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三百一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86

第三百一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86

    连慕然愣了下,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这个问题,她可以有很多个答案可以回答,比如说,他是她的丈夫,被他误会,总归不好。

    也比如说,因为在乎,因为对象是他,所以,不想他误会,希望他能相信她。

    只是,被他这样看着,她竟然说不出话来。

    连慕然只不过愣了几秒钟而已,凌彦楠就翻身过去了,淡淡的说:“关灯吧。”

    连慕然这才想起,因为刚才心里有事,所以忘记了关灯。

    她无言的关了灯,刚才的事,既然他都不想听了,她也不说了,不过,她想起还有一件事,淡淡的说:“今天爷爷打电话过来,说下个月就要搬回去南城了,所以,叫我多回去几趟,我想明天下班后会过去一趟,你要不要一起?”

    凌彦楠背对着她,却还没睡着,“再说吧。”

    连慕然不语,顿时卧室里变得寂静下来,安静的环境,本该容易入睡的,但是连慕然却怎么也睡不着。

    ……………………………………………………

    第二天,连慕然没有收到任何的凌彦楠的电话或者是信息,下班的时候,她一个人回了家,抱着小安就出门回去了连家,到了连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连家的人都在等她吃饭。

    凌月菲见到只有自己女儿一个人,皱眉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听说彦楠不是回来了吗?怎么不一起过来?”

    连慕然此刻脸上的笑容跟所说的话都完美得让人看不出任何端倪,淡淡的说:“哦,他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走不开,所以不过来了,下次吧。”

    老爷子抱着增外孙,说了一句:“男人忙是正常事,安昂跟年也不是没回来?”

    凌月菲闻言,也觉得有道理,所以就不再问连慕然这件事了。

    连慕然这次回来只是跟家里的人一起吃顿饭,聊聊天而已,晚上还是要回去的,这里到凌家也不过是四十分钟的车程而已。

    到了吃饭时间,楼上的曲浅溪也下楼来了。

    连慕然跟她打了个招呼,眼眸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的脚趾甲上。

    她的脚甲是整个脱落下来的,所以要重新长出一个完整的出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显然的,她脚甲好没有完全长出来,只长了短短的半截,而且看起来还是比较单薄的,还没成型。

    注意到连慕然的视线,曲浅溪笑了下,说:“虽然没了个脚趾甲,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碍。”

    连慕然点点头,“没事就好。”

    凌月菲看了她们一眼,也没说什么,给连慕然夹了菜,让她多吃点,觉得女儿是越来越瘦了,眉头皱了起来,说:“小然啊,公司的事不要太拼了,多休息休息,最近瘦了这么多。”凌月菲自然也想到连慕然或许在凌家过得不算如意,但是他们之前过去凌家,发现凌家的人待她还是不错的,所以,自然也不能说人家凌家的人的不是了。

    再说了,之前连慕然嫁过去到生子,凌家的人都照顾她照顾得好好的,所以,也不担心说凌家的人待她不好,而连慕然会瘦下来,其中的原因不是出在凌彦楠的身上,就是出现在连慕然的公事上。

    凌彦楠的事,她就不再说了,女儿心里有数,而公事上,还是能提一提的。

    为什么会瘦,没有人比当事人更清楚,连慕然勾唇浅笑一下,顺水推舟的说:“最近公司接了个大项目,要忙好几个月呢,所以,要不忙,也不容易。”

    “就算多大的项目,也不能累垮自己的身体啊,公司的事,能让别人去管就让别人去,女人还是得多花点时间爱护自己。”

    连慕然笑笑,点点头,低下头吃饭去了,没有说话,而曲浅溪侧眸,见到她眼底幽暗的光芒,顿了下,眉头缓缓的蹙起。

    连慕然离开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她只不过来了两个多小时,凌月菲担心她累,叫她留宿,但是连慕然跟凌月菲说了几句话,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以离开了。

    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而小安早就在连家洗了澡,也睡熟了。

    凌母连慕然今天晚上不回来的,毕竟这么晚了才过去的,晚上也没有等连慕然回来就睡了,所以,不知道连慕然回来了,同样的,不知道她回来的还有凌彦楠。

    连慕然回来的时候,凌彦楠不在房间了,连慕然洗了澡,准备入睡的时候,才见到凌彦楠推门进来,见到她显然很意外,却没有说什么。

    连慕然因为来了月经,有点累,没有说什么就睡了,而凌彦楠也直接的就找了衣服就进去了浴室洗澡,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连慕然呼吸均匀,明显的已经睡着了。

    他看着,下颚绷紧了些。

    连慕然早上起来的时候,chuang上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她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同样的也没有见到凌彦楠,但是也没有多想,吃了早饭就直接的去上班了。

    中午下班的时候,她毫不意外的被高临泷堵在了办公室,“小然然,我们去吃饭吧。”

    连慕然一言不发,扫了他一眼,回到自己的办公椅子上坐着。

    高临泷笑嘻嘻的眼眸在见到她有些苍白的小脸,皱眉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这个来月经有些痛,所以,工作的效率也低,闻言扫了他一眼,说:“如果你不出来打扰我,我会过得很舒服的。”

    高临泷捂着心口,“小然然,你又在伤我的心了。”

    连慕然扫了他一眼,支着下巴说:“高临泷,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怎么样,直接的说吧,你要是想给金晓倩讨个公道,所以从中作梗,让我丈夫误会我跟你的关系,我想你不用如此大费周章;要是你是闹着我玩,我没兴致跟你玩;要是你说你看上我了,那是扯淡,我觉得我完全不是你的菜,我们性格不合——”

    她还没说完,高临泷就打断了她的话,“然然,我好高兴,你竟然一口气跟我说这么多话,我好久都没有听到你说这么多话了。”

    “我不想跟你废话。”之前她还有一点耐性应付他,但是每个女人都有几天的暴躁期,所以,很抱歉,她不想花心思去应付他。

    “小然……”见到连慕然似乎是真的动怒了,高临泷倒是愣了下,他知道连慕然虽然冷着一张笑脸,看似不容易相处,但是她其实脾气算是好的,很少发脾气。

    但现在,她是在发脾气。

    “出去。”连慕然语气很淡。

    她最近心情因为凌彦楠的事本来就不好,异常的压抑,压抑到了现在,已经堆积了许多气没有发泄,再加上月经来了,而高临泷又烦她,她没心情理会他,所以,难免的,就发脾气了。

    高临泷见她是真的心情不好,他脸上的嬉皮笑脸也收了回来,“那……好吧,我去吃饭,我给你带你喜欢的饭菜回来?”

    “不用了,我已经叫人叫了饭。”说完,她抬眸看着他说:“高临泷,就像刚才我所说的那样,不管你接近我的原因是什么,我都不关心,我只知道我们是合作伙伴。既然是合作伙伴,自然的就要遵守合作伙伴的规矩,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妄自进出我的办公室。否则,我不介意解约。”

    高临泷看到连慕然眼底的认真,他正气凛然,冤枉的说:“小然,你怎么能如此无情呢?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坏啊?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而已,朋友啊。”虽然之前连慕然也很认真的警告他,但是现在,她眼眸多了一丝冷意,他看着,就忍不住的收起了嬉皮笑脸。

    而且,据他所知,连慕然是很少利用自己的身份,在公司使用什么特权的,就像她刚才所说的那句话,要是他再来打扰他,就跟他们公司解约。

    他们已经忙了好一段时间了,要是解约,不只是他们高家,他们连家要负起更大的责任,如果连慕然一意孤行,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满,但是他们却不能拿她怎么样,她是连家的大小姐,想怎么样,还没有人不敢说什么。

    这就是她连大小姐的特权。

    她之前不屑这么做,现在却忽然说起这个来,说明她是来真的了。

    想到这,高临泷的好心情受到了影响,薄唇扁了起来。

    他顿了下,忽然小心翼翼的问:“小然,那你是不是那个来了?”

    连慕然手一顿,咬牙扫了他一眼,本来对他前一句话还想反驳两句的,他哪里像是跟她交朋友该有的举动,他这是在*她!

    但是,在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耳根都爆红了,咬牙说不出话来!

    要她连慕然跟一个算不上朋友的男人聊月经,她聊得来么?

    偏偏,就是有人不识相,竟然掩嘴而笑,“小然然,你脸红了,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纯啊。”

    说完,他看了眼连慕然泛红的耳根,翘了嘴角,眼眸深了些,在连慕然抿着小嘴,还想说话的时候,连慕然的门就敲响了,她的外卖到了,高临泷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小然然,你留我吃饭么?”

    连慕然头也不抬,却看了眼自己的秘书,秘书很负责的将高临泷请了出去,连慕然的耳根总算清净了。

    ……………………………………………………

    晚上连慕然回家吃饭,家里只有她跟凌母两个主人坐在椅子上吃饭,而凌彦楠没有回来。

    当然了,连慕然也没问,吃了饭后,就照样的处理公事。

    只是,晚上她睡下后,凌彦楠还是没有回来……

    早上醒来后,她感觉到旁边还是冰冷的,她在chaung沿上坐了好久,才下楼去吃早饭,吃了早饭就去上班。

    连慕然的生活是很平淡的,虽然她是千金小姐,是豪门少奶奶,但是她却更加符合一个高薪白领的女强人的形象,所以,她的生活圈子也不宽。

    她性子冷,不喜跟人套近乎,一直以来,很多人因为她的身份,有的故意接近她,她不喜欢,而且她们很多人喜欢购物逛街,旅游时尚,只有她是不一样的,喜欢工作,所以跟很多女孩子交不成朋友;有的却故意远离她,担心得罪她,会殃及到自己,因为在很多人心里,她这种大小姐,是很傲慢娇惯的。

    所以,因为她的性子跟身份,她的同性朋友不多。

    连慕然特别忙碌的时候,工作的路线是很统一的,公司跟家的两点一线,但是她从来都不会觉得厌烦,因为兴趣,反而喜欢,所以,其实很多人都说过,她无趣,没有女性该有的温柔,就连她的母亲也希望她能是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子,而不是一个冷漠的女强人。

    今天因为没有了高临泷的sao扰,所以,她过得清净一些,但是因为有个应酬,因为连慕年不在,她就过去了。

    结束了一个合作案,双方公司都高兴,所以,大家出去吃顿饭,喝几杯。

    一个大大的包厢里,坐了四五桌子的人,大家嘻嘻闹闹的,吃吃喝喝,似乎很高兴,连慕然也被人灌了几杯酒,但是因为她的身份,也没有人敢放肆。

    连慕然没有什么胃口,吃了几口菜,就搁下了筷子,出去外面透透气。

    回来的时候,在走廊的拐角处,听到了几个谈话声,她本来是不在意的,但是听到了连家大小姐连慕然跟凌家大少爷凌彦楠后,就不由自主的顿住了脚步。

    有一女声惊叹道:“刚才那个就是连家的大小姐连慕然啊?真是够漂亮啊。”

    另一女声轻哼道:“漂亮又怎么样?世界上漂亮的美女多得去了,又不只有她连慕然是美女,像她这样冷冷冰冰的女人,真无趣,还摆着一张高傲的脸,谁能受得了她。”

    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男声,附和道:“也是,男人都是喜欢温顺柔情的女人,像她那样的女人,刚开始可能会有点兴趣,但是整天都是这样一张扑克脸,确实是受不了。”

    “就是,我觉得凌老板凌彦楠也是这样子吧,像他那样有钱有势有貌的高大上就更挑了,只是没办法,大家都是豪门出来的人,也般配,结合了也是正常,只是我想,难免没有什么爱情因素……”

    连慕然被靠在墙边,听了很多,一动不动的。

    知道那边已经清净了过来,她还没能回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给对方公司的老板发了条信息后,就离开,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了,十一点多,卧室也没有其他的人,里面还是黑着的。

    到了凌晨的时候,她还睡不着,她开了灯,在chuang上坐了起来,不知道想了什么,她去看了凌彦楠摆放行李箱的地方,果不其然的,见到哪里少了一个她最为熟悉的行李箱……

    原来,他是出差了。

    连慕然回到chuang上坐着,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只是知道,心情挺不好的。

    睡着前,连慕然想,她出差没跟他说,他也一样,算是扯平了。

    ……………………………………………………

    凌彦楠这一次出差,去了挺久的,因为到了七月初了,他还没回来,期间,连慕然也回去了连家几次,但很少提及到凌彦楠。

    连慕然最近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连慕然从美国回来前,家里只有她跟凌母,还有小安的时候的日子了。

    那时候的她,跟现在一样,没有凌彦楠的电话问候,没有甜言蜜语,甚至生活没有了交集。

    只是,那时候虽然心伤,却不会去奢想。

    现在却是慢慢适应,回到过去。

    连慕然跟高家的合作案也进行到了一定的阶段,总体的方案也已经确定下来了,因为高家对这个方案很满意,所以,连慕集团也正式的开始动工了。

    因为高兴,所以,连慕然跟自己的团队还有跟高氏集团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起出来吃个饭,培养一下友谊,促进交流。

    连慕然被高临泷烦得要死,就跟着出来了。

    吃了点饭后,就到饭店的花园透透气,因为不想被人找到,她特意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但是有心的人,无论你躲到哪里,都能将你找到。

    本来是想耳根清净一番的,但是有人就偏偏的不识相,见到高临泷,她翻个白眼,现在她对高临泷一点客气都不会有了,有的只剩下嫌弃,“你又来干什么?”

    “小然,不要这样子嘛。”

    连慕然不说话。

    高临泷将手中的温水递给她,连慕然看了一眼,接了,轻抿一小口。

    高临泷眼角上翘,“不怕有毒?”

    连慕然懒得理他。

    高临泷最近也难得正经了不少,见她摆出了是真的不能再开玩笑的脸,他便收敛了下笑容,淡淡的问:“你最近心情不怎么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连慕然不说话。

    她不说,他也不问了,两人安静的在花园里呆着。

    七月的天空,被雨水洗礼过之后,即使是夜晚,也有些明亮,难得的也见到了几颗星星,因为天气不错,所以今晚的月亮也分外的明亮。

    高临泷看了眼身边安静的人,翘了嘴角,“小然,能跟你一起赏月,真好。”

    连慕然自然懒得跟他多说一句,不知过了多久,连慕然觉得差不多了,便淡淡的说: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赏吧。

    高临泷才想抗议,但是连慕然却忽然顿住了脚步,眼眸看向斜对面,距离他们这里有些远的饭店的包厢处。

    高临泷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也愣了下。

    那个不是小然然的丈夫凌彦楠吗?不是说出差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这里就算了,坐在他对面的,还有一位美女,这就是大件事了。

    那个美女,具体的长什么样子,他看不清楚,却能看到她完美精致的侧脸不知道在跟凌彦楠说什么,凌彦楠没有打断对方,却能看得到,听得很认真。

    高临泷看了眼身边的人,她没什么表情,只是安静的看着对面。

    花园这边,因为要营造一种氛围,所以,灯光昏黄,也有些暗,特别是他们这个角落处,包厢里面的人要想看清楚他们,不容易,但是他们要是想看清楚里面,那就容易了。

    虽然灯光不明亮,但是高临泷还是能感觉到她紧绷的情绪,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小手已经紧握成拳了。

    “不是说回去吗?走啊?再不走,大家都以为我们两个私奔去了。”见连慕然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心一窒,推推她,“走吧,走吧,走吧~~~”

    连慕然没有说什么,收回视线,就转身的跟高临泷一起,回去了包厢中。

    包厢里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脸上都是笑容,见到连慕然跟高临泷一起回来,也就只是笑一笑,他们对于高临泷跟连慕然两人的事,也是明白的,知道是高临泷单方面的单相思,所以见到他们两人一起回来,已经不新鲜了。

    大家脸上还是高兴,只有连慕然跟高临泷两人是没有笑容的。

    因为除了高临泷,没有人真的留意到连慕然是否真的高兴。

    因为明天要上班,所以大家也不敢太过放肆,吃了饭,差不多十点,就散席,都纷纷回家去了。

    高临泷能看得出来连慕然心情不好,他以为她会喝酒解闷的,但是她却一直捏着酒杯,一直都没有喝,他本来想献殷勤的,奈何找不到机会。

    他叹息了一声,不死心的问:“我送你回去?”

    连慕然摇头。

    这回高临泷难得识相的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让连慕然一个人离开了。

    连慕然却没有立刻到停车场去,而是去了刚才那个地方,只是,那里,早就关上了门窗,熄了灯,说明人已经离开了……

    连慕然看了一眼后,就转身离去了。

    连慕然以为自己回家后,能见到人的,只是她回到家,家里除了几位佣人,其他人都睡了,而卧室自然的也没有人。

    连慕然在chuang上坐了很久,不知过了多久,没有洗澡洗漱,就倒在chuang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又是早上了。

    她花了几分钟,才想起昨晚的事,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那套职业套装。

    她只好进去浴室洗了澡,出来后,顿了下,看了眼一个位置,没有多出一个行李箱来。

    连慕然也想到了,这回倒是没有表情,整理好仪容后,就下楼吃早饭,然后去上班了。

    坐在车子里的连慕然忽然也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千篇一律了,除了周六日她会有空带小安出去游乐园,动物园或者是去培养小孩兴趣爱好的地方走一走后,她很少有其他的活动,确实,是太过千篇一律了。

    也是足够无趣的。

    但是连慕然很忙,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去想这些,因为确定了案子,所以,她忙得像头牛一样,早上离开了办公室后,直到下午差不多两点才从楼下的部门回到办公室。

    推开门,非常意外的见到里面的人。

    里面的人正依靠在沙发上看报纸,侧眸云淡风轻的瞥她一眼,淡淡的说:“回来了?”

    “你怎么……”她想问你怎么过来了?

    但是刚想到这里,她就问不出来了,因为她更应该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但是,她都还没说完,他便再问:“吃饭了吗?”

    连慕然不再倚在门边,进去放好手上的文件,“嗯,吃了。”刚才跟几位员工一起到楼下的员工饭堂吃的饭。

    他很淡然的放下报纸,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将报纸折叠好,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上,“但是我还没吃。”

    连慕然不懂他的意思,他是在指责她说她怠慢了他,让他饿着了,还是说怪她吃饭没叫上他?

    “你不用去上班?”两点,是很多公司上班的时间。

    凌彦楠扫了她一眼,不说话,看了眼自己身边的位置,意思已经很明显,示意她过来。

    但连慕然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子上,拿起电话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叫他帮她叫一份饭菜送过来她的办公室。

    她放下电话,抬眸却见到他已经站在了她身后,她顿了下,问:“怎么了?”

    凌彦楠却不说话,拉着她的手起身,连慕然愣了下,还没说话,他便说,“我们一起去吃。”

    连慕然皱眉,推开了他攥着她的手:“凌彦楠,别闹了,我很忙,我已经吃过饭了,你要是吃不惯盒饭,你自己去吧。今天晚上我还要加班,你先在这里吃饭,等一下三天点钟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出席,而现在,我要用的文件还没处理好。”

    凌彦楠也松开了她的手,启唇轻声淡淡的道:“连慕然,是你在闹还是我在闹?”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