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一十四章 结局篇七

第二百一十四章 结局篇七

    “看够了吗?”连慕年本来想挂了许美伊的电话的,但是她提到了他的妹妹,他隐隐中知道,或许她会知道什么,所以他才答应出来见她。

    怎知两人坐下来都三几分钟了,她却没有开口的意思,愣愣的看着他,不说话。

    “我们也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多看一眼难道都不给吗?”许美伊自嘲的勾起唇角,“听说你前几天跟着曲浅溪跟凌彦楠去了美国?怎么知道你有兄妹回来?曲浅溪跟她的……老公呢?”刻意的,她在老公这个字眼上音色重了些。

    连慕年眯眸,“你是来挑拨离间的?”她还真是分分秒秒不让他好受啊。

    许美伊轻哼一声,终于闭了嘴,没有在说什么废话。

    连慕年危险的眯起眼眸看着她,进入正题,“你要是知道什么,你尽可以说出来,但是不要让我知道你骗我!”

    “我还能骗你什么?”许美伊冷笑,她现在虽说不用为钱愁,但是除了够她花的钱,她还有什么?

    连慕年别开脸,没什么心情跟她说话,“不要废话!你说你知道关于小然的事,既然你约我来,是打算告诉我了,对吗?不过……如果你还想接着这个机会想让我放过你妈妈,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条件是这一点的话,那你不用说了!”

    许美伊抿着小嘴看戏般笑了下,藏在眼底的幽光狠毒而幽深,“你妹妹怀孕了?我猜猜,现在应该三个半月了吧,不过真是可惜,对方可是一个有妇之夫,而且人家双方还恩爱得很呢,所以我想你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大概是没有认祖归宗的一天了。”凭什么他们连家的人跟曲浅溪都能过的这么好,而她现在在乎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得到?既然她过得不好,那他们也别想过得好!统统都要陪着她许美伊痛苦!

    连慕年抿着薄唇,手上,端着的咖啡杯微微的淌出了些咖啡,“你说清楚,你到底知道多少?!”他们连家的事知*不敢说三道四,所以不可能是他们熟悉的人透漏给她听的,只可能是她以前就发现了什么,而现在又有新情况,被她知道了。

    许美伊冷笑了声,“要我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能告诉我,曲浅溪她现在……过得好吗?”她过得越好,她就要让她知道,从云顿掉进谷底是什么滋味!

    “你……”连慕年顿时心里升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许美伊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就能得到她所知道的秘密?

    没这么简单!

    许美伊看着他,告诉他她正在等着他的答案,连慕年抿唇,非常不悦自己被人威胁,他淡淡的说,“还可以。”如果她能跟他在一起,她可以过得更好。

    “除了有一个爱她的有钱老公,她想要得到的都得到的,还有人比她过得好吗?怎么可以用这么简陋的三个字概括呢?还是有人妒忌了?”曲浅溪的事许美伊知道的也不少,相对于她而言,怎么能以还可以三个字来概括?依她看,她过得很快活呢。

    连慕年放下咖啡,背脊靠在椅背上,冷眼看着她,不语。

    许美伊咬唇,被连慕年看得不自在,也知道连慕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她冷笑了下,拿出摄像机,递给连慕年,“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早就想给你看的,但很可惜……你们好像都不在意这件事,所以就留到了今天啰。”

    连慕年面无表情的接过,打开后,他的脸色刷白,他忍住心底的惊愕和复杂,冷静的看着许美伊,“这不可能会发生,你在哪里找的视频?”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许美伊冷笑,“但是我告诉你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不相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过去给你妹妹,问问她,这个孩子是不是凌彦楠的!我拍这段视频的日期刚好是三个多月前,跟你妹妹怀孕的周数完全对的上。”

    “这……不可能……”他们两个连见面的时间都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要是被曲浅溪知道了,不知道她心里会这么想。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相信。”许美伊轻哼,她眸子一转,又笑了,身躯缓缓的向前倾,好笑的看着他,“曲浅溪也知道这件事哦,那天她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呢,算是捉歼在*呢。但是这件事,他们三人都没有对外人说过吧?多有默契啊,都什么都不说,以为能够隐瞒得了。但是他们少看了我许美伊,我是不会让他们过得这么舒适的。”

    “浅浅……她也知道?”连慕年心一哽,感觉脑海容量似乎不怎么够。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曲浅溪已经知道了你妹妹已经怀孕的事情了吧?我想要是她知道了你妹妹的肚子里的孩子多大了,她就能猜到这个孩子是谁的。”见到连慕年闻言眼眸更加冷了些,她笑了,“曲浅溪是知道你妹妹肚子里的孩子是凌彦楠的,但是她却没有告诉你,你说她有多自私?不过也不能怪她啦,自己的丈夫在外面*,那女人有了孩子,哪个女人能忍受的了?当然恨不得自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用负责任,那就最好啰。”

    “说够了吗?”连慕年起身,说完睨了幸灾乐祸的她一眼,转身离开。

    许美伊冷笑一声,看着他离开,没有说话,在他彻底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后,她笑容变得更加的狰狞,狠狠的将咖啡杯摔在了地上,转身离开。

    ……………………………………………………

    曲浅溪跟凌彦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即使不是爱情,但是对他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他即使说他骗他来这里工作,实则不是的,而是来跟她离婚的,但是她还是相信,他来美国是来工作的。

    就像他说他们没有结婚,便没有离婚一样,离婚是代表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结束了,而结果他们两人也是彻底的断绝了关系,结果是一样的。所以,同样的,他既然说是来推广产品也是真的。

    她知道他在美国洛杉矶有一家新的公司,市场还不稳定,所以她想,他这次公事上,应该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所以她去了洛杉矶,果然,她找到了他。

    凌彦楠开门见到她,想关上门,曲浅溪更快一步的对下行李就挤了进去,凌彦楠眯眸,门也不锁的进了屋子里,而曲浅溪则像自家一样,休闲的坐在沙发上,见到他想当她透明一样上楼,她叫住他,“楠,先别急着避开我,我是有事跟你说才联系你的,如果不是,我会遵守跟你的承诺,绝对不会找你的。”

    凌彦楠恍若未闻,脚步从来没有停歇过。

    “彦楠,小然她怀孕了。”曲浅溪这回是真的说得直接,“是你的孩子。”

    她知道连慕然瞒着她是因为顾忌她是凌太太的身份,觉得对不起她,也不想打扰她跟凌彦楠才会隐瞒着孩子的爸爸是谁,而凌彦楠,他有资格知道这件事。她没有问过连慕然是否让他知道,但是她却知道他们之间需要谈一谈,而且是迟早都要谈,迟早都要面对的。

    凌彦楠倏地停住脚步,冷睨着她,“你说什么?”

    “彦楠,你听到了。小然她怀孕了,我也是连慕年告诉我的,不过你不要误会,连家的人刚知道她怀孕,却还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因为小然不肯说……”

    “你确定孩子是我的而不是另有其人?”凌彦楠冷笑了一声,他没有听到曲浅溪后面的话,只知道连慕然怀孕了,但是她怀孕了,孩子就一定是他的?就凭他们上过一次*?这是什么逻辑?

    “彦楠,小然不是你想的那样随便的女孩子!”曲浅溪厉声责备,她气愤的叹了口气后才觉得自己太过大声了,她放柔了声音说:“而且她怀孕的周数跟你们那次的日期刚好对的上,这百分百是你的孩子,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

    凌彦楠俊脸彻底的冷了下来,冷睨着她,“告诉我这件事?然后要我负责?奉子成婚?”说完,他嗤笑了声,要多讽刺有多讽刺。想当初,他可是记得,他会喝醉,全凭她设计的。

    曲浅溪不语,她知道她的立场其实很尴尬,无论告不告诉他们双方,她都是罪人,在外人看来,她都是用心*,但是事实上,连她自己她也响了好久才决定这么做的。

    凌彦楠没有再说话,转身上楼了。曲浅溪看着她的背影,知道他需要时间想一想,她也不想再打扰他,所以不再说话。但是出乎她意料的,五分钟后,他就下楼了,冷着脸看她,“我叫人订了晚上八点的飞机票,你要一起回去吗?”

    曲浅溪惊愕,“彦楠,你……想好了?你——”说着,见他冷着脸不打算回答,她才点点头。

    凌彦楠叫人订了票,挂了电话扭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背对着她冷笑着说:“既然是我的孩子,我自认会承担责任。”

    语毕,他转身上楼了,曲浅溪闻言,想问清楚,但是他却没有再给她机会。

    ……………………………………………………

    即使知道许美伊是居心*,见不得曲浅溪过得好,但是他的心还是三番四次的在循环着她说过的话,即使他想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都没有办法做到听过了就算了,尤其是他知道,他知道她是知道连慕然怀孕多久这件事的。就像是许美伊所说的那样,她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她却什么都没有跟他说。是难以启齿,还是想隐瞒着他?不想让人知道凌彦楠就是孩子的父亲,担心他们会因为自己的妹妹而让他们离婚?

    这,似乎是比较合理的答案了。

    每次想到这,连慕年的脸色更加难看,沉默了片刻,王天鸣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他曲浅溪和凌彦楠两人都去了洛杉矶。

    他挂了电话,俊脸沉留下来。不是说去工作的吗?明知道他妹妹怀孕了,她还有心情跟精力去玩?

    连慕年这么想着时,书房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连慕然的声音传了过来,“哥,我能进来吗。”

    连慕年看了下时间,皱眉的扫了眼连慕然,“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连慕然本来就瘦,可能是因为心事重重,所以更加瘦了,前两天去看医生,医生说她营养*,孩子也跟着去缺乏营养,这可让凌月菲忙坏了。

    而最糟糕的是,她今天还孕吐了。吐了东西就不想吃了,心情也不见得变好,所以他现在看着她就忍不住的皱眉了。

    “哥,你能不能跟爷爷说一说,明天让我去上班?”

    连慕年皱眉,“爸妈跟爷爷是为了你好,你的身体现在很差,需要静养,公司的事我会处理,你不要担心,你就好好的呆在家里养胎吧。”

    “哥,我是怀孕,又不是生病,我很好。而且……我一个人就这么的整天呆在家里,我只会更加的胡思乱想而已。哥,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让我去上班吧,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要不,你给我一点工作,让我忙起来也可以的。”

    “小然……”连慕年皱眉,见到她祈求的眼神,最后叹了一口气,只好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哥,谢谢你。”连慕然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也记得早点休息。

    “等一下。”连慕年想起了些事,“小然,最近你嫂子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连慕然眼眸一闪,垂下眼眸的点点头。

    “什么时候的事?”因为有了心里建设,连慕然的犹豫他还是发现了,心一紧,顿时更加觉得许美伊说的话,可能真的不是假话,“她说了什么?”

    “昨天,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问我……怀孕的事罢了。”即使昨天曲浅溪的话她不爱听,但是要是她站在曲浅溪的立场上,她想她也会跟曲浅溪一样,对这件事潇洒不起来。

    连慕年这会儿可算是清晰的看到她眼里的那抹苦楚了,心里更加烦躁了,因为连慕然的话更加印证了许美伊的话。但是即使曲浅溪隐瞒了他,站在曲浅溪的立场上来说,她没有错,他也没有资格责备她自私。

    直到连慕然出去,他都没能回过神来。

    ……………………………………………………

    凌彦楠跟曲浅溪回到了c市,没有立刻去连家,而是回到了两人住的地方。而曲浅溪是回去收拾东西的,她跟凌彦楠额米有关系了,她也该搬回去她的房子住了。

    她在楼上收拾,而凌彦楠不知在楼下做什么,直到她收拾好了,他才推开房门走出来,他双臂抱胸的倚在门边,“曲浅溪,你知不知道连慕然当初跟我上.*时是故意的?”

    曲浅溪愣了下,“什么?”

    “喝醉的人只有我,她并没有醉。”

    曲浅溪放下行李,走到他的面前,“彦楠,我想你肯定记错了,小然她不可能会这么做,也没有理由这么做,更何况你不是说你喝醉了吗?你那里还记得当时的情境?”

    “我会醉还不是因为她主动?说来,她那段时间对我可是殷勤得紧呢。”他冷笑的说着,再补充道:“我是醉了,但是醒后不可能什么都不记得,更何况那晚还是她主动的。”

    “这……彦楠,你跟我说这些是为什么?”曲浅溪不知该说什么了,她现在是感觉连慕然对凌彦楠是有感情的,她以为她的感情是最近才产生的,却没想过有可能连慕然早就对凌彦楠有感情了,只是她太过会隐藏罢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凌彦楠说的话就能解释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连慕然没有这么无辜,别以为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就是我欠了她一样。既然是她自己找来的,那她就得负起责任,这件事上,我本无责任,我即使不负责任,也怪不得我!”凌彦楠说完,薄唇微启,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本来还想跟她说,叫她别将他们没有结婚的事告诉别人,但是他既然选择了放手就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如果连慕年知道了这件事,能让她过得好一点,那就算了。

    “可是小然她——”曲浅溪闻言,心里直替连慕然担心。她知道凌彦楠会回来是打算因为孩子负起责任的,但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她反而没有开心了。如果他们还没结婚,凌彦楠就开始对她又了偏见,日后他们该怎么办?

    但她还没说完,凌彦楠就打断了她的话,“你出去时记得关门,我出去一趟。”凌彦楠没有在看她,转身出门,曲浅溪叫住他,“彦楠,你是去连家吗?我跟你一起去。”

    凌彦楠顿住了脚步,没有回头,“你过去干什么?以什么立场过去?”

    曲浅溪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确实,无论是在连家的立场上还是在凌家这边,她都不适合过去。她其实明白,但是就是想去看看,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她过去,只会让连慕然难堪罢了。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