慕然觉得他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凌彦楠回头,笑容莫测的问:“你想知道?”

    连慕然点点头。心想,难道她不能知道,不该知道吗?

    凌彦楠很认真,伸手抱着她,将她压在chuang头,“付修扬酒红色的西装外套,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连慕然惘然的摇头,再不解的抬眸看他。

    凌彦楠抿唇,觉得事情似乎跟他想的不一样,但是不问出来,他心里堵得慌:“你难道忘记了,在你的办公室茶几的柜子里,有一件用袋子装着一件跟付修扬手里一模一样的西装外套?”

    连慕然闻言,灵光一闪,恍然大悟的点头,说:“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跟高临泷当时的外套一模一样。”

    凌彦楠闻言,脸色不慎自然,“高临泷的?”

    连慕然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完,不解的蹙眉道:“前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好不容易回想了起来,但是衣服却找不到了,也不在办公室的衣柜里,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放哪里了?是高临泷的东西,本来想在他过来c市的时候还给她的,但是想来他最近应该会很少到c市来的,所以想寄回去给他,无奈怎么也找不到。”

    凌彦楠闻言,脸色不怎么好看,没有说话。

    连慕然说着,抬眸擦觉到他脸色不自然,狐疑的眯了眼眸,勾了下唇角:“你是不是知道放哪里?”

    凌彦楠瞥见她嘴角的笑容,顿时轻哼了一声,说:“高临泷也不缺那么一件西装,不见了就不见了,找它干什么?”

    说着,将她推倒在chuang上,扑了上去,吻住她的小嘴。

    连慕然笑了,推了推他埋在他脖颈不断的吻着的俊脸,蹙眉想不明白的说:“可是我记得衣服是真的放在我的办公室里面的,怎么会不见?回去还是得好好找找才行。”

    凌彦楠俊脸一黑,抬起筠连,惩罚的咬了一口她的小嘴,她眼角都笑得眯起来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此刻心里想什么,他缓缓的放开她,别开俊脸,轻哼道:“衣服你不可能找得到,半个月前我就将衣服扔到垃圾桶里了。”

    连慕然愣了下,忍不住的噗嗤的捂着小嘴笑了出来,想说话,又并不知道说什么好,顿时笑个不停。

    这么说来,他是以为她跟付修扬有些什么,才会一整天闷闷不乐的?他这是吃醋了?

    想到这,她的笑声就更加的爽朗了些。

    见她笑个不停,他脸色挂不住了,扑过去将她扑到在chuang上,狠狠的吻住她,让她再也没有力气,没有心思去想些对他不利的事。

    ……

    他们在连家待了三天,凌母就打电话过来催他们早日回去了,所以连慕然跟凌彦楠决定,在周二回去c市。

    周一,连慕然跟连慕年一起到了公司去开会,去忙公事去了,而凌彦楠则留下来照顾小安。

    虽说是要照顾小安,但是小安根本用不着他来照顾,所以,早上在楼下跟老爷子下了几盘棋后,老爷子接到了战友的电话,就出去了。

    就剩他一个男人在家,他上楼去处理了公事,下午也空闲了下来。

    无聊的时候,他在连慕然的房间里转来转去,卧房里的书房有一个大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连慕然爱看的书,书架上很多管理方面的书籍,他都看过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散文集和故事性的小说,有几本没有看过的,他抽了几本出来,坐到她的书桌看上看书。

    故事性的小说,并不符合他的胃口,他翻了翻后,没有让他继续看下去的欲。wang,便放下了书,研究起她书桌来。

    她的书桌很大,几乎有她办公桌这么大,这是短一些,用上好的红木做成,上面的雕纹很漂亮。充满了艺术气息。

    书桌下面有很多歌抽屉。

    他闲来无事,一一拉出来看了看,上面有很多她小时候的奖状,奖杯。

    照相本是在最后个抽屉找到的,还上了锁,不过钥匙他在翻其他抽屉的时候,看到了,所以,也不客气的开了锁,就找到了着七八本相册。

    他看了眼,这些相册放置的照片分类很整齐。

    最后的一本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还有跟家人一起的,有四五本是她跟的毕业相册,剩下的两本,有一本是她跟朋友的,里面除了她以外,出现最多的,就是简裔云,程展玄跟付修扬也不少见,当然还有他没有见过的很多面孔。

    最后一本,相对于前面的,显得很轻,里面看样子没有几张照片,他在最后发现,是因为它比较小,而且放在最角落的边边上,而且,还上了锁……

    凌彦楠本来也没有那么重的好奇心去看的,但是她上了锁,就说明,这本相册在她的心里意义非凡,还是不能被人看的。

    否则,为什么这么多相册,其他都好好的,普普通通,就这一本要上锁?

    想到这,他的心一突,眼眸变得深沉起来。

    他输了许多密码,包括她的生日,小安的生日,对她而言,特殊的数字,都输了一遍,半天过去了,都没有效果。

    他心情开始变得烦躁起来了,胡乱的摁了摁其他的数字,却忽然拍的一声,相册打开了。

    凌彦楠顿住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下意识的,摁的是自己的出生年日……

    想到这,他脑子飞快的闪过一些东西,拿着相册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下,心如擂鼓,顿时按捺不住的打开了相册。

    在见到相册里面的照片后,凌彦楠彻底的震住了,脸上除了惊愕,久久没有任何的表情。

    拳头紧紧的收紧,再收紧,一时间,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惊愕?激动?难以置信?恍然大悟,释然……

    良久后,他才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相册,将它放回原来的位置,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出了连慕然的房间。

    他下楼,直接的就往门口走去,凌月菲抱着小安在花园里散步,见到他问:“彦楠,要去哪里吗?”

    “我……”凌彦楠愣了下,他似乎也才回过神来,才明白自己身处何地。

    原来,他潜意识的,就想去找连慕然。

    他垂下眼眸,看着凌月菲走过来,她怀里的孩子流着他们两人共同的血液,也是因为有他,才让他们两人有了现在他们两人美好的生活

    他伸手,指腹轻轻的磨蹭着小安纷嫩的脸蛋儿,他虽是男孩子,却像极了连慕然,漂亮无比。

    他笑容更加柔和了几分。

    对于凌月菲而言,小安自然黏凌彦楠多一些,所以伸手去要凌彦楠抱。

    凌彦楠抱过他,在他微挺的小鼻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轻声哄着:“爸爸去找妈妈,晚上再回来抱你,好不好?”

    小安的头发乌黑柔亮,发丝很小,这点也像极了她,这么想着,他伸手去抚摸,磨蹭着,舍不得松手。

    良久,他才将小安交给凌月菲,驾车去了连氏集团。

    他到的时候,连慕然还在开会,但她也没有让他等多久,二十分钟左右,她就从会议室出来了,见到他其实不是很意外,因为他这样忽然出现的次数,其实真的不少,相反的,是越来越多了。

    她放下手中的文件,说:“在家很无聊?”

    “嗯。”他从报刊中抬头看她,平静的说:“所以,在你的书房里捣鼓了半天。”

    连慕然愣了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强调后面那句话。

    凌彦楠缓缓的阖上书,笑容浅淡:“所以,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连慕然心一紧,心跳顿时跳到了嗓子眼上,轻咳一下才问:“什么有趣的东西?”

    凌彦楠过去,揽着她的腰,滴在办公桌上,勾着唇挑眉问:“不妨猜一猜?”

    “我……猜不到。”

    凌彦楠笑了下,轻吻了下她的额头,“小然,整个书房都是你的东西,有什么是猜不到的?”

    连慕然不说话。

    他笑了下,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他笑得很开怀,跟她的紧张形成了剧烈的对比,“小然,我发现你有很多照片。”

    “是……是吗?什么照片?”她记得,重要的东西都上了锁的,他应该不会——

    他脸上的笑容骤然收起,肃然的唤:“小然。”

    连慕然心口一震,心跳越来越急促了。

    “你如此聪明,难道真的猜不到我想要说什么吗?”

    连慕然没有说话,凌彦楠抬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他,她却垂着眼眸不看他,却听得他说:“小然,那一次醉酒,真的不是意外,原来,你是设计好了的。”

    连慕然听到他淡漠得没有情绪的声音,她眼眸倏地就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之前,他已经责备过她了,现在在得知她为什么会设计他后,他的责备再度袭来,连慕然以为,经历过了一次,她的心不会再像第一次那样,痛的无法呼吸。

    但事实上证明,她错了。

    那种痛不一样,却一样痛得让她窒息。

    她的心事知道的人少,所以,当时他不知道,她也可以狡辩是意外,否则,她吃饱了撑着才去设计他,将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桢襙无条件的奉上,虽然当时她自己扯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但那理由连说服自己都不够,如何是说服别人?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她一直埋藏在心底,除了简裔云,没有人知道的心事后,他现在冰冷的质问,虽然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足够让她疼切心扉了。

    而现在,她连找个借口去圆谎都找不到。

    见到她的眼眶忽然红了,他皱眉:“哭什么?”

    连慕然不说话,想别开脸,但是他却将她的小脸转了过来,面对着她,忽然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叹气道:“小然,你以为我会说什么?”

    连慕然闻言,愣了下,看着他,期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凌彦楠笑容满脸,伸手去捏她的小脸,“小然,你隐藏心思的能力,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我……”

    他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笑了,忽然说:“每个人年少时,肯定会有惷心萌动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让你惷心萌动的那个人是谁,而这个想法,在最近在意,因为高临泷的那一件西装外套。因为我曾以为,那件衣服,就是你惷心萌动的那个人的,因为这件事,我心里不舒服了很久,但是既然是过去了的事,我也不想再去揪着不放,所以,一直让自己努力的忽视这件事,而且,你也额米有表现出什么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我就放心了很多,但是,心底的疑虑,还是深深的藏在心里,没有消去,随着时间的消逝,疑虑扎根更深,我就越在意,所以又一丝风吹草动我都会无比的在意,我也无法做到不在意。”

    “到现在,我发现,原来我一直妒忌着的,想知道的那个人竟然是我自己,你说,我现在是什么感觉?”

    连慕然刚才还抽痛的心,因为他后面这一句带着笑意的话,立刻就被抚平了,她抓住他的大手,问:“你不介意我当时骗了你?”刚才她以为,他知道她骗了他,所以很生气,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为什么要生气?再说了,要是没有你当时的主动,哪里有我们的现在?”说着,他再度发泄的扯了扯她的脸蛋,想起自己刚才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他的心情,应该是苦笑不得的吧。

    但是现在,想到跟她结婚以来的日子,他却觉得庆幸,不过,要说气她的话,就是气她竟然将自己都他的心隐藏得如此之深,他根本看不透,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好受。

    连慕然闻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更加流不出来了,主动的过去,伸手去抱住他的腰。

    她难得的投怀送抱,凌彦楠哪里舍得推开?自然就抱得更紧了。

    连慕然抱着他,紧紧的抱着,想起刚才,她还心有余悸,语气竟然多了一丝丝的委屈,“刚才,我以为你会生我的气,气我骗了你,还以为你……”

    凌彦楠笑了下,听到她埋怨的声音,心情舒畅中也带了一丝埋怨,“我就不委屈了?这么久以来,你一直没有回应过我,主动说过爱我,我能不多想吗?”

    连慕然垂着眼睑,还没说话,凌彦楠低头吻住了她的发端,忽然说:“对不起……”

    连慕然抬眸,狐疑的问:“对不起什么?”

    “让你委屈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

    她的性子傲,也冷,所以,在知道他对曲浅溪的心后,以她的性格,确实更适合埋在心底,现在回想起来,她为什么当初如此的在意他救了曲浅溪,而不是她;为什么会在他说了这么多次爱她的时候,她还是不够相信他是爱她的。

    因为在她的心里,他对曲浅溪的感情,已经是根深蒂固了,难以根除。而且她心里或许也觉得,之前他没有喜欢上她,而是喜欢上了别人,这一点,让她特别的没有自信他是真会因为她而不爱曲浅溪了。

    所以,她对他的感情,一直都没有说,也是情有可原。

    连慕然眼眶一热,眼泪毫无预兆的,就落了下来。

    以前,他说爱,她心里震惊,开心等情绪掺杂其中,从来都不曾戳中她的泪点,让她像现在这样热泪盈眶。

    而她现在流泪,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喜悦。

    对她而言,他说爱她,三个字,还没有上述一句话,让她感觉来得心动。

    凌彦楠笑了,弯腰抱着她起身,到沙发上坐下,指腹温柔的抹去她的泪水,薄唇贴上她的额头,温柔的吻着她。

    许久,连慕然才回过神来,却已经坐在他的双腿上,哭了很久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完,她还是轻声的抽泣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忽然哭这么久,他有些无措,苦笑,却只能轻声哄:“小然,再哭,我就这么抱着你下楼了哦。”

    连慕然闻言,抬头睨了他一眼,意思是说:“你敢!”

    凌彦楠笑,拿来纸巾替她擦鼻涕,没有说。

    连慕然看着眼前的他,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凌彦楠顿了下,看着怀里将自己闷在他脖颈的人:“怎么了?”

    她刚才哭的时候,想了很多,其实,他们两人都有不足的地方。

    想到这,她的声音在他的脖颈响起:“我喜欢将心事闷在心里不说,就像我……我爱你那样,如果我觉得时候还没到,不想说,我就能闷很久,你是不是很介意?”

    凌彦楠愣了下,明白她是在自我反省,忍不住的就笑了:“介意是介意,但不会生气。”

    “什么意思?”

    凌彦楠握紧了她的手,将纸巾放下,双手抱紧她,说:“我们来日方长,很多话你可以不说,闷在心里,我也不会介意,但是我就担心你会闷坏。因为,我会慢慢的,读懂你,就算你想闷在心里都不能,因为到时候我会一眼就看透。”

    ……

    连慕然跟凌彦楠从南城回去,是中秋节的前两天。

    临近过节,他们两人都忙。

    但是,忙归忙,凌彦楠如果有空,还是会抽时间来陪她吃饭午饭,或者晚饭。

    这天中午,她真准备处理完一些事,就跟凌彦楠去吃饭,因为他打电话过来,说等一下会过来接她的。

    这时,她办公室的们响起来,秘书走了进来,跟她说有人想见她。

    连慕然问对方的名字。

    秘书说了一个名字,连慕然皱眉,她没听过,她也忙,所以就不想见。

    但是秘书随后的一句话让她改变了注意,他说:“她说她是简裔云的朋友。”

    秘书带着人上来了她的办公室,连慕然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她的面前。

    女孩子长得粉纷嫩嫩的,及肩的长发乌黑柔亮,五官很小巧,眼睛又大又亮,身材不算纤细,不算绝顶的漂亮,却清纯可爱,看样子应该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很年轻,还不会掩饰自己的心思,她进来后,就直接的敌视的看着她。

    她还没说话呢,对方就扶着小小的巧巧的下巴看着她,傲娇的撅起小嘴巴嘟嚷:“你就是连慕然?”

    连慕然点头,还没说话,对方见到她点头,小脸忽然就蔫了,说:“你怎么长成这样?!”

    连慕然懵了,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她的,她长得很难看么?

    她还没说话呢,她看了一眼自己,小脸写满的都是沮丧:“你长这么漂亮,我怎么办啊?”两个人类型完全不同,自知不如连慕然,她很忧桑。

    连慕然头疼,发现自己无法跟眼前的人沟通,她在她还没说话前问:“你是谁?”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