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七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52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52

    凌彦楠下班回家后,就看到凌母一人坐在大厅里聊电话,脸色有些许担忧,但是却还是安慰着电话那边的人,“小然啊,你别想太多了,小安现在还小,有很多事情现在是无法判断的,就像彦楠小时候也是,到了一岁多才开口学讲话,一岁半才学走路,比别人家的小孩子要迟得多,当时我也很担心啊,不过你看现在还不是一样好好的?哪里会有什么问题?要是有什么问题,那也是在两岁以后才可以做判断,所以你不要太但心了,免得白担心了。”

    凌彦楠闻言,大抵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连,皱起眉头,走过去问凌母:“妈,发生什么事了?”

    凌母看了他眼,没有回答他,跟连慕然继续讲了一会儿后,问电话那边的连慕然说:“小然啊,彦楠也刚下班回来,你要不要跟他说句话?”

    说着,也没有听她的意见,就将电话交给了凌彦楠,凌彦楠看了眼对他挤眉弄眼的凌母,无言的拿着无线电话上楼去听电话了,“是小安发生了什么事吗?”

    距离他从香港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凌彦楠每隔一天就给她打个电话,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不过他也不能逼她,只好让她慢慢的习惯。

    连慕然最近比较忙,所以每天总是早出晚归的,而且小安最近身子也好了些,最近都不生病了,所以这点让她很开心,但是这两天她的工作终于不这么忙了,有更多的时间留下来陪小安,也有更多的时间看关于育儿的书了,就是因为这样,她发现了问题。

    她去查了很多资料,都说小孩子一般在出生半年左右长牙,十个月左右教小孩子讲话,小孩子都能模糊的叫爸爸妈妈了,但是现在小安十个多月差不多十一个月了,还没长牙齿,也根本就不会开口学讲话,想到这,她心里能不着急吗?

    而且,十个月的孩子,一般的都能满地爬了,甚至扶着东西站起来学走路了,但是小安却还是安安静静的,大人让他躺着他就乖乖的躺着,没有怎么爬过。

    或许是之前小安的身体太差,所以她将大部分的心思都落在了小安的身体健康上,所以也没有提别的注意这一点,想到这一点,她心里既后悔,又自责,又担心。

    听到她说的话,凌彦楠也愣了下,心倏地一沉,顿时觉得自己这个丈夫和爸爸极度的不称职,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孩子还需要注意这一点,听完后,他问:“有没有带小安去医院看过了?”

    “有,医生说小安的健康状况是良好的,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也一般的孩子都跟资料上写的差不多,个别的孩子慢的也八.九个月就长牙齿了,要是一岁后还不开始长牙,就可能有问题了。至于说话,他说有的孩子在两岁开始学说话的也有,这个得看以后的发展,现在不至于太过着急。但是我怎么不急,小安都十一个月了,还没长牙齿……”因为忙碌,她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带小安去做体检了,所以也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即使两人现在隔着难以测量的距离,凌彦楠也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慌张喝害怕,他心一缩,心里也变得紧张,也有些无奈,要是他现在在她的身边的话,就能分担一些她的担忧。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勾唇浅笑了下,安抚她道:“连慕然,别急,慢慢说,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或许过再过几天,小安就长牙齿了呢。”

    连慕然从小安出生后,就只知道小安的身体不好而已,没有想过他又可能身体在某些方面还有什么缺陷,这一点她从来没有想过,“可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小安是早产儿,身体也比其他的孩子差,所以在这些方面弱了点也是正常的,再说了,小安是我们的儿子,既然如此,能差到哪里去?”凌彦楠打断她的话,继续说道:“这几个月来,我也是看着小安来的,小安会笑,会哭,会动,很正常,他不爬或许只是比较懒而已,妈不是说他像我吗?我小时候也懒动,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爱哭爱闹,满屋子跑,也比别的小孩子慢些学会走路的,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连慕然闻言,迟疑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安慰我的话?”

    这些话,凌母也说过一些,但是没有他说得详尽,也许是她的心里作用吧,他总觉得他说的话,就是没错的,而且这件事即使安慰也没有用,要是孩子真的有什么问题,迟早也是会来的。

    想到这,她拿着电话的手抖了下。

    凌彦楠攥紧了十指,正色的说:“要是小安真的有什么问题,担心的人不止是你,还有我,我是小安的爸爸,自然的也会担心,哪里还记得安慰你?我会这么说,只是想告诉你,我凌彦楠跟连慕然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有什么问题!你要相信我,知道吗?”

    连慕然闻言,出奇的,心里得到了些安慰,心里的担忧也消除了一些。

    凌彦楠感觉到她好像放松了点,继续安抚道:“小安会没事的,别多想,知道吗?”

    连慕然应道:“嗯,我知道的。”

    “你知道就好。”凌彦楠说着,忽然轻哼一声,“这件事或许你是知道了,但是有一件事,你好像不知道,也好像是永远都学不会啊。”

    连慕然被他调侃又不平的语气忽悠得愣了下,问:“什么事?”

    凌彦楠离开了卧室,去了书房后,将开了外放模式,将电话放在办公桌上,边说话,边上网找资料,语气却是带着诱导式,“记得从香港回来后,我打了多少次电话给你吗?恩?”

    “九次。”连慕然回答得很快,而且很肯,凌彦楠闻言,真的笑了,眼眸看着屏幕的内容时,虽然眼眸滑上了担忧,嘴角却笑了笑,说:“记得很清楚啊,是不是一直数着来的?看来我得多打几个电话才行。”

    连慕然小脸微热,不说话也不回答,说:“你在移开话题,刚才你不是说我有一件事永远都学不会吗?是什么事情?”

    凌彦楠挑眉,道:“连慕然,我发现你没有我所认为的这么聪明。”

    连慕然小脸顿时一沉,对于他所说的话,非常的不赞同,因为一直一来,她都是被人赞聪明的。

    凌彦楠在开怒着发火前,忙说:“既然我打了这么多次电话,那你几步记得,每一次我们结束通话前,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记得的话,就说出来给我听一听。”

    凌彦楠一说完,连慕然就知道他指什么了,她小脸微热没有说话。

    就算她不说话,淡是他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自然的知道她肯定想起来了,他哼了一声,说:“我说过,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好,你没事,你不打给我也没关系,因为我打过去给你也是一样的,但是这次小安的事,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而是给妈打?我难道不是最有资格除了你以外第一个知道的人吗?”

    “我也刚从医院回来,当时心情也慌,所以也没有多想的就打给妈了,因为她毕竟养育过孩子,她比你有经验,她也曾经说过小安有些举动像你,比如不爱哭,不爱笑,不爱闹,所以我才想打电话问一下妈具体一些的情况,因为这些妈比你清楚,所以我才打电话给她的。”

    得到连慕然的解释凌彦楠才挑了眉头,“真话?”

    “我为什么要说谎?”

    “那给妈打完电话后,你有想过给我打电话吗?”

    连慕然頓了下,才说:“想过。”

    “真话?”

    “嗯。”

    “那什么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后天?”一般凌彦楠都是隔一天给她打个电话,今天他们通了话,那照例的就是后天。

    凌彦楠沉默,不大满意。

    连慕然虽然没看到他的表情,却也知道他不甚满意,便说,“那名天?”

    “很好,记得明天给我打电话。”记得凌彦楠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但是在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后,笑容敛了些,却再次对连慕然说:“小安的事,你别太担心,也不要胡思乱想,我敢肯定的告诉你,我们的小孩,绝对没有问题,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听到这,连慕然的心绪总算稳了些。

    连慕然跟凌彦楠聊了会儿后,就挂了电话。

    凌彦楠挂上电话后,俊脸就有些沉了,在网上找了很多资料,然后又打了个电话给c市省医院的院长打了个电话,在得到了最有权威的解释喝分析后,他才挂了电话,微微松了口气,但是却一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眼眸隐隐的还是有些担忧。

    “唧唧……”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凌彦楠不用猜,都知道是凌母,直接的就出去开了门。

    凌母也是很紧张的,“彦楠,问过医生了没有?医生怎么说?”

    “得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至于小安有没有问题,两岁左右才能做判断,小安现在还没到十一个月,我们先不要慌。”

    凌母点头。她是知道小安的问题跟别的普通的正常的孩子有些区别了,她也打电话问过医生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是,难免的还是会担心,谁知道着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小安会不会就跟别的小孩子一样了?要是还是不一样,那该怎么办?

    凌彦楠揉揉额头,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认真的对凌母说:“妈,这件事不要给小然太大的压力,我知道你担心小安,但是最紧张小安的是小然,要是小安真的身体发育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都难过,但是最疼的是小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母点头,没好气的睨他一眼,说:“妈知道,你当妈是恶婆婆吗?而且妈真的不相信你跟小然的孩子能有什么问题。”

    凌彦楠眯眸,“我也不相信。”

    凌母叹口气,心里也还是担心的,毕竟前路未知。

    人总是感性的,凌母不禁的想起了他跟连慕然结婚后,她一路的照顾连慕然,到连慕然将小安生下,她的心既开心又担心,因为小安从出生起,身子就不好,有一段时间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忽然就走了,幸亏一年不到的时间,小安身子变好了,所以她跟连慕然也少操心了很多,但是想不到旧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新的问题就来了。

    她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不禁的就想到了前不久他们夫妻两人还闹脾气,像陌生人一样,哪里有夫妻的模样,现在啊,她的儿子都会担心她的媳妇了,想到这,凌母的笑容就深了些,说:“彦楠,你这是会心疼自己老婆了?怎么?是不是终于看到了小然的好,喜欢上小然了?”

    凌彦楠顿了下,没有反驳,推了推她,说:“妈,我要工作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凌母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心里还有些担心,所以也不像以前那样调侃凌彦楠了,即使她知道凌彦楠不反驳就是默认的意思。

    …………………………………………………………

    下午,唐秘书进来了凌彦楠的办公室,将手上的文件放下,说:“凌总,这些文件请您看一下,要是没问题,麻烦您签一下字。”

    凌彦楠飞快的看完了两份文件,签字后,问唐秘书:“跟我说一下下个星期的行程。”

    唐秘书点头,将下个星期他的行程说了一遍。

    凌彦楠听完后,顿了下,说:“下周五的出差调到下下周的周一,周三周四的应酬除了蓝总跟潘总的,其他的都给我推掉,推不掉的就另外派人过去,至于蓝总跟潘总,我会亲自联系他们。”

    “可是……”唐秘书犹豫。

    凌彦楠打断她的话,淡淡的说:“没有可是,我已经决定了,你先出去吧。”

    唐秘书苦着一张小脸,点点头,在准备离去前凌彦楠忽然叫住她,说:“周三给我买一张去a市的飞机票,不过,要是有周二晚上的就更好了。”

    “凌总您要去a市?可是我们没有——”

    凌彦楠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说:“我没说要带你一起过去?你只需将周五的行程调到周一便是了。”

    “啊?哦,好的,我懂了。”秘书总算懂了凌彦楠的意思,知道他去a市是为了私事,而她也知道他们的总裁夫人现在正在出差,或许正在a市也说不准。

    三天后,下午凌彦楠有约出去了一趟,不久后范曼丽就忐忑的抱着文件到了凌氏集团,说要见凌彦楠。

    唐秘书在,见到她说:“凌总有事离开了,范小姐公司的事凌总已经派人接手了,这件事应该有人通知范小姐才是。”唐秘书是知道范曼丽不安好心的,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大好。

    范曼丽听到唐秘书的话也有些难堪,因为知道对方知道她什么心思,不过,她今天是真的有事找凌彦楠。

    “我是来给维特先生传话的,希望唐秘书跟凌先生说一下,我就在这里等他。”

    “凌总今天晚上就要出差了,是真的没空见您,要是维特先生有什么事,可以叫维特先生给我们凌总。”

    范曼丽咬牙,心里觉得唐秘书是在说假话,她只是不想让她见凌彦楠罢了,“唐秘书,我知道凌总到周五才出差,我也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是我是找凌总是有急事的,麻烦您通报一声。”

    唐秘书随即的就皱起了眉头,说:“我是不喜欢你,但是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职责,凌总不在就是不在,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恶而排斥某些人,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点,我们凌总本来是周五才出差,但是我们凌总想我们总裁夫人了,所以改变了行程,今天就过去看望我们夫人,难道这些事都要跟范小姐说清楚吗?”

    “你——”范曼丽被唐秘书气得都要咬碎一口银牙了,闻言眼神黯然了几分,看了眼唐秘书,见到她如此的嚣张,气不过,轻哼一声,道:“原来是被连慕然收买了的一条狗,怪不得每次见到我都对我如此的排斥!”范曼丽气得小脸都红了,唐秘书只是凌彦楠身边区区的一个秘书而已,却对她大呼小叫的,她凭什么?她怎么说也是国外名校出生的硕士生,也是公司代表,哪里是她区区一秘书能够比的,但是她却如此的嚣张!

    唐秘书咬牙,伸手就给了范曼丽一巴掌,“你说的是什么蠢话?!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一乱说,你不懂吗?!范小姐,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请你出去!”

    “你!”范曼丽咬牙,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但是眼看看过来看戏的人越来越多,她轻哼一声冷冷的睨一眼唐秘书道:“唐秘书,我迟早会让你后悔你今天的举动的!”

    唐秘书觉得好笑,“哦?怎么让我后悔?还是……你想做我们的总裁夫人?”

    范曼丽冷哼一声,用只有两人的声音说:“有何不可?”说完,她便转身离去。

    要是有一日她成了凌氏集团的少夫人,什么连慕然,唐秘书的通通都给她滚一边去!

    唐秘书愣在了原地,眨眨眼,怀疑自己刚才听错了,但是她刚才看到范曼丽的目光,觉得她不像是开玩笑,想到这,她身子一冷,颤抖了下,心惊的张眸。

    那个女人该不是来真的吧?

    想到这,她忙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凌彦楠。

    “什么事?”凌彦楠正跟人谈生意,说话时有点不悦。

    “凌……凌总,刚才范小姐过来找您……”唐秘书有点犹豫,犹豫该不该直说。

    凌彦楠眯眸,直觉她没有说完,“还有呢?”

    唐秘书咽了咽口中的唾液,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担心他不相信,保证道:“她是真的有这么说的,凌总,我说的是实话。”

    “恩,我知道了。”凌彦楠眯眸,没有再说什么的就挂了电话。

    ……………………………………………………

    金晓倩接到范曼丽的电话,可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但是还是觉得这个女人思考的时间长了点,都大半个月过去了,才给她电话,害她都差点忍不要有所行动了。

    金晓倩轻抿的一小口咖啡,笑得胸有成竹,“范小姐,您打电话给我,是想通了吗?”

    范曼丽摇头,“我——不是,我是来回绝金小姐的,谢谢金小姐——”

    “  范小姐请你再想清楚一下,过了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了哦。”范曼丽还想说话,但是金晓倩就打断她的话,说:“彦楠这么好的男人,要不是我跟他一起长大,对他怎么也来不了电,否则连我都会心动,我知道范小姐对彦楠是有意思的,所以,你也用不着害羞,自然一点就行了,要是你下了决心,真的喜欢彦楠的话,我先带你去凌家看看,看看阿姨对你满不满意,日后,就得靠你自己了。”

    范曼丽离开了凌氏集团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金晓倩,虽然知道她说的话不可能是真话,也可能是不安好心,她不可能这么帮她。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愿意赌一赌,从一开始,她就不愤连慕然,为什么她得到的永远都比她好。

    但是,她还是会害怕,担心被金晓倩玩弄,因为她知道,她父亲不是什么善类,她能善良到哪里去?既然她将她当白痴,那她就在她面前演一回白痴好了。

    所以她只好曲意的拒绝金晓倩,做好表面功夫。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