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三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6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给凌彦楠6

    连慕然已经脱掉鞋子,躺在*上陪着孩子,担心又怜惜的看着,接到凌彦楠的电话,她立刻起身接了电话,眼泪就这么下来了。

    “连慕然,你打电话过来给你——”

    凌彦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连慕然抽着鼻子,哽咽着打断了,“彦楠,小安、小安昨晚发烧了,退烧不久又烧起来了,现在烧还在持续升高,我好害怕……我怕小安会出事……”

    “什么?”凌彦楠脚步一愣,顿时有快步的向前走,而让他愣住的除了孩子持续不退的高烧外,还有连慕然哭泣的软弱的声音,这对于凌彦楠来说,是陌生的,除了那天她知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那天,她哭了以外,他从来没有见她哭过。

    而想起连慕然曾经说过孩子体质太弱,很容易发烧感冒,他就忍不住担心,就算他亲近孩子的时间不长,但是孩子是他的骨肉,他不是冷血之人,怎么会不担心?

    连慕然从来都觉得自己不脆弱,也很少哭,特别是懂事以后,但是她现在却止不住眼泪,害怕孩子出事这件事将她的坚强燃烧尽贻,让她露出了女性本该头的怯弱,“小安烧了好久了,烧还没退,反复发作,医生也不知道要烧就这么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我……凌彦楠,你回来好不好?我好怕,真的,真的好怕——”

    “好,我现在就回去……”

    凌彦楠心脏微缩,耳朵里只剩下连慕然哭泣和抽泣的声音,即使隔着大海重阳,他还是能够感觉到她心底因为害怕孩子出事的惊恐不安,好像世界都崩塌了。

    他忽然想到,即使连慕然家世再好,即使再懂得计算,人再冷,也是人,也会脆弱,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辛苦的孕育着一个孩子,她是一个孩子的普通的母亲,现在这个孩子有危险,她自然会担心,会痛,也会哭。

    他真的能够感觉到,孩子在她的心里,是多麽重要的存在,她有多么的爱自己的孩子,像每一个普通妇女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他听着,忍不住的安慰她,“小安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相信我,他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连慕然闻言,哭声一顿,鼻腔一抽一抽的。

    凌彦楠顿了下,他知道,孩子有没有事其实轮不到他说了算,他不是阎王爷,但是他听着耳边认真希冀的声音,他忍不住作保证,“真的。”

    “太好了……”连慕然何尝不懂这个道理,但是她听着,就不禁的觉得,他们的孩子,会没事的,而且,信了。

    凌彦楠说话时拨了一个号码,“我等一下坐飞机回去,有什么进展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先叫人订一下机票。”

    连慕然失落的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回头忍不住的将孩子抱入怀里,摸着孩子依旧高于常人的体温,眼里又是默默的流泪。

    “小安怎么了?有没有好一些?”凌父买了早餐回来,放在桌子上,问。

    连慕然见到有人回来,擦了擦眼泪,掩饰一下自己的丑态,摇摇头。

    “你去吃早饭吧,小安我看着。”

    连慕然摇头,她没有什么胃口,吃不下。

    凌父皱眉,跟她讲道理,“吃不下也要吃,小安醒来了,病好了,还等你着照顾呢,你可不能先跨了,知道吗?”

    连慕然愣了下,她知道这个道理,却还是没有胃口,但是听凌父这么说,她还是起身进去浴室洗漱后,出来吃凌父带回来的早饭。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连慕然双眼布满了血丝,但是还是不敢走开,过一段就探测一下孩子的温度,直到中午时分,还是时好时坏的,反复了两次,但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温度终于稳定了下来,却还是有些低烧,连慕然还是不能放心的守着,时时刻刻都在煎熬着。

    凌彦楠坐了差不多十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了c市,刚坐车回来就接到了凌母的电话,告诉了他地址,他推门而入时,正好见到连慕然头发凌乱,衣冠不整的坐在椅子上,目光里只有孩子……

    听到推开门的声音,连慕然愣了下,抬眸见到他,鼻头忽然煽情的酸涩起来,起身冲过去抱住了他。

    凌彦楠愣了下,因为他知道,他们虽是夫妻,却还没有这么亲密,但是此刻他却狠不下心来推开她,因为耳边传来的是低低的抽泣声,眼眸看着的是她乱糟糟的头顶。

    连慕然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冲过来抱他,但是抱着了,就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温暖一些,鼻腔里闻着的尽是他熟悉的味道,让她感到安心虽不想离开他的怀抱,但是再不离开,不行。

    所以,她才慢慢的推开他。

    “小安有好一些了吗?”凌彦楠放下公文包,移到*边,伸手探了探孩子的体温,好像还是有点烧,忍不住的蹙了蹙眉。

    “医生说,如无意外,一个小时后,应该能完全能退烧。”

    凌彦楠点点头,没有说话,抬眸看着穿着睡衣拖鞋的她,愣了下,平日里那个连家冷静冰冷的大小姐去哪里了?

    而且……她的眼睛浮肿,显然哭得时间不短,现在还是红红的。

    他抿了抿唇,心里五味陈杂,“小安这样反复的发烧,是经常吗?”

    有些情绪过了,连慕然就知道自己的本分,不再跟他撒娇或者是寻求温暖,稳下心来的她已经做回了自己,“之前小安也发烧,但是过来看了医生就会渐渐的转好,不会像现在这样,反复发作,温度还渐渐的升高,所以,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凌彦楠不语,就这么的看着她。

    连慕然是千金小姐,即使他们连家的公司出了事,她也不可能操心到哭,她其实可以生活得很自在,什么都不用想,喜欢就去工作,不喜欢就继续做她的千金大小姐,谁能逼她?

    但是现在她却衣衫邋遢的坐在*边哭,那样的无助,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帮不了她,这就是她连慕然嫁给他的后果?是连慕然因为设计他应该受到的惩罚?因为就算日后的生活过得多苦,都是她应该接受的?因为这是她为她的设计付出代价?

    或许吧,但是他看着她这个样子,他高兴不起来,可能是因为她这么邋遢是因为她正在操心他们两人共同的孩子。

    每一个母亲都给如此,但是孩子的父亲呢?孩子都出生半年了,他给过孩子什么?替孩子操心过什么?

    没有,他除了抱了两次孩子,什么都没有做过。

    而她,在应该尽到的责任上,她都该尽到了,在孩子没有父亲照顾下,她一个人默默的照顾,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他什么,也从未怪过他。

    又或者,这是她计算他的代价,更是嫁给他凌彦楠的代价,所以,嫁给他是她的不幸?

    他知道自己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有才有貌,有家世,是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所以说嫁给他是不幸和苦难,说出去谁会相信?

    但是,连慕然嫁给他后,他相信,她不会好过。至少比她以前过得要差。

    想到这,凌彦楠蹙眉,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差。他不禁的又看了几眼这个默不作声的女人,认真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妻子?

    除了曲浅溪,他从未想过自己以后的妻子该是什么样子的,性格如何,样貌如何,但是,是这个人吗?

    凌彦楠蹙眉。

    连慕然见凌彦楠蹙眉的看着她,心其实有些难过,他是在责备她没有照顾好孩子吗?

    她苦笑了下,就算他责备她,她也无法反驳,因为她是真的没有照顾好小安,如果真的照顾得足够好,或许,小安就不会躺在苍白无色的病*上,更加不会小小年纪,就已经习惯了药的味道……

    又或许,要是她能早点发现小安不舒服,他或许就不会烧这么久,她真的有错……

    凌彦楠抬眸,见到她看着孩子时眼底的自责,喉咙微微的发紧,沉哑的嗓音流淌而出:“你辛苦了,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留在这里陪小安就好了。”

    其实,刚才他的脑海里划过了两个字“谢谢”,他该感谢她连他的那份爱给了孩子,尤其是看着她这么焦急和担心孩子,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说不出来,只有勉强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连慕然顿了下,似乎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两人结婚以来,凌彦楠何曾如此体贴过?为她着想过?说真的,她还真的不敢立刻相信,生怕是自己幻听了。

    凌彦楠才想说话,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凌父和凌母都走了进来,见到病房里的凌彦楠,凌母和凌父抿唇,而转向连慕然时,凌父挤出了些笑容,说:“小然,你已经一晚上没有睡了,回去补个眠,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医生说小安已经没事了,你醒来后,或许小安已经被我们接回家了呢。”

    连慕然不语,凌彦楠看了她一眼,说:“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就可以了,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吗?”

    连慕然看了他一眼,顿了下才点点头,“那我先离开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这句话她是看着凌彦楠说的。

    凌彦楠微微的点头,看着她离去。

    连慕然走后,凌父才坐下来,语重心长的说:“彦楠,我知道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但是你们既然结婚了,你就应该讲一部分的精力分给小然和小安。我也知道结婚时,你是不喜欢小然,但是人家也没有吵着要你娶,你既然娶了回来,就算不喜欢,也要好好的对待,尤其是像小然这么好的女人,有才有貌又有家世,真的很难找,把希望你还是将心收一收,好好对待他们母子。”

    凌彦楠皱眉,很不喜欢别人来做说客,尤其是自己的亲人,他认真的说:“爸,我们的事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是什么情况我们也自己会处理,你别乱搀和。”

    凌父叹气,“随你,我不管你,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但小安是你们的孩子,你难道不应该多花点时间来陪陪他吗?难道他日后会说话了,会叫妈妈,爷爷奶奶,阿姨叔伯,却到最后才会叫爸爸?甚至陌生到看着你都不知道怎么叫你?”

    “爸!”凌彦楠抿唇,觉得凌父说得有些过了,却也不否认他说得很有道理,片刻才淡淡的说:“我知道,我之前在美国待这么长的时间是因为需要,这你是知道的。”

    凌父轻哼一声,是不是他怎么会不清楚,就是因为清楚他才要说,虽然说公司要在那边闯出名气来不容易,是需要多花一点心思,但是他也花太多心思了,根本不用事事躬亲。

    午三点多时,凌父接了一个电话就却公司处理公事了,留下凌母跟凌彦楠在病房里照顾孩子,其实孩子不哭不闹,根本用不着照顾,凌彦楠只需在一边看着就好了。

    孩子情况越来越好了,凌彦楠跟凌母松了一口气,凌母进去洗手间洗水果,凌彦楠拿起当天的报纸看了几眼,凌母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凌母在洗手间听到铃声,忙说:“彦楠,帮我接电话,不要吵到小安了。”

    凌彦楠起身,看到来电显示,顿了下,接了电话。

    连慕然声音有些沉,没睡好的征兆,“妈,小安有没有好一些了?”

    凌彦楠刚想说话,他听了这么一句,凌母就出来了,也没有问是谁,就拿过他手上的电话,见到是连慕然后,将手机交给凌彦楠,说:“原来是小然啊,既然是她,那你们好好聊一聊。”

    凌彦楠蹙眉,却还是接过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是我……”

    连慕然攥紧手中的手机,心口砰砰的直跳,她就是不想让,凌彦楠以为她想借着孩子来接近他,所以才不打凌彦楠的号码,即使她知道她其实可以打他的号码的,“那个……小安怎么了?有没有好一些?”

    凌彦楠蹙眉,他感觉她那边好像有些吵,她不是在睡觉吗?

    “已经好一些了,医生说情况基本稳定,要是在今天晚上六点左右还是稳定的,就已经好了。”

    连慕然的心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凌彦楠不语,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边紧绷的一根线好像就这么的松开了。

    既然没事,她想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挂电话,“那我……”

    凌彦楠想起她一点多就回去了,现在应该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还是她压根就没有睡?想起他回来见到她时她邋遢和神情疲惫的样子,他蹙眉,“你不是在睡觉吗?”

    “我……又醒了。”她不放心,又惊醒了。

    凌彦楠抿唇,不去想她明明睡眠不足,却还是轻易的醒过来这件事,只是淡淡的说:“小安我们会照顾好的,你好好的休息,我挂了。”

    “怎么这么快就挂了?不多说两句?”凌母见她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就挂了电话,有些不满。

    凌彦楠说了一句话,算是解释,“她需要多休息。”

    闻言,凌母愣了下,笑了笑,脸色才好看了些,但很快又蹙起眉,叹气,“小然是刚睡着不久又醒来了吧?一个月前,小安也是感冒发烧,高烧一直不退,小然照顾了他一个晚上,一直都不敢睡。好不容等小安情况好点了,我们让她回去睡觉,但是她还是安不下心来睡觉,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虽然小安才出生半年多,但是小然为了小安,真的是操碎了心。”

    凌彦楠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他看了眼凌母,说明他将她说的话听了进去,他知道凌母说这些是为了让他不要对连慕然这么冷漠,她其实做得足够好了。

    他知道,但是他还是什么话都没有回答凌母,反问问她:“妈,在你心目中,你想要的儿媳妇是怎么样的?难道就是连慕然这样子的吗?”

    “还知道问我这个啊?你要真的是按照我的标准给我找媳妇,那我之前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怎么都不去?”凌母看了他一眼,说完,也不去想他为什么这么问,还真在认真的思考了,而凌彦楠也不催她。

    凌母其实也不用怎么想,凌彦楠都三十多岁了,她在他二十五后就开始给他琢磨着这个了,所以很快就能说出自己的感受:“我之前想着,你找一个温柔娴淑,体贴入微的温柔女孩,在家里相夫教子,让你好好的在外处理公事,家里的事都不让你操心。

    凌彦楠挑眉,这一点他知道。

    “我之前一直以为那些女强人心里都只会记挂着工作工作,为了工作丢下家庭丢下孩子不管不顾的人,担心她照顾不好你,但是后来小然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她工作也很忙,听说还做得很出色,但是她对于小安对我们两都没有半点怠慢。他们在处理家事时也是整整有条的,出什么事,也能有主见的主动扛起,真的很不错,所以我现在反而觉得,那些女强人比在外拼搏的男人还要累,既要经营家庭,又要照顾事业,很不容易,真的很累。”

    凌彦楠自凌母说到连慕然的时候,他就开始看着凌母了,直到她说完,他都没有说话。

    凌母看了眼凌彦楠,见他眼眸没有丝毫的变化就知道他没有认同她的话,不禁的叹气连连,“妈都这把年纪了,看过的人不少,小然这个孩子,真的不错,妈真的不希望你错过了她。”

    凌彦楠脸色平静的看着凌母,“妈,我确实算是认同你的话,对于媳妇儿这个角色她做得的确够好了,但是对于老婆这个角色呢?”

    凌母轻哼一声,“你还好意思说这个,虽然你是我的儿子,但是我还是坚持的认为这一点是你的不对。你自己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之前小然大腹便便的,你还想她做什么表达她做妻子做到位?她生了孩子后,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了,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你还想怎么样?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凌彦楠扶额,有些头疼的看着对他责备连连的凌母,无奈的说:“妈,你不理解我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凌彦楠的语气很淡,“媳妇,你可以找一个听话的,也可以找一个与担当的,对家里所有人都好的,只要大家和和睦睦的就好了,但是妻子呢?”

    “什么意思?”凌母似乎有些懂了,“你——”

    凌彦楠说得直白,“妈,连慕然即使再好,但是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上她。”

    凌母闻言,心地就有些慌了,“什么?你没试过你怎么会知道?”

    “妈,男人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是具有强烈的一种感觉的,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从来都没有一丝的心动过。”

    “你……你——”凌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她知道,感情这种东西还真的是勉强不得的,强扭的瓜不甜,但是,“都三十多了,还是青葱少年吗?还谈什么感情?”

    凌彦楠点头,换了一个姿势,慵懒的躺在椅子上,“我知道,所以,我想告诉你,我对连慕然真的没有什么爱,你们别大费周章的来撮合我们两个,就让我们顺其自然吧。你们放心,作为她的丈夫,该负起的责任我一定会做到。”

    凌母不语,心里隐隐的有些担心。她能感觉得出来连慕然对凌彦楠是有意思的,否则,以她的身份她没必要去委屈自己,承受一些她不需要承受的东西。

    但是自家儿子要是真的对她不来电,日后他要是遇到了男人或者是他所认为的有感觉的人,那时候该怎么办?

    想到这,她就叹口气,“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你可不要伤害小然,知道吗?”

    凌彦楠微微的勾唇,没有回答。

    凌母看着,真的是有点被他气到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什么声音只有病房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并不重的脚步声。

    “小姐,您看起来神色不太好,要不要我扶你到椅子上休息休息?”

    病房的门外,一位女护士好心的弯腰下来,扶住了靠着墙壁的连慕然。

    连慕然微微的摇摇头,“不用了,谢谢,我很好。”

    护士走了,门外只剩下连慕然一个人,头脑似乎哟偶写空白,又似乎被什么东西装满了,弄得头晕脑胀的,她自己都不清楚,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倔强的从家里坐车过来这边,就是因为担心小安的情况?

    或许,她不该过来了,不过来了也就听不到这么一段话了。

    她爱过人,她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更明白凌彦楠口里虽描述的一种强烈的感觉是什么,因为她就是凭着一种对他的感觉而爱了他这么多年,所以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人常道对一个人没有感觉,所以没办法接受对方,或者是已经没有了感觉所以要结束一段缘分,所以,他所谓的感觉,是两个人爱情的起点,但他们起点都没有,又怎么会形成一段爱情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眼前的人来来往往,却感觉自己非常的无助,没有人能帮她,片刻后,她摸了摸眼角滑落的泪水,也记起了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她起身向丢了魂魄的柔体那样,转身离开了医院,她辛辛苦苦的来了一趟,到最后,却还是没有进去。

    ……………………………………………………

    到了晚上六点,一声反复的检查了几次,确定小安已经没有事了,凌母才放心了下来,本来想让孩子明天早上才出院的,但是医院里即使环境好,但是也不是什么吉利的地方,病人这么多,病菌也多,所以打算留院再观察两个小时,就办手续离开医院。

    两个小时候,小安已经确定没事了,凌母就抱着安稳的入睡了的孩子出院,凌彦楠办好了出院的手续后,三人就回家了。

    “老夫人,少爷,您们回来啦。”他们回来后,保姆就迎了上来,“小少爷好点了吗?”

    “小安身子硬,好了。”说到这,凌母就开心,笑米米的抱着孩子上楼了。

    “少爷,您跟老夫人吃饭了吗?要不要我也给你们煮些吃的?”保姆扭头问凌彦楠。

    凌彦楠解着领带的手顿了下,蹙眉,“少夫人还没醒?”

    “嗯,途中醒来了一次,但是又回去睡了,我想着,她应该过一会就能醒来了,我煮好饭菜,少夫人醒来吃刚刚好,可别饿着了,少夫人这都已经担心了一整天了。”

    凌彦楠自然就能想到她打电话给凌母的事,他感觉她情况不太好,可能担心小安的情况,所以一直都睡不着,也没有说什么。

    解开了领带,在客厅坐着,感觉没什么意思,顿了下,他还是打算上楼去看一眼。

    房间没有开灯,窗帘也拉了下来,房间里面隐隐沉沉的。

    他蹙眉,本想打开室内的灯,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打开了浴室的灯,门没有关,光能从里面钻出来,室内也算有点光亮了。

    意识下的,他看向了*上的凸起。

    她蜷缩着躺在显得过大的*上,只占据了一小片的面积,还能躺下两个他,他顿了下,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她的身子好像比他记忆中的还要单薄一些,娇小一些,即使他知道她的身材好得足以让任何男人鼻血横流。

    看着她没有安全感的躺着,那女强人的形象似乎慢慢的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变得模糊。

    没有安全感?商场上外号冷血美女的连慕然会没有安全感,说出去好像没有什么人会相信。

    不过……是在凌家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还是她在连家的时候也是一样?还是纯粹是他凌彦楠这个人让她感觉没有安全感?

    室内的灯光有些淡,但是他隐隐中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几处反光,似乎……是水渍……

    他一愣,她哭了?

    昨天他在美国那边接到她的电话时,她的带着哭声的声音,显得孤单无助,那时候,他无法想象她会这样哭,但是她现在毫无掩饰的在他的面前,脆弱的闭上眼睡觉,却算不上安详,因为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小巧精致的眉头还在死死的紧锁着,似乎她即使在梦中也过得非常的不如意。

    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碰了下,抚平了她眉心上的褶皱,只是,他才刚放开手,她的眉心就越蹙越紧,他蹙眉,抿唇,才想伸手,但是她的身子却意识下的翻身到另一边去了,身子似有若无的挪动着,渐渐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凌彦楠抿唇,意识下的渐生不悦,他会把她怎么样吗?在梦中都躲他?他鼻腔哼了一口气,看着她玉白的脚掌露在棉被外,显得孤零零的,他似乎还能想起她如玉的脚掌的模样和触碰时飞感觉。

    他的不由得倾身轻握着她的玉足,帮她盖好棉被,再弯身时,愣住了。

    他在干什么?

    今天更新一万五,还有七千九点左右更新。另外现在是有点虐,但是慢慢的会甜,亲们也知道他们两人的情况,不可能一下子就两情相悦的。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