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三百二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94

第三百二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94

    连慕然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凌彦楠见她不言不语的,心一紧,想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他还没开口,门口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彦楠,小然,下来吃饭了。”

    凌彦楠上楼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吃饭了,以为他会叫连慕然下来的,怎知两人上来了这么久,都不下来吃饭,眼看饭菜都要凉了,所以,凌母只好上楼来叫他们。

    凌彦楠皱眉,无奈的扶额,还没说话,连慕然就趁机推开了他,冷淡的说:“说完了?那我们下去吃饭吧。”

    “小然……”

    连慕然没有回头,径自的出了卧室,下楼吃饭。

    凌母见他们上楼这么久不下来,本来以为他们两在恩爱呢,所以上楼叫他们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不过,在连慕然下楼的时候,见到她眼底的湿润,愣了下,想说话,却又不好问,只好侧眸,无声的询问自己身边的凌彦楠。

    奈何凌彦楠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他的视线和心思全部都放在了连慕然的身上,又是给连慕然夹菜,又是给她挑开鱼的骨头,甚是殷勤。

    只是,他的殷勤似乎没有得到回应,连慕然低着头吃饭,看也不看他。

    凌母看着,知道他们这是又吵架了,但是看连慕然湿润的双眼和凌彦楠紧张又担心的样子,就知道是自己儿子做了对不起连慕然的事情了。

    想到这,她扫了一眼凌彦楠,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连慕然没有什么胃口,碗里都是凌彦楠嫁过来的菜,而且还是她爱吃的。

    两人生活了这么久,他其实,在很多方面上,他对她已经有些了解了,对她他看上去似乎也是上心的,或许,在很多女人心里,就觉得应该知足了。

    但是她的心里却无比的酸涩,不禁的想到,要是换了以前,她合该多高兴?她也许会偷偷的笑着哭了。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人就是不会知足,尤其是在爱上这方面上,那个女人会不贪心的像要得到更多?

    虽然觉得自己应该知足,知道自己应该看开一些,她也在心底跟自己说了无数次了,但是无论如何,怎么也无法跨越自己心底的拿到屏障……

    想到这,她本无胃口,一时间就更加没有胃口了。

    但是,才开饭没多久,她突然的离席,是不礼貌,所以,她还在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偶尔才夹几粒米饭进口。

    凌彦楠看着连慕然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夹过去的菜她也没有怎么动,不过看起来倒是不像是故意跟他唱反调,或者是嫌弃,所以不吃,而是真的没胃口,她会没胃口,不过是因为心情不佳,脑子装的混乱的东西太过多了。

    想到这里,突如其来的,他心里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唇色忽然渐渐的发白,“小然……”

    连慕然侧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觉得凌母吃得差不多了,她才放下碗,起身离席,淡淡的说:“妈,我吃好了,先上楼了。”

    凌母先开始的时候,觉得是他们在闹脾气,但是这一顿饭观察下来,透过两人的气氛发现,事情似乎真的变得大条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她是不能贸然插手的,所以,她淡淡的笑了下,“唉,好,上去吧。”

    连慕然起身后,凌彦楠也放了碗,跟着起身上楼,进了房间后,拉着她,双眸深沉的看着她,直直的想要看进她的眼底。

    连慕然没有说话,缓缓的挣开他的手,凌彦楠却越攥越近,她抿唇,淡淡的说:“放手……”

    凌彦楠感觉自己的心被灌注了一股气,压抑得让他窒息,而这股气,明显的是因连慕然而起,因她的态度,她的决定而起,“我放手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心里的想法。”

    连慕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了凌彦楠想要的答案:“前一段时间,我告诉自己要给你次机会,也……给我自己一次机会,但是结果,你还是负了我。”

    凌彦楠心一震,立即气急败坏的反驳:“小然,真的是意外,我收拾好这些,本来是要还给她的!”

    连慕然很平静的点头,“我知道。”

    凌彦楠缓缓的后退了一步,听到她的话,心底的那股不安,越演越浓,果然,在他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连慕然忽然开口道:“从上次我们和好之后,过了多长的时间了?如果你真的将心放在我的身上的话,为了不让我多想,你尽可以将这些东西寄回去给她,更甚至,你可以托人直接的给她送回去,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些东西还在我们的房间里……”

    “小然,我——”

    凌彦楠才开口,连慕然就直截了当的打断他的话,“别跟我说你忙,别再说这些借口来欺骗你自己,或者是欺骗我。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时候你根本就不忙!”

    凌彦楠听到她的话,很头疼,不知道连慕然的牛角尖钻得这么深,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不爱她,更加不知道,她对于这件事上,原来是如此的没有自信。

    他努力去解释:“那时候我是不忙,可是——”那时候,他们刚和好,他心里自然高兴得不行,心里想的都是她,哪里还有时间去顾及其他的?曲浅溪的这些东西,会整齐的被放置好,不过是因为他在收拾行李,出差见到了那本书,所以,将就书放了出来,找个时间还给她,只是,他实在是走得急,所以,没有叫人将东西拿走……

    但是连慕然已经不听他的话,转身,去翻衣柜了。

    凌彦楠一惊,伸手去将她拉开,啪一声,迅速的就将衣柜关上,背脊靠在衣柜上,十指握成拳,深吸了一口气,呼吸有些粗重,“小然,有话好好说行吗?……别……别想其他的东西。”

    连慕然看着他,眼眸直视这他的眼底,身子出其不意的颤抖了下。

    他脸上有紧张,有焦急,但是眼底的眸光,却是温柔的,里面有耐心和包容,甚至是恳求……

    给她的感觉,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是真爱她,他只爱她了,希望她能冷静下来,好好的跟他说话,别负气的离开。

    她的心颤抖了下,软了下来,紧跟着的,她嘴唇颤抖了下,别开小脸,不敢去看他的眼眸。

    别看她脸上冷漠如冰,但是唯有自己知道,其实自己是很脆弱的,对于他所说的爱,她的信任度更加脆弱,而她也给过他多次机会,最近发生的事也太多太多了,一次次的击破她对他的信任……

    她不知道,这次的事,真的是否就是最后一次了,她真的不知道……

    想到这,她顿了下,刚才软下来的心再度变得刚硬起来。

    她顿了下,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道柜台上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转身往门口走去。

    凌彦楠紧张的立刻从身后抱住她,“小然——”

    “放开我!”连慕然的小脸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凌彦楠时真的慌了,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事,连慕然从来没有想过说要离开,而现在,她竟想着要收拾东西离开,“不,小然,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被他抱在怀里,鼻腔里尽是他的味道,她的心又是一紧,她攥着的拳头松了又攥紧,攥紧又松开,反复几次,片刻后,她才说:“凌彦楠,放开我。”

    凌彦楠不说话,却抬眸看她。

    连慕然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掰开他禁锢住她腰肢的大手,“小安还在,我能去哪里?”

    “小然……”凌彦楠缓缓的松开了她的腰肢,却顺势的握住了她的小手,他胸膛贴上连慕然的背脊,“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

    连慕然低着头,只是说:“我只是去洗澡,担心什么?”

    “真的?我以为你……”他以为她要收拾东西离开,不过,尽管如此,听到她的话,他的心却不知为何,就是安稳不得下来,他皱眉说:“可是,刚吃饱饭,洗什么澡?”况且,以往的她都会先坐一会儿再上楼,然后进去书房去忙,一般都是比较晚才洗澡的,她今天这么早洗澡?却确实不像她平常的风格。

    连慕然不说话,却点点头,推开他转身进去了书房,关上门,拒绝再谈。

    凌彦楠跟着她出去,却看着被关上的书房的门,站着一动不动 ,站了很久,直到脚都麻痹了,却还在那里站着。

    凌彦楠一个晚上什么都没做,就站在书房门口,直到连慕然推门出来,这是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连慕然愣了下,皱眉看着他,以为他是来催她回去睡觉的,“你还没睡?”

    凌彦楠的动了动脚步,让自己站稳一些,没有说话,伸手将她紧紧的揽入怀里。

    连慕然伸手出来,推拒着他的胸膛,反手将他推开,“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洗澡。”说着,将他凉在原地,越过他回去了卧房。

    凌彦楠在原地顿了下,才回过神来,跟着回去了卧房,这时,连慕然已经拿了衣服,进去浴室洗澡了。

    连慕然洗完澡后,凌彦楠本来想要跟她说话的,但是她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我洗好了,你进去洗吧。”

    凌彦楠看着她冷漠的样子,不忍心说重话,拿了衣服进去了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连慕然已经睡了。

    凌彦楠知道她还没睡着,只是拒绝跟他说话罢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进去洗澡……

    他看着她的睡颜,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连慕然侧着身,背对着他躺着,躺在chuang边缘,要是他在原来的位置上躺着,两人一定会隔着一段距离,而她又是背对着他的,看起来像是那种没有了感情,煎熬的生活杂一起的夫妻一样。

    想到这,他心一顿。

    他在chuang尾坐了下来,也不管她是否真的睡着了,伸手就将她抱起来,然后,躺下来,将她抱在怀里。

    连慕然其实没有睡着,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怎么可能还一下子睡得着?

    被凌彦楠抱起来 时候,她差点就叫出声,睁开眼睛来了,但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后,她感觉到自己被揽进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她脸色一顿,也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睁开眼睛了,现在要是睁开眼睛,在跟他说话,也来不及了。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他安琪遥控器,关了房间的灯。

    在黑暗中,连慕然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感觉到他投过来脸上的视线,然后,温热柔软的唇落在了她的嘴唇,小脸上……

    连慕然身子一颤,小嘴抿得很紧,阻止了他欲闯进来的舌头。

    凌彦楠笑了下,薄唇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鼻头后,再放开她,担心她要是醒来了,连抱都不给他抱。

    两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而第二天早上,醒来得早的是凌彦楠。

    见到还在自己的怀里,安安静静的躺着的人,他松了一口气,他动了下身子,这时连慕然也醒来了,见到自己躺在他怀里,一点都不惊讶,也懒得装惊讶,推开他转身进去了浴室。

    两人洗漱后,下楼出了早饭,凌彦楠速度比她快,吃完了却在位置上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直到连慕然拿了车钥匙出门,他才跟上。

    连慕然开着车,知道身后有一辆车在跟着自己,她也什么都没有说话,到了公司后,就下车上了楼,而凌彦楠的车子也停在了那里,看着她上楼,却没有跟上去,也没有离开,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到的时候,他就才揉揉眉心,过了会儿,给人打了个电话,不久后,有几辆车开了过来,,车里的人下了车,跟他说了几句。

    说完后,都各自的回到了车上,而凌彦楠还在坐在车上,而刚过来的车,就开了出去。

    凌彦楠在哪里等到了中午,都没有离开,期间,接到了几个电话,也有唐秘书的,叫他回去上班,公司有急事,但是凌彦楠一概不管,将唐秘书所谓的急事推到了下午。

    而在下午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脸色巨变,抿着薄唇打了个电话,却没有人接,他就爱你过电话扔下,车子像失控的野马,飞快的出了车库,回到了家里。

    凌母刚吃完午饭不久,“彦楠?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拉啦?吃饭了吗?要不要——”

    凌彦楠一言不发的,看了一圈,没有见到儿子,心忽然像是被人挖了一个洞,很痛,很痛,眼神惘然,“小安呢?”

    凌母愣了下,自然的开口道:“小安小然带走了啊。”

    凌彦楠脸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了,攥着拳头在客厅走来走去,但是很快就拿起电话打电话,边打边往门外走。

    凌母见他脸色不对,似乎猜到了什么,“彦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听连慕然说有点事出差,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的时候,她觉得蹊跷,但是也不知道蹊跷在哪里,现在想想,她也知道蹊跷在哪里了。

    凌彦楠没有说话,因为他说不出口,说不出连慕然带着小安离开了他。

    昨晚,他就已经知道不对劲了,也有了这个猜测,所以叫人了盯紧了连慕然,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

    当天下午,连慕然到了澳门,手里抱着小安,而他的身边,还跟着她的秘书,还有照顾小安的阿姨,都在。

    下了飞机,上了车后,连慕然抱着小安,靠在椅背上假寐,而小安也是比较爱睡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他在自己的妈妈的怀里,睡得很安稳。

    车子里很安静,这时,坐在连慕然隔壁的阿姨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下号码,脸色有些怪异的看了眼连慕然,连慕然虽然闭上了眼睛,却能猜到似的,淡淡的说:“不用接。”

    阿姨才刚开机,就接到了电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眼凌彦楠的号码,顿了下才答:“是,是的。”之前在飞机上,连慕然就跟她说了要是凌母或者是凌彦楠打电话过来给她,一贯不接。

    过了会儿后,手机就不响了,阿姨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二十多个未接来电,有凌母的,有凌彦楠的。

    电话接二连三的响起,吵吵闹闹的,连慕然感觉到怀里的小安蹙了小眉头,伸手掐断了阿姨的电话,看着她的手机,她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出去,让后再将手机还给阿姨,淡淡的说:“将手机调成振动吧。”

    阿姨点头,虽然不知道连慕然跟凌彦楠之间发生了什么,连慕然既然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做。

    四人很快就到了住处,因为是提前一天来的,所以今天都比较有空,连慕然就给自己的秘书放了半天假,让他去玩或者是去休息。

    只是,秘书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去哪里玩,所以,就我在住处,睡了半天。

    连慕然的手机,直到晚上才开机,看到手机上上百个未接来电,还有一连串的信息,都是在她下飞机前不久打过来的,在她下了飞机后,来电的次数就少了。

    连慕然看了眼里面的信息,有凌母发过来的,也有凌彦楠,当然了,凌彦楠的占了大多数。

    她打开凌母的看了看,而凌彦楠的,她一动不动。

    而凌母,她已经用阿姨的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所以不用回复了。

    她放下手机,回到房间睡了一觉,一个多小时后,被小安不安分的乱动的小手给吵醒的。

    连慕然张开眼睛,看着小安躺在自己的身边,张着眼眸坐了起来,嘴角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

    连慕然看着,心软成了一团,伸手擦拭他嘴角的口水,亲了亲后,抱着他下楼,准备吃饭了。

    这时,她下了楼,茶几上她的手机响了,是凌母的来电。

    连慕然倒是没有惊讶,虽然她已经给了她信息了,但是她还是知道,她还是知道她会再打电话过来的。

    她接起电话,凌母就问:“小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带着小安走?”

    “妈,我没有带着小安走,您不用担心,我过一段时间会回去的。”说完,连慕然说:“妈,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

    说着,她不等那边说话,便挂了电话。

    ……

    连慕然在澳门呆了五天,处理完事情后,她就飞去了荷兰。

    在这四五天里,连慕然接到了很多电话,但是她一个都没有接,因为这些电话多数都是凌彦楠跟凌母的。

    而连家的人她解释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要是这样下去,肯定会惊动他们,所以,她大概的跟家里的人说了下,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让他们不要担心。

    其实,不只是保姆经常接到电话,更甚至连她的秘书都接到了。

    连慕然觉得,其实时间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平复心情,忘却烦恼这件事上,更为有效。

    三四天后,连慕然就很少收到这些信息或者电话了,同样的,她身边的人也一样,大家的耳根都清净了。

    连慕然离开澳门的时候,电话已经变得很平静了,当天一天都没有受到任何凌家的人的来电或者是信息。

    到了荷兰两三天后,没有再收到什么信息了,连慕然没有什么感觉,倒是保姆阿姨坐不住了,一天,吃了晚饭后,她欲言又止:“少奶奶……”

    连慕然勾唇看她,“怎么了?”

    保姆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我……我这几天都没有收到少爷跟老夫人的信息和电话了。”

    连慕然笑了下,“我知道。”

    保姆还想说话,但是想到了连慕然这三个字包含的意思,她便不说话了,但是看着连慕然,她的心有些酸。

    才十天不到,连慕然就明显的瘦了,本来巴掌大的小脸,现在显得更加小了,虽然她脸上一直很平静跟过往似乎差不了多少,但是她看得出来,她其实不开心。

    见连慕然不想多说,她也不好说下去,到楼下做饭去了。

    显然,担心连慕然的不止阿姨一个人。

    这天连慕然难得偷得半日空闲,坐在花园的藤椅上看书,而小安则安静的躺在睡chuang上睡觉。

    花园里的盛开着各式各样的花朵,拥挤而充满生机,郁郁葱葱的,很有活力。

    下午时分,太阳却不会太过毒辣,反而显得很温暖,连慕然的心情看起来也算不错。

    阿姨见连慕然瘦了不少,给她做了美味的下午茶,让她多吃一些。

    当然了,连慕然不是小气的人,并不会独食。

    秘书坐了下来,在连慕然差不多吃好了之后,犹豫了片刻才说:“总监,听说这里附近的风车漂亮,我想等一下去看一看,您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散心?”

    连慕然放下调羹,闻言思索了下。

    她来荷兰的次数不多,但是也不少,却很少有机会去看一看周围的美景,听到秘书这么一说,她点点头,她也想出去走一走。

    风车距离他们住的地方倒不是很远,二十来分钟的车程。

    果然是出名的地方,一眼望过去,周围的一望无际的绿色,还有蓝色清澈的湖水,景色很漂亮。

    阿姨跟秘书,很喜欢那巨大的风车,但是连慕然却对风车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她喜欢的是这里的葱葱郁郁的草坪,盛放的花朵,还有干净清凉的湖水,而她最喜欢的,是这里的清净和清静,仿佛什么浮华喧嚣都与它无关。

    她抱着小安,拖了鞋子,坐在木板上玩水,脚丫子一晃一晃的,心情好了不少。

    她是一个喜欢水的人,看到涓涓细流或者的清静的湖水,又或者是汹涌澎湃的大海,她都非常有感觉。

    想到这,脑海里不禁想起了凌彦楠那张俊脸,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是在开会,还是跟人应酬?他已经多天没有给她打电话了,想必,他也渐渐的放下了吧。

    想到这里,眼底溢上了落寞,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乱了,放眼看去,都是安静怡人的风景,但是此刻,她却已经再也无心欣赏……

    回到家里,晚上,她街道了简裔云的电话,不知道他山长水远的,怎么会知道他们的事情,他说:“小然,你想怎么办?”

    连慕然不说话,怎么办?

    她的想法很多,但是,其中牵绊着她的人和事业不少。

    她不回答,简裔云心里也明白,他忽然说:“他前几天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聊了很久,他过来京城找。”

    连慕然愣了下,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但是无法想象他们聊的内容,具体是什么,更加无法想象,凌彦楠千里迢迢的,就是为了过去去找简裔云,毕竟他们两个不是朋友,更不是兄弟。

    而他为什么是找简裔云,她猛地一抽,这是,简裔云开口问:“小然,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连慕然应道:“相信。”

    “相信我的眼光吗?”

    “相信。”

    “在之前你找我不久后,我们也见了一次面,在那时候我就知道,他爱你,我确定。”

    连慕然捂住小嘴,眼眸微红,声音浅到近乎不可闻:“云……”

    “嗯?”

    连慕然不说话,简裔云也不逼她,良久之后,他因为有事,才挂了电话。

    连慕然在荷兰待了一个星期后回了国,去了h市,跟高氏集团合作的项目,她还没处理完,她因为这趟出差,有些事还等着她坐决策,那边已经有人打电话催她回去处理了。

    ……

    c市,凌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唐秘书跟他汇报接下来这个星期的行程,也不知道凌彦楠到底有没有在听。

    唐秘书孜孜不倦的跟凌彦楠说了十来分钟,抬头却发现凌彦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眸看向了落地窗那边,往下俯瞰这窗外的车水马龙。

    唐秘书额头上的青筋直跳,虽然已经接受了他最近的失常和三不五时的失神,但是用得着这么直接吗?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难道都当她是透明的吗?

    她忍无可忍,咬牙想说两句重话,但是想到对方是自己的老板,给她十个胆子都不敢,尤其是,在他这段时间阴晴不定的时候。

    所以,她开口的声音就变得小心翼翼的了,“凌……凌总?”

    凌彦楠总算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却说:“叫人查夫人的所在地。”

    “好的,那……”她刚才说的那些呢?他都听到了?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他顿了下,“这几天尽量将我的行程安排集中一。”

    “好的。”秘书说完,就忙的转身出去了。

    ……

    连慕然去了h事,处理公事,前两天过得非常安静,因为高氏集团的员工也很配合,所以,大家相处得也算是愉快。

    但是第三天,连慕然平静的生活就被人打断了。

    因为高临泷出现了,见到连慕然立即扑了过来,但是连慕然轻巧的给躲过了,他好生失望的撇唇,埋怨道:“小然,你来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连慕然不说话,这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让他来打扰自己吗?

    “小然,我最近好可怜啊,有没有发现我清瘦了不少,那是因为我——”他还没说完,抬眸认真仔细的看着她,说:“小然,你怎么也瘦了?难道是太想我了?”

    连慕然白了他一眼,不说话。

    高临泷见到连慕然很高兴,说了一大堆话后,说:“不是太想我,难道是这里的饭菜不和你胃口吗?这样吧,今晚我请你吃饭,吃你喜欢的菜,准保你吃得吧舌头都吞进去。”

    连慕然不说话,看了他一眼,说:“你吵到我了。”

    “那我不吵你了,但是你今天晚上要请我吃饭哦,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连慕然很冷淡的说:“你想吃什么,尽管去吃,拿收据回来我报销就是了,别说是一顿饭了,就是十顿饭,我也请。”

    高临泷瞬间就蔫了,“小然,你让我一个人寂寞冷?那多悲催啊,我不要。”

    连慕然当没听到。

    高临泷见她当他透明,越说越起劲,连慕然本来在处理文案的,耳边却有一个讨厌的打蜜蜂不断的叫,听得她心烦,忍不住说:“高临泷,你烦不烦?!”

    高临泷楚楚可怜的看着她,“小然,你陪我吃了今晚的饭,我以后绝对不吵你啦……”

    连慕然抿唇,她已经不信任他所谓的保证了。

    高临泷是看准了她不相信,不断的在她面前吱吱喳喳的。

    连慕然脸色都白了,但是她又不能赶他出去,这里是他们高家的公司。

    “给我时间地点,我跟你去就是了,但是只限今天晚上!现在,你给我出去!”

    高临泷高兴不已,“呜哇,太爱你啦,我就知道你会心软的。”

    连慕然抿唇,她不是心软,她对这种无赖没办法,在人家的屋檐里,怎能不低头?

    下班了后,连慕然跟秘书交代了几句,让他先回去后,她就跟高临泷一起去了饭店吃饭。

    连慕然刚进去饭店,就蹙了眉,觉得不对劲,这里怎么看,都像是情侣餐厅……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高临泷已经拉着她往一个靠窗的方向走过去了,而那里根本没有空位,想到这,她心里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高临泷强制性的拉着她到一个位置上坐下,而对面已经坐着一个年轻的美女了,他们才坐下,高临泷就轻佻的扫了眼对方,“你就是卢小姐吧,您好我是高临泷。”

    卢美女不怎么高兴,见到高临泷,看他长相出众得没得挑,本来挺高兴的,只是看到他身边的连慕然后,却无法高兴得起来,就算知道自己也算是一个人人称赞的大美女,但是在见到连慕然后,做了一番比较,摆阵了下来,“你……你好。”

    高临泷俊脸上带着笑意,但是他说出的话,越说就越不客气:“卢小姐,家父就是淘气,希望我能认识多几个女孩子,好多几个选择,但是我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的落在了我的女朋友的身上了,所以和抱歉的通知你,你可以走了。”

    听到高临泷的话,美女脸色一青一白的,她看着连慕然,觉得她很眼熟,好像在报纸上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可是……我听说你没有女朋友,而且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是不是明星?我看一定是,你想找个戏子来打发我,我是不会上当的!你们高家是不会允许一个戏子来当你们高家的大少奶奶的,她不配!”

    到了这里,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时什么事了,连慕然脸色一黑,睨了眼高临泷,说:“高临泷……”

    高临泷立刻打断她:“亲爱的,怎么了?”

    “你……”连慕然还没说完话,看到了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而他的视线,正一转不转的,落在她所在的方向。

    连慕然心一顿,缓缓的回过头来。

    而那位卢小姐,也顺着连慕然的视线看了过去,见到外面的人,愣了下,过了会儿才恍然大悟的说:“你……你是南城连家的千金小姐连慕然!那个是你的老公凌彦楠!”

    连慕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直接的起身,转身就要走,高临泷也看了眼站在门外,没有进来的凌彦楠,拉住了连慕然,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模样,嬉皮笑脸沉寂了下来,“小然……”

    “你明明是有夫之妇,为什么会——”她本来说想说连慕然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为什么还要跟高临泷在一起,一脚踏两船,但是顾忌着连慕然的身份,硬是不敢说出口,最后,她转念一想,侧眸看了眼高临泷,说:“原来你想随便找个人来骗我!”

    但是高临泷已经懒得跟她说话了,转身追上连慕然,“小然,说好的一起吃饭呢……”

    连慕然眯眸,他还好意思说?他自己相亲拖她下水干什么?

    高临泷狡辩,“解决了问题,我们才能愉快的吃饭嘛。”

    连慕然轻哼一声,小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因为凌彦楠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深眸灼灼的注视着她。

    凌高临泷也感觉到了身边多了一个人,他淡淡的打了个招呼,“凌先生,好久不见啊。”

    凌彦楠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算是回应,却没有说话,视线也很快的就回到了连慕然的身上,深邃的眼眸落在她微微凹下去的脸颊之后,不难察觉的皱了眉,不由分说的伸手去攥住连慕然的小手,拉着她往饭店的楼上走去。

    连慕然愣了下,本来还纠结着他怎么就知道了她在这里,什么时候知道的,所以被他拉着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凌彦楠,你放开我。”

    凌彦楠大手轻易的将她的四肢制服,轻声道:“乖,别乱动,还没吃完饭,饿了吧。”

    “你……”其实,比起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连慕然更加摸不透的是他的态度。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