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一十七章 结局篇十

第二百一十七章 结局篇十

    时间快到了,化妆师要帮连慕然补妆,曲浅溪担心碍着化妆师工作,就走远了些。

    老爷子杵着拐杖过来,在她的身侧停下,“浅浅,这些日子,为难你了。”

    曲浅溪知道他指的是她跟凌彦楠的事,顿时脸上有愧,“爷爷,您别怎么说,我很好啊,没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

    老爷子顿下,说:“浅浅,年想……要不还是让念念回去陪陪你吧,你一个人也孤单了些。”

    曲浅溪笑,他们能有这份心,她已经很满足了,其实像现在这样,大家和睦的相处也是一件好事,“爷爷,不用了,念念是连家的孩子,她理应在连家长大,更何况我一个人又要处理公司的事,也不可能每天都陪着念念,我刚做妈妈对教育孩子也没有什么经验,再说您这边多念念的亲人,她做什么都能有个伴,不用觉得孤单,所以我想孩子还是留在连家对她的成长会好一些。”

    老爷子点头,叹了口气,“爷爷知道。要是你什么时候来看孩子,我们都欢迎的。”他们两人现在都是单身,又有了念念,如果她要是能跟连慕年再续前缘,那就更好了。但他知道不能强求,有些事等他们想清楚了再说也不迟。

    曲浅溪笑,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爷爷……我们都在这边,酒店那边怎么办?有人招待客人吗?”现在这个额时间宾客应该已经到齐了,而现在连安昂还有凌月菲也赶回来了这边。

    老爷子笑米米的,“这个别担心,年的几个朋友都在酒店那边招呼客人呢,而且客人都是我们连家跟凌家的亲戚,人也不算多,场面应该不难控制。”

    曲浅溪但笑不语,时间差不多了,念念跟连慕枫也牵着小手下楼了。

    连慕年牵着念念的小手过来,“浅浅,我们坐同一辆车,走吧。”

    曲浅溪看了眼已经出门了的新娘,不好耽误,也就跟着连慕年上车了。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念念已经很粘连慕年了,三人都坐在后座,而连慕枫坐在副座,微微的侧头逗了逗念念,逗得念念笑米米的吐舌头。

    曲浅溪看着念念活蹦乱跳的小身子,笑着揉揉她的小脑袋,她现在的活泼好动跟在新疆那边有的比,有人陪着,多人疼着爱着就不一样,也更爱撒娇了。

    曲浅溪的小手顿了下,因为揉着女儿头发的小手被另一熟悉的大手握住了,她纤细的十指缓缓收紧,她扭头看向连慕年,小手微微的挣扎着,连慕年却浅笑着迎接她的视线,“浅浅,你有没有想过属于你的婚礼会是怎么样的?”

    他的话无疑是唐突的,他可以任意的聊各话题,但是对于没有婚礼就结婚了的他们,现在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适合谈这些,不知道连慕年为什么忽然发疯说起这些来。

    曲浅溪闻言,倏地抽回小手,但连慕年却像是已经猜到了她会有此举动一样,紧紧的攥住,不让她的小手离开自己的掌心,曲浅溪咬牙,赌气的别开小脸不看他,也没有回答。

    连慕年缓缓的松开她的小手,粗粝的五指在她的小手掌里钻来钻去,很快,十指紧扣,曲浅溪不由自主的愣了下,扭头看他,却见他勾起嘴角,目光瞥向远方,缓缓的开口,“我以前觉得,我r后要是结婚了,一定会给许昕侑一个她想要的,隆重的盛大的婚礼,才能对得起她,但我错过了这个时机,四年来,都一直都觉得遗憾。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能有一个婚礼,那我们就有能布满屋子的婚纱照,也不至于在你离开的四年里,我连你的像样的照片都找不到,更别说属于我们的合照了。”

    “后来,我跟梁月桦订婚,那时候我感觉我的心是空虚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感觉自己的灵魂处于漂游的状态,因为我知道我对于跟她的婚姻没有任何一点期待。那时候我的想法又改变了,我可以不要一个盛大的婚礼,不办婚礼也行,只要跟我走入婚姻殿堂走完下半生的人是我想要找的人就可以了,除了这个,什么都不重要了,都是其次的。如果站在自己的身边是对的人,即使我们没有婚礼,我们吵吵闹闹的一天,也胜过陪着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走进婚姻的礼堂的一天。”

    曲浅溪手心微微的抽紧,不由自主的就收缩手心,但是握到的是另一片比她的手心更温热厚实的掌心,她才记起,原来他们的手还紧紧的握着,没有松开过。

    连慕年继续说道:“浅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想逼你了。”

    没有得到曲浅溪的回答,连慕年是失落的,但他很快就调整了下心态,“我等你,会等到你觉得我可以值得你信任,值得被你托付那天,我再来请求你跟我在一起,但是……”

    连慕年说着,顿住了,看向曲浅溪,收紧了手心放在胸前,“但是前提是,你不能接受任何一个男人的示爱,或者是……喜欢上别的男人,浅浅,你能答应我这一点吗?”

    曲浅溪垂着眼眸,不说话。她没有跟他说,至今为止,她还没有爱上过除了他以外的任何男人,以前不会,她想以后也难,尤其是在前路已经没有任何人或者是事物阻碍他们了。

    是啊,其实误会也解开了,也没有什么东西阻碍他们了,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曲浅溪不知道,她总觉得少了一些东西,所以她沉默。

    “浅浅?”曲浅溪的沉默让还是连慕年感到不安,五指收紧。

    曲浅溪摇头,抬眸凝视着他,“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谁能做万全的保证?现在你觉得非我不可,日后或许很快就找到一个让你更加心动的女子呢?所以,我无法保证。”

    连慕年心一紧,他担心什么来什么,曲浅溪的话真的让他害怕,虽然现在他们即使不能在一起他也能忍受,因为他知道,她心里没住着一个人,但以后呢?听她这么一说,他心里就开始不安,喉咙一紧,“浅浅——”

    曲浅溪却直接的打断他的话,“连慕年,不要说我钻牛角尖或者是其他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我们真的有缘分的话,等到我认为时候到了的时刻,我们自然会在一起,所以,不急,而且就算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你就觉得我非你不可,你就能安心了?反过来也一样,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你,你难道就会觉得,我们已经冰释前嫌了?”

    连慕年一愣,张眸看着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点头,没有在说话,但是两人的手还是紧握着的。

    二十来分钟的路途,将下来,他们都没有说话,很快就到达了地点,因为宾客中少有曲浅溪的熟人,所以曲浅溪没有直接去迎宾厅,而是跟着连家的人进去了后台,以连家人的身份出席。

    婚礼就要开始了,曲浅溪还在后台,老爷子给人扶着要出去了,没见到曲浅溪,回头叫:“浅浅,过来扶着我,我们一起出去。”

    此时连慕年也从外面走了进来,闻言,勾了勾唇角,跟曲浅溪一起一人一边的站在老爷子身侧,扶着他出去,毫无意外的,曲浅溪的出现还有出现的方式都让众人惊讶。

    虽然脸颊的亲戚都知道曲浅溪是连慕年的妻子,但是也有不少人道听途说的知道她四年前就跟连慕年离婚嫁给了凌彦楠,要真是如此,那她现在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个场合里?

    不少人侧身跟同伴窃窃私语,连慕年脸色沉了些,但见曲浅溪当听不到般神色自然,他沉下的俊脸很快的又见晴了。

    这是差不多两个月来,曲浅溪第一次见到凌彦楠。相对于连慕年,他的变化少了些,只是俊脸更加沉寂了,薄唇微勾,但是眼眸却不悲不喜的,没有身为新郎的喜悦,这一点曲浅溪只需一眼,便能看穿。

    曲浅溪心一紧,有些担心的看向连慕然,抬眸时,正巧的凌彦楠向她这边看来,曲浅溪笑着点点头,凌彦楠顿了下,勾唇笑了,但很快的又转过头去,跟新娘交换戒指。

    曲浅溪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凌彦楠刚才笑是因为她来了。所以她更加确定她收到的两个请柬是刚刚宣布成为新婚夫妇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寄过来给她的。

    想到这,她笑了。眼前的新婚夫妇,现在还是貌合神离却如此有默契,她相信不久之后,两人的关系一定是另一番面貌。

    想到这,曲浅溪紧绷的心悬松懈了下来,不再担心他们两人的事了。

    连慕年的视线几乎没有这么看向新人,只是落在曲浅溪的身上,见她笑得灿烂,他的心情跟着放晴,忍不住问:“你很开心?”

    曲浅溪笑着点头,“嗯,很开心。”

    连慕年没有问她为什么开心,但是见她在凌彦楠的婚礼上,笑得毫无芥蒂,眼神诚心的祝福着一对新人,他也跟着很开心,紧跟着,心底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缓缓的往胸腔奔涌,溢满他整个宽阔的胸膛。

    婚礼的仪式完了,所有宾客入座,曲浅溪跟连家的人坐在一起,新郎新娘敬酒自然的从他们这一桌开始。

    老爷子接过酒杯,情绪却不是很稳,看着连慕然眼里尽是不舍,而他接下来的平实的话却是跟新婚的两人说的:“兜兜转转,能在一起的就是缘分,夫妻之间磨合磨合日子就过去了,感情也是,吵着闹着就有了,所以,要互相扶持着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连慕然看了眼身边的人,咬了要下唇,点头,“我知道了,爷爷。”

    “哎,好,好……”老爷子闻言,挺开心的,笑着点头,随后看向凌彦楠,凌彦楠点点头,让人出乎意料的说:“爷爷,您放心,我会跟小然……白头偕老的。”

    老爷子一愣,这两个月大家因为两人的婚事,即使没有撕破脸,但是也是有些不愉快的,闻言,他能不开心吗?就算凌彦楠现在这句话只是场面话,他能开头,也是一种尊重,老爷子拍拍他们两人交握的手,点点头,“那就更好了……”

    老爷子说着,回头看了眼了连慕年跟曲浅溪,其实,这些话,他在五年前就想跟连慕年和曲浅溪说的了,但是奈何没有机会,因为他们没有举办婚礼,也找不到适合的时机,跟他们说,却没想到五年后,他将这些话说给了孙女跟孙女婿听,如果可以,他其实谁也不想说,他更希望像其他的恩恩爱爱的新郎新娘那般,简简单单的说几句白头偕老,早生贵子之类的话,而不用操心他们日后能不能真的一直走到最后。

    老爷子想到这,他的心就难受了,老脸顿时老了几岁。

    他最疼爱的孙子跟孙女结婚,都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他都在担心着他们能走多远,而不是他们婚后的吵吵闹闹。似乎从一开始就看到了不完整的结局。

    “爷爷……”连慕年担心的扶着老爷子。

    老爷子摆手笑笑,“没事,爷爷啊,是高兴,高兴……”

    大厅的场面是热热闹闹的,但是热闹的氛围却没有延续到他们这一桌上面,至少连念念这个小孩子都能感觉到紧张的氛围,都没有笑,咬着小嘴唇小手指揪着曲浅溪的衣袖。

    注意到气氛不甚对劲,连慕然垂眸苦笑了下,开始向连安昂夫妇敬酒,然后到了连慕年,连慕年接过,一手轻轻的摸了摸连慕然的小脸,说:“小然,日后要坚强点,要好好的对自己,将自己摆在第一位知道吗?”

    连慕然闻言,笑了,明白他的意思,“哥,我会的。”

    连慕年点头,对凌彦楠点点头便坐下了。

    “嫂子……”

    曲浅溪却没有想连家的其他的人一样,心情沉重,她笑看着眼前的两人,“小然,你跟彦楠很有默契呢,我相信今天是一个好的开始。”

    “谢谢。”连慕然笑了,她能感受到曲浅溪对她跟凌彦楠的婚姻很有信心,这让她心情好了些。

    其实,即使有了孩子,她也不一定要嫁给凌彦楠的,只是她坚持,是她坚持要嫁给他罢了,家里的人都持反对意见,因为凌彦楠的态度已经摆明了的,她做什么他都配合,只是他的配合不是因为纵容,而是无奈,被迫的无奈。

    “很高兴你能来。”这句话是凌彦楠说的,他说完,向各位点点头就拉着连慕然转身到别的桌上敬酒去了。

    一顿喜宴下来,连家的这边算是沉默的了,念念都乖乖的坐在连慕枫的身边坐着,闭嘴吃饭。

    时间差不多了,宴席也该散了,曲浅溪离席后,从洗手间出来,迎面来了抹高大的身影。

    “浅浅?”程展玄今天负责帮连慕年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一直很忙,所以不知道曲浅溪来了,见到她很惊讶。

    曲浅溪轻笑,“好久不见了。”

    程展玄对于她跟连慕年和凌彦楠的事还是知道一些的,“你……”他其实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但觉得唐突,问不出口。

    但曲浅溪却很懂他想问什么,笑了,“我收到了两张请柬,你没有多我多吧?你只是来般打杂的,我可是正正经经的被邀请来的客人呢。”

    程展玄点头,顿时明白了,心里的那些尴尬一扫而空,笑道:“呆会有空不?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一起喝一杯怎么样?要不聊聊天也行啊。”

    程展玄其实没怎么变化,俊美依旧的脸,洒脱的性子,还是这么熟悉。

    曲浅溪笑笑,感觉跟他相处起来还是像以前那样的轻松,忍不住点头,“好啊,等一下你处理完事情后打我电话?”

    “玄,外面还有很多事要忙,你跑来厕所聊天逃避,你就这点出息?”曲浅溪的话刚落,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从眼前传过来,曲浅溪一愣。

    这个声音她认得,是付修扬的声音。其实,对于付修扬,她不熟,他给她的记忆也不深,只记得他好像很拥护许美伊,什么事都站在许美伊那边,甚至为了许美伊对她而言相向,但是对她对他也算不上讨厌,当然了,喜欢也说不上,因为很少接触。

    “你怎么会在这里?”相对于程展玄,付修扬就直接得多了,直接的皱眉问出了这个问题。

    曲浅溪淡笑不语,对他点点头,然后对程展玄说:“呆会联系,我先走了。”

    付修扬不语,看着曲浅溪从她的身边经过后,对上程展玄颇为不悦的视线,付修扬皱眉,“你那什么眼神?”

    程展玄一直都很不悦他对曲浅溪的态度,抿着薄唇睨着他道:“你那什么态度?好像浅浅是贼,偷偷的溜进来这里似的,有你这么问话的吗?”

    付修扬轻哼一声,撇撇嘴角像是不经意的说:“我问一下而已,又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不是心虚的话,就不会在意,你反应这么大,该不会知道她是偷偷的溜进来想搞破坏的吧?”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