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五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31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31

    唐秘书觉得自己很忙,因为凌彦楠忽然跟她说他提前半个小时去机场,她作为他的秘书也不好迟到,只好匆匆忙忙的将东西整理好,坐车到飞机场了。

    她拖着行李下车时,正好见到凌彦楠下车,就跟上他了了。

    凌彦楠刚开始没有看到她,自顾自的往里面走,她叫了他几声他才听到,他的眉头却蹙起,“你怎么来这么早?”

    唐秘书笑,“早点总比迟点好,所以就先过来了。”

    凌彦楠没有说话,很快的就见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眼眸一定,薄唇微掀,刚想叫住她,却在见到简裔云时,眼眸倏地一寒。

    唐秘书也见到连慕然了,“咦,那不是夫人吗?”说着,回头看了眼凌彦楠,刚想说话,却见到他的脸色阴沉难看,她吞吞口水,顿时不敢开口了。

    凌彦楠抿唇,他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心里明明还给她的不解风情给气得不轻,但是竟然还会想着早点过来,给她送行,见一见她,见是见着了,现在呢?她带给她的有事什么?

    他冷笑了下,眯起眼眸,见到连慕然将怀里的小安让简裔云抱着,她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而小安在他的怀里咯咯的笑着,那画面看起来该死的美好……

    “连慕然!”凌彦楠顿了下,还是忍不住的咬牙的叫住了她,并向着她走去。

    本来他还想生闷气的不叫她了,谁叫是他自己自作多情的这么早过来的呢?她又没有叫他送行,但是见到他们在一起,他怎么也忍不住了。

    连慕然顿了下,感觉到有人叫住自己的名字,而且声音异常的熟悉,但是觉得不可能,也就没有什么反应,倒是保姆听出来了,也侧身的见到了凌彦楠的身影,顿时笑了起来,“夫人,是少爷,少爷过来了。”

    连慕然顿住了手边的动作,闻言抬眸,正巧见到他身穿着一间棕色的大衣过来,来势汹汹,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她愣了下。

    简裔云也有些惊讶,他薄唇抿了抿,没有看连慕然,只是看着向他们走过来的凌彦楠,淡淡的问:“你叫他过来送你?”

    “没……没有……”连慕然的目光都落在了凌彦楠的身上,耳边听到他的声音,就没有意识的张嘴回答了,但是她才说完,简裔云怀里的小安就咯咯的动着,小手不断的在简裔云的臂弯里爬啊爬的,显然也见到了凌彦楠,伸手就想要让凌彦楠抱。

    “你怎么会来?”她低头看了下,没有看到他的行李,“你几点的飞机?”

    凌彦楠没有回答,目光落在了简裔云和他怀里的小安的身上,见到小安咧嘴对他笑,伸手要他抱,他心忽然一阵柔软,伸手抱过小安,到底是自家的孩子,孩子虽小,还是向着自己的。

    简裔云也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让人难以看出什么情绪来,却让他接过了小安。

    接过了小安后,凌彦楠感觉心里舒服多了,这才淡淡的侧眸扫了一眼连慕然再看了一眼简裔云,意思很明显的说:“不介绍一下吗?”

    “简裔云,我的朋友。”惊讶过后,连慕然就恢复了脸色平静的脸色,淡淡的对简裔云说:“凌彦楠,小安的爸爸。”

    凌彦楠不着痕迹的皱眉,不满她的介绍,“我不但是小安的爸爸,更是你的丈夫。”

    连慕然一愣,她点头,“我知道啊。”

    凌彦楠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多看了眼简裔云,在某些方面上,他很会看人,他知道那些人是有能力,能干出一番事业出来,那些人不能。

    而简裔云呢,从他的气质,他的眼神都在告诉他,他并非传言中的那样,只是一个纨绔不羁的二世祖,他的能力,都隐藏在他的小脸之后。

    而且,他现在看不出他身上有半分的纨绔不羁,有的只是对他的打量,似乎在估计着他凌彦楠的斤两,而且他从他不回避甚至是直视的眼眸中能够看得出来,他是想告诉他,他对连慕然的心!他身子不去掩饰一下,这对他而言,就是挑衅!

    他眼眸一冷,薄唇不着痕迹的勾起冷硬的弧度,不愧是将门之后,果然够种!

    而他也注意到了,简裔云不但有能力,他还有不比凌家弱的家世甚至是过人的容貌。

    他蹙起眉,冷睨了一眼连慕然,这个女人,既然都跟他结婚了,还一点都不懂得避忌别的男人,跟自己的前男友这么亲密,她是步将他放在眼里吗?!

    凌彦楠在打量简裔云的同事,简裔云也在打量着凌彦楠,他们算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通过同一个女人,却早已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他早就知道,能让连慕然喜欢了这么多年还不死心的男人一定不差,今日一见,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凌彦楠的确有让连慕然喜欢上的资本,而他……他自认现在不差,但是以前……

    他眼神一暗,要不是以前他自己自甘*,没有让她看到自己好的一面,在两人初识时就足够的好,足够优秀,或许,她最先喜欢上的人就不是凌彦楠而是他了。

    两个男人只见虽然不说话,但是暗含汹涌,唐秘书虽然是外人,但是旁观者清啊,一眼便对这种情况就猜出了七八分,身子,连保姆也看出来了。

    而连慕然还在猜测凌彦楠的来意,但是她想到他或许也是来坐飞机的,也就没有多想了,抬眸道:“凌彦楠……”

    凌彦楠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别追,别过脸不再看她,而是再度将视线落在凌彦楠的身上,眼神含意不明:“京城简家的三少爷,我早就听说过了,不过倒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果然有大将之风,不愧是将门之后啊。”

    简裔云淡笑了下,语气讪讪的,“我简裔云虽然不在商场上混,但凌少的名号早就如雷贯耳,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了。”凌彦楠说完,扫了眼连慕然,似笑非笑的说:“你跟简三少也起长大,感情虽不错,但是还是不要麻烦人家好,到那边去出差也要人家送行,多不好啊。”

    她从来都没有要他送行,却叫简裔云过来,这算什么?

    简裔云淡笑的摇头,说:“我不是来送行的,今天恰巧我也要回去京城,就跟小然约一起了,多个伴多一份照应嘛。”

    “呵呵,真的好巧呢,这么说来,你早就确定了今天要出差了?”凌彦楠笑容轻浅,没有到达眼角,这么说来,还是约好的了?想起那天她吃饭时接到的电话,好像说的是两天后,也就是说是今天了?也就是说连慕然早就知道自己要出差了?却独独的告诉简裔云时间,甚至让他决定行程,而她在昨天才告诉他关于她出差的事情,事情的先后顺序,以他跟简裔云跟她的关系的亲疏来看,她连慕然这么做,她确定她做对了?

    “上个星期决定的,但是时间待定,这边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处理完了,就到今天了。”

    凌彦楠才想开口,这时机场里就响起了广播声,连慕然他们该上飞机了,简裔云淡淡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说:“小然,我们该走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了。”连慕然点头,扫了眼凌彦楠,意思是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不,没有的话,他们就该去安检了。

    凌彦楠皱眉,忽然很反感小然这个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连家,除了连慕枫和念念不能叫她小然外,其他的人都这么叫她,这是伴随了她二十多年的呢称吧,但是,他听见这个昵称从简裔云口里吐出,就异常的不舒服,而他这个做丈夫的都只能叫她连慕然,他凭什么叫她小然?

    而且,连慕然叫简裔云的称呼是云,却当着这么多人教他凌彦楠,谁亲谁疏还不能看出来吗?

    这时候的凌彦楠,连称呼都异常的计较。

    但是凌彦楠还没说话,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彦楠,你来了啊,怎么这么早?”金晓倩这时候也到了。

    连慕然一愣,她自然是听到了金晓倩的名字了,她抬眸看过去,正好见到她拖着行李过来,她脸色一寒,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形成,抿着小嘴问:“小倩她要去哪里吗?你们约好了的?”

    “啊,嫂子,您也在啊,好巧啊。”金晓倩过来了,见到连慕然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随即响起她的问话,她笑着说:“彦楠说他要去英国出差,我正好也想去玩,就跟着他过去了,多个人多个照应嘛。”

    她说完,其他人还没说话,她见到了简裔云,惊讶的说:“啊,这位帅哥我见过哦,他也在这里啊,真的好巧呢。”

    连慕然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在凌彦楠还没说话时,她就淡淡的说:“云,时间到了,我们走吧。”说着,她抱过凌彦楠怀里的小安,淡淡的说:“我们先走了。”

    但是凌彦楠却攥住了她的小手,他沉着俊脸问:“要在京城里呆多久?一定要去,不去不行吗?”要是让她在京城里呆上几个月,那她跟简裔云……

    想到这,他五指收紧,连慕然吃痛,皱眉的挣开了他的手掌,闻言,淡淡的扫了一眼他身边的金晓倩,说:“这次一定要去,不去不行,至于时间,我大概会在京城呆上一个星期左右。”

    连慕然说完,就想离开,但是凌彦楠却再度握住她的手不放,她皱眉,刚想说话,凌彦楠忽然伸手将小安让保姆包好,随后,他便收缩手臂,将她纳入怀中,在他们惊呼中,低头用薄唇堵住了她的小嘴,不顾周围投过来的各种视线,和传进耳朵里的惊呼,不能自拔的,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小嘴。

    连慕然讶异的张眸看着他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却没有推开他。

    不但她没有闭上眼睛,连他也没有闭上眼眸,就这么的看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眼眸一深,含意不明,微微的松开了两人紧贴的薄唇,但是两人的唇还是有些地方是贴着的,“我们都吻过这么多次了,别告诉我你不懂得接吻时要闭上眼睛?乖,把眼睛闭上……”

    两人的唇是结贴着的,所以他薄唇微动,就带动着她的唇瓣动了动,她小脸倏地一红,还没说话,他已经伸手抱住她的脑袋,将她的小脸压向她,闭上眼眸,再度深入的吻住了她的小嘴,放肆的在众人的面前掠夺她的甜美,宣告他的专属的主权,不容他人觊觎属于他的女人。

    机场里很多人都屏息的看着他们两人,因为两人都是少见的俊男美女,两人亲吻的画面,比电视上的男女主角的亲吻还要唯美,所以吸引了过往人群的无数的目光,甚至又很多人都拿起相机来拍照。

    简裔云抿唇,而且是抿得死死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两人亲吻,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缓缓的别开眼,走远了两步才停下来。

    金晓倩则脸色刷白,十指紧攥的至于身侧,冲动的想要将他们两人分开,但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们两人才是夫妻,他们做什么,她都无权过问,她也担心,要是现在被他们知道了她的心思,她连再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她勉强的压下心底的妒火,还要裂开笑容看着他们,笑着祝福他们,忽然觉得,她很悲哀,想到这,她看向连慕然的目光就多了一分怨恨。

    而唐秘书也是拿着手机拍照的人,但是她不敢照太多,更加不敢让凌彦楠知道她拍照了,担心他知道后会不高兴……

    手机屏幕居高,拍着两人的侧脸,但是有些人却偏偏的要跑进镜头里,唐秘书觉得镜头里的金晓倩碍眼,但是她见到她的脸色和眼神时,顿时愣了下,当机立断的按下了快门,连续照了几张照片后,她才停下来,再抬头看着她时,金晓倩的脸色已经和平常无疑,她看着,不由得愣了下,难道自己看错了?

    她忙打开手机一看,检查了一片后,没有再看金晓倩。

    连慕然终于回过神来,感觉到了耳边有声音,她才想起自己现在身处何方,忙睁开眼,伸手推开他,凌彦楠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眸,因亲吻而变得异常的红润的薄唇,不悦的抿起。

    连慕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我该走了。”

    两人的距离其实没有拉开多少,凌彦楠没有回答,薄唇却贴近她的耳边说:“记住,你是我的妻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相信你应该心里有数才对。”说着,他缓缓的放开她。

    连慕然终于懂他的意思了,她没有说话,顿时轻哼一声,小嘴微微的勾起。

    她知道他是误会她跟简裔云的关系了,也担心她或许会背着他敢简裔云乱来,所以他这一吻,既是在提醒她,也是在提醒简裔云,告诉他,她连慕然是他凌彦楠的女人,所以他不该觊觎,但是他不知道,她爱他,所以她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但是,他的举动却让她异常的心寒,除了他不了解她外,另外的就是因为,她昨天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他的回答是什么?才一天时间而已,他不会忘记了吧?

    连慕然没有再说话,就走过去简裔云那边,几个人一起过了安检,她走了几步,凌彦楠距离她五六米远的时候,她回头说:“凌彦楠,我自然知道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想不想做就却是在于我自己,而不是在于谁,那个人即使是我的丈夫也一样。”

    她说完,见到他脸色突变,她勾了勾唇,说:“那天我问你的问题,我没有逼你回答,那是因为我不能逼你,因为逼你也没有什么用。同样的,你也别逼我,婚姻是同等的,所以,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这里人多,她不能说得太过露骨,她这么说,她相信,以凌彦楠的聪明才智,应该会明白才对。

    她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她是想说:他既然做不到的也别要求她,他做不到对她忠诚,那也不要要求她。

    虽然,她自己的心里是知道,她是不可能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她不想他一直认为,她是处于弱势的,什么都该听他的,她也有自己的想法,面对他,她已经低头了太多次,她更加不想他以为,她对他对头,听他的话,都是应该的。

    他不知道,对于他所说的话,所提出的要求,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只有想不想,愿不愿意而已。

    说完,她看了他一眼后,转身就离开了。

    凌彦楠抿唇,睨着她,对着她的背影问:“你什么意思?”

    连慕然顿住了脚步说:“我以为你不该问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你懂,所以,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凌彦楠掀唇笑了,但是眼神却是冰冷的,沉声说:“回来!给我回来!”

    连慕然没有说话,转身远去,凌彦楠咬牙,“连慕然!”

    连慕然任他叫,就是不回头,凌彦楠想过去,却给人拦下来了,过不去,因为他没有票,但是这时候要是动用关系,就太过晚了,等他联系到了人,连慕然估计已经在飞机上了。

    凌彦楠咬唇,立即的拿起电话给连慕然打电话,连慕然电话很快就响起来了,连慕然也接起了电话,电话的那边,凌彦楠说:“给我解释一下,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连慕然已经上了飞机,飞机还没开,所以她能听电话,闻言没有说话。

    凌彦楠咬呀,几乎想发飙了,但是他担心她会一气之下挂了电话,所以咬牙的忍住了自己的脾气,这对于他这种向来都不喜欢也不习惯迁就的别人来说,已经属实难得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在听,说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公平一点。”连慕然说话了。

    “你要怎么样的公平?”

    “你是我丈夫,刚才那句话我也回敬你,如果你觉得你能答应我,我自然也能答应你,但是要是你不能答应我,也就别要求我做到,这就是公平。”

    “你……”凌彦楠掀唇,眼神冰冷。

    连慕然的小脸也有些冷了,“要是没有什么要说的话,飞机要起飞了,我挂电话了。”

    凌彦楠没有回答,却也没有挂电话,过了会儿说:“连慕然,我发现我还没完全的看透你。”

    他以为,她即使对外冷漠,对他虽然没有足够的温驯或者是温柔,却也是顺从的,毕竟结婚以来,她从来都不要求什么,默默的做着她贤妻良母的角色,但是他现在才发现,他似乎忽视了一点,她即是一位贤妻良母,也是一位女强人,她的思想意识比别的女人要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还有很多想法,他并不清楚,她也比他想象的,所知道的,还要强大得多。

    连慕然感觉简裔云跟保姆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压低了声音,别过小脸去掩饰自己的情绪,“那是因为你对我从来都不够用心,否则,你不会花了两个多月都没有完全的了解我,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其实,需要的时间,别比想象中还要短,所知道的东西都能知道。”

    说完,耳边就传来了空姐的声音,提醒她她该关机了,她没有说话,她相信凌彦楠也能听得到空姐的声音,所以,她直接的挂了电话。

    凌彦楠抿唇,他还站在刚才一直站着的地方,没有动,眼眸也看着连慕然离去的方向,没有离开过,面无表情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秘书看了下时间,上前说:“凌总,我去寄放行李,等一下我们也该上飞机了,不能再拖了。您看——

    凌彦楠却抿唇,打断了她的话,说:“寄放行李的事你先别管,你去看一下今天飞去京城的还有哪一班机,给我要一张回来,你自己先去英国,我会尽早的赶过去。”

    唐秘闻言笑了笑,但是很快又笑不出来了,哭丧着小脸看他。

    她高兴是凌彦楠这么做,说明有可能是开窍了,虽然她不知道连慕然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他们之间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这么跟过去,有可能会感动夫人,说不定两人的感情很快就能升温了。

    她不高兴是因为既然他不能按时到达英国,那么那边只会有更多的事只能她一个人扛着,她自觉坑不下来啊。

    但是,无论她心里的想法如何,她还是点点头,按照他的话去做了。

    唐秘书才转身,金晓倩就说话了,“等等,唐小姐,麻烦您也给我买一张去京城的票,我也好久没去京城玩了,我也想去看一看。”

    唐秘书还没说话,凌彦楠本来沉了下来的脸,在面对金晓倩时就柔和了些,说:“小倩,你跟唐秘书先过去英国吧,我应该不会在京城呆多久,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可是,我也想去京城看一看,而且我一个人在英国我担心我习惯不来。”

    凌彦楠还是拒绝,“你之前不是也一个人出国吗?英国其实也一样的,我过去就行了。”

    金晓倩见说不通他,转移了话题,侧脸问他:“彦楠,你是有话想要跟嫂子说吗?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你们吵得挺凶的,我想你们应该先各自冷静一段时间,等冷静下来了,想清楚了再沟通也不迟啊,而且有什么事,在电话上说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你要过去一趟京城呢?”

    凌彦楠闻言,勾了勾嘴角说:“没事的,就算吵得再凶,我们也能很快的就恢复原状,再说了,不是说夫妻间*头打架*位和吗?你还没结婚,不懂这些,吵吵就过去了。”

    金晓倩闻言,本来心里是有些高兴他们吵架的,觉得连慕然作为女人太过强硬了,不懂得低头,但是听到这些,她的小脸就沉了沉,她常常听到有人说,无论是夫妻还是情侣,会吵架就说明还有希望,而且,她不敢相信,她所了解的凌彦楠,竟然会跟一个女人吵架,这是什么征兆?

    想到他刚才这么生气的模样,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见他如此的生气,难道这些在连慕然面前,都成了家常便饭了吗?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