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二百零九章 结局篇二

第二百零九章 结局篇二

    “彦楠……”曲浅溪抿唇苦笑。对于凌彦楠,她无法付出他想要的感情,而她也觉得,他的感情她也消受不起,她也知道为了她也为了他好,他们应该分开,才能找到各自的幸福,她知道凌彦楠什么道理都明白,他不放手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有他的想法,既然这些年来,他除了让她主动离开这件事上,他从未强迫过她,所以,她相信凌彦楠不会这么一直下去的。

    果然,现在他提出来了。

    虽然她已经想到了,却绝对不会认为是现在这个时候,所以,她能不惊讶吗?她以为如果在去美国这一年里,他们两人要是还没有结果,他肯定会放手,她愿意再等一年。

    她知道,凌彦楠愿意现在放了她,还是替她着想的,而且,应该也跟他现在的想法有关系吧,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忽然转变了自己的想法。

    凌彦楠笑笑,忽然又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陪我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再回来,怎么样?”

    曲浅溪愣了下才点头,“好。”

    “在这段时间里,你还可以好好的想一想你跟连慕年之间的事。”凌彦楠又补充了一句。

    曲浅溪笑了,“好。”说到底,他还是替她着想,虽然带有强迫性。

    ……………………………………………………

    连慕年工作很忙,他出差本来要个三四天的,但是他开完会后,拨了曲浅溪的电话,没有人接后,想起曲浅溪说过的话,他就急了,再等他处理完事情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再拨电话,那边已经是关机状态,他俊脸倏地沉了下来,忙叫王天鸣定了回去c市的机票。

    “可是,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等不得,几位主任都在我这边等着,说要见您有要事商量。”王天鸣为难的看着几位高层,头疼的揉揉眉头。

    “尽快订好机票,这次你不用回来,有什么事可以跟我子啊电脑上讨论,至于那几位主任,你叫他们现在过来见我,我处理完这点事后就上飞机。”

    王天鸣叹了口气,“好吧,我现在就去办。”他放下手机看了看,都晚上十点多了,照这样下去,看来他今天晚上又要通宵了,否则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完?想到这几天来几乎天天都凌晨了,老板才放人,他心里就有些怨曲浅溪了,要是老板急着处理她的事,也用不着这么忙啊,什么事都摊一起了,本以为明天就能结束这种痛苦的日子了,怎知又有消息说夫人要跟凌彦楠去美国,据老板猜测,应该要去挺久的,所以,他们老板才急了。

    所以,现在好了,真的是一件事还没结束,一件事又接着来了,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尽头。

    王天鸣在心底抱怨着曲浅溪的同时,已经按照连慕年意向订好了尽早的飞机票,连慕年匆匆忙忙的处理完事情后,就坐飞机回去了c市,回去到c市都已经是凌晨了,他本来想去找曲浅溪的,但王天鸣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告诉他曲浅溪已经在昨天晚上十点就离开了c市前往美国了,具体去了哪里,没有查到,应该是凌彦楠故意让人消去登机记录的。

    连慕年俊脸一沉,咬唇眯眸的回到了家里,还不忘记往王天鸣无论如何都要尽早的查出曲浅溪跟凌彦楠到底去了哪里。

    回到家时,家里的人还在睡,他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倒也不困了,回到家就跑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查看刚才王天鸣给他发过来的文件,同时也接到了王天鸣的电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已经微微的露了白肚,室外的静谧被人渐渐的打破,屋子里也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各种细微的声音,应该是家里的保姆起身煮早饭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接到了王天鸣的来电,说已经查到了曲浅溪跟凌彦楠所到之地,也给他订了早上十点的飞机票。

    他挂了电话,听到楼下的各种声音也多了起来,家里的人应该都起*了。

    他关上电脑,离开书房,直直的往念念的房间走去,念念正迷糊的眯着眼儿在穿衣服,整理好桌面上的书籍,因为今天是星期天,所以念念不用上课,虽然家里的人对念念起*的时间没有什么要求,但是她到底骨子里还是连家的骨肉,也习惯了早起,所以也起得很早。

    连慕年沉寂的俊脸染上几许笑容,“念念。”

    念念以为自己幻听了,见到倚在门边的高大身影,高兴的叫了起来,“爸爸?你回来啦?!”

    “嗯。”连慕年过去给她整理好鞋子和她有些乱的衣袖,帮她处理好后,抱着她的小身子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头柔声问,“念念,可不可以告诉爸爸,妈妈前两天来的时候,跟念念说了什么?”

    念念毕竟是小孩子,没有往深处想,“妈妈说她要离开一段时间,不能经常过来看念念,问念念会不会因此怪妈妈而已啊。哦,对了,妈妈还说一段时间是指一年左右,应该不超过一年。”念念会解释是因为她最在意什么时候能见到曲浅溪,所以她也认为连慕年也是跟她一样最在意这一点了。

    连慕年脸上没有表露处什么,笑问道:“也就是说,妈妈一年左右就会回来了,对不对?”

    “嗯。”念念点点头,昂着脖子看连慕年,“爸爸,你是不是也跟念念一样,舍不得妈妈啊?而且,一年感觉好长哦。”

    连慕年的俊脸彻底的柔和下来,脸上的不悦也彻底的隐去,笑道:“嗯,爸爸跟念念一样想妈妈,所以爸爸打算去找妈妈,不让妈妈离开这么久,念念说好不好?”

    念念兴奋极了,开心的说:“好啊,好啊,念念也去!”

    “但是念念要念书,所以找妈妈的事,就交给爸爸就行了,念念相不相信爸爸?”

    “相信!”念念很给面子的点点头。

    连慕年笑,抱着念念下楼吃早饭了。

    他就知道,曲浅溪肯定会跟念念将事情大致的说一下的。他不知道曲浅溪跟凌彦楠出国多久,更不知道他们为何出国,但是他隐隐联系起凌彦楠和曲浅溪最近所做的事,感觉到不对劲,然后也猜出了他们离去肯定要一段时间,因为不确定,所以他才回来向念念打听情况。

    因为不知道他们为何出国,所以他一定要去看个究竟,要是真的再让他们单独的在一起一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

    比如,结束一段感情,或增进两人的感情,又或者……弄出人命来——

    现在她跟凌彦楠已经不用担忧,如果他们要小孩,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就是不许!要是他们有了小孩,她肯定连考虑跟他在一起都不可能!所以,他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他只好跟着去,那是最好不过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面对曲浅溪的时候,他也曾冷静的想过自己该放手,也明白自己该这么做,但是冷静过后就是更深一层的不冷静,所以,他始终还是无法放下她,真的不能,几次反复后,他深刻的明白了这一点。

    “爸爸……”

    在连慕年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听到念念的声音,连慕年低头看着女儿漂亮的小脸蛋,“嗯?”

    念念睁着跟曲浅溪一样的漂亮大眼,“爸爸,你今天有空吗?”

    连慕年看得一愣,还没回答,念念就说:“爸爸,妈妈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套玩具,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吃完饭,爸爸跟我一起回家将玩具带回来这边好不好?”

    “好,爸爸陪你去。”连慕年下意识的说自己没空的,却在开口的时候改了口。想起上次曲浅溪和凌彦楠两人都拒绝他进入,他还为此不悦了好久,现在他既然有机会,又赶得及上飞机,那他去也没有什么关系。更确切的说,他是非常的想去看一看的,但是与此同时,他的心也矛盾极了,他怕。

    他真的怕看到自己不该看,又或者是看了会让他心痛的东西,却有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浅浅去了哪里?要去多久?”老爷子听到曾孙女的话,问了又不等孙子回答,又问:“你现在不是该在新加坡吗?怎么忽然间跑回来了?”

    连慕年低着头,但笑不语。

    老爷子的心无比的灵透,虽然他人是老了,但是消息却还是一样灵通的,“浅浅要离开挺长一段时间,你不放心又不知道浅浅去了哪里,所以你回来这边就是想准备跟过去找她?明知道她暂时的离开这里是为了想要避开你,你还过去?而且凌家的小子孩子的情况下你还要跟过去?像什么样?!”

    “爷爷……”连慕年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吐司。

    老爷子啧啧了两声,没有说话,倒是连安昂夫妇不怎么高兴了,看了眼儿子,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下曲浅溪,从新开始一段感情,既然人家都主动避开了,什么意思她家的儿子能不明白吗?他再跟过去不是自讨没趣吗?再说了,他又不是没有人要,至于这么围着一个女人转吗?

    连安昂看了眼妻子,轻拍了下她的手背,浅声道:“吃饭吧,不要管太多了。他们的事他们自己会处理好,你担心再多也是多余的。”

    凌月菲抿着小嘴,想起刚才孙女说的事,以连慕年的身份过去曲浅溪和凌彦楠的家,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说:“念念啊,你爸爸还有事要做,要回去拿什么东西,奶奶陪你好不好?”

    “妈,不用了,我跟念念过去就行。”自己母亲的想法他怎么会不清楚,还不是担心他看到伤心的东西,再度难过?

    既然他都这么开口了,凌月菲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是皱了皱小巧的眉,“念念啊,你有家里的钥匙吗?”

    “有啊,妈妈一直都有给我钥匙。”

    连慕年闻言皱了皱眉,心里很不舒服,说实在,他好像没有给女儿家里的钥匙呢,但是女儿有凌彦楠家的要是,这么说,他这个真正的老爸不是给他比下去了?!

    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够细心,没想到这一层。连慕年用完早饭,起身叫来了管家,跟他要了一串钥匙,在出门去曲浅溪家里时,也给念念带上。

    管家在一边看着,嘴角抽了抽,同时也表示非常担心,要是有心之人知道了,还不拿着钥匙来他们家打劫?四岁的孩子懂得钥匙的重要性么?钥匙什么的,真的不能乱给啊。

    ……………………………………………………

    连慕年跟念念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念念将钥匙递给连慕年开门,此时,连慕年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连慕年皱眉,开了门后,还是接了。

    “年,是我。”许美伊的声音。

    连慕年眯眸,立刻的就打算挂掉电话。

    “别挂!我有事要跟你说,很重要,你不听会后悔的。”许美伊说得无比的中肯,仿佛已经摸透了连慕年的心思。

    连慕年不语,许美伊心一喜,说:“我想跟你做一个交易。”

    连慕年的声音很淡,面无表情的说,“我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资本跟我做交易。”

    “放过我妈妈。”许美伊直接又无比自信的说,“我手上有些资料,我相信要是你们看到了,凌彦楠一定会跟曲浅溪离婚,他们离婚了,你们不就有机会在一起了吗?怎么样?这个交易对你来说,划算吗?”

    连慕年连没有考虑就直接的回绝了,“不需要!”

    “你——”许美伊咬牙,心里一抽一抽的,“你不想看看我跟你说的筹码是什么?要是你不答应,我将我手中的筹码公诸于众,我想,对于你们连家还有凌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连慕年好久都没有说话,许美伊在他的沉默中渐渐的变得紧张起来,心里腾起了一股不安。

    “许美伊,威胁人对你而言,很有成就感吗?”连慕年冷漠如冰的说,“如果你要公布什么,我随时奉陪,只是,你如果做了,只会让你后悔而已,你能以你手中的筹码来威胁我救你妈妈,那我也能用你在意的筹码威胁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许美伊浑身一震,咬牙一阵心寒。她自然知道他指的筹码是她妈妈。他们连家跟凌家有钱有势的,要是得罪了,只会吃不完兜着走,要玩死一个进了监狱的妇人,对他们而言,易如反掌,现在她忽然明白,用她手中的所谓筹码来威胁连慕年,错得是多么的离谱。

    她身子颤抖着,还想说什么,但是耳边已经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声音,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

    连慕年挂了电话,念念已经不在他身边了,上楼去找她的玩具去了。

    他过来这边,心一直就是紧绷着的,莫名的紧张,刚才接到了许美伊的电话,就更加不高兴了,抿着薄唇打量着四周。

    房子是两层式的套间,楼下很宽阔,客厅很大,很干净,米黄色的地板砖,橙黄色的家具,

    显得房子很温馨,适宜居家,而门口就摆放着一个整齐的鞋架,上面清晰的可以见到三种不同鞋码的鞋子。

    连慕年心一沉,知道这个房子里住的人很少,所以他不用想就知道,鞋架最上层摆着的三双鞋子是凌彦楠一双、曲浅溪一双,念念一双,而念念的孩子在中间,连鞋子看起来都像是一家人……

    想到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连慕年的俊脸臭了抽,还在想着的时候,楼上就传来了一阵念念撒娇的声音,“爸爸,玩具太多了,我搬不完,上来帮帮我嘛~~”

    连慕年叹了口气,上楼接过念念抱在怀里一堆堆的玩具,将她的东西搬上一个盒子里装着,他看了看念念的房间,顿了下问:“念念,妈妈跟……你爹地的房间,是哪一间?”

    念念顿了下,皱着小眉头,“妈妈的房间在隔壁啦,而爹地的房间在一楼。”

    “什么!”连慕年心一紧,倏地放下念念的玩具,“念念,你刚才说妈妈跟爹地不住在同一个房间,是吗?”

    念念可爱的侧着小脑袋,狐疑的看着他,“是啊,怎么了?很奇怪吗?爹地跟妈妈一直都不住在同一个房间啊,家里有很多房间哦,所以不用住一起。”

    “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睡过吗?在以前的家也没有吗?”连慕年笑,他想问得更加清楚一些,心里的喜悦压抑不住,他,真的没想到今天过来,会收获如此之大。

    “没有!以前妈妈都是跟我一起睡的,后来念念长大了,妈妈想让念念独立,才会让念念自己睡。”念念被问的都有些不耐烦了,真是的,她不是已经回答了很多次了嘛,她说话有这么不清晰吗?人家老师说她咬字很清晰的,爸爸这再三的问,让她小小的自尊心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眼底的笑容压抑不住,喜悦如潮水般涌来,近乎将他淹没。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两人强烈的抵制他进来这里了,百分百是因为担心被他知道了这一点。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

    心里闪过无数的想法,他已经迫不得已的想坐飞机去问清楚这件事了。

    连慕年开车将念念送回家,上书房准备带好所需文件,去坐飞机。

    他上楼收拾文件时,王天鸣的电话打了过来,跟他汇报一些情况,连慕年应着,但是却有些走神,不经意的拉开了底下的抽屉,上面的文件出现在他的眼眸里,一个日期忽然的出现在他的眼眸里。

    他一愣,抽出文件来,见到上面的日期,他心一紧,忙翻开另一抽屉,将他留在身边的结婚证拿出来,对比了一下上面的日期,心口一震,心底一阵亢奋。

    他听到耳边有声音传出来,他才想起他还跟王天鸣通着话,他便收拾东西,边说:“天鸣,有事迟些再说,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下了飞机再打电话给你。”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带着手中的文件和结婚证书下楼,在老爷子身边坐下来后,直接的说:“爷爷,你的浅浅订的协议,是在讨论的当天就订了下来还是经过了多次讨论?”

    老爷子正看着报纸,闻言觉得莫名其妙,“当天,怎么了?”

    连慕年捏紧手中的文件,“也就是说,你们之前没有见过面?”

    “嗯。”老爷子听到孙子问起这件事,也不由得重视了起来,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老花眼镜点点头。

    连慕年摊开结婚证书和协议书,指着上面的日期,眼眸直勾勾的看着老爷子说:“上面的协议上显示,你跟浅浅所订的协议是在我跟浅浅结婚之后,所以说浅浅不是因为你跟她所签订的协议,也不是因为交易才嫁给我的,对不对?”

    “什么?”老爷子闻言也是一惊,他一直都以为曲浅溪跟连慕年结婚是在她跟他订了协议之后,如果真的是像刚才孙子所说的那样的话,那——

    老爷子忙重新的带上老花眼镜,看到上面的数字,确实如实,现在想来,那——

    老爷子神色一身,笑了,这个丫头啊,连爷爷都瞒住呢。

    “爷爷……”连慕年皱眉,不知道老爷子在笑什么,他虽然现在也很想笑,但是他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还没想清楚,“爷爷,你说浅浅该不会早就知道我就是那个她曾经救了的人,所以她才会嫁给我?”

    老爷子笑米米的摇摇头,“你是她救的那个人这件事,还是我告诉她的呢,她在跟我签订协议的时候,并不清楚,所以……我想要说什么,你懂吧?”

    连慕年一愣,心里被东西一抽一松的拿捏着,有些透不过气,“那浅浅……当初为什么嫁给我?”

    他自己这么问着,心里出现了两个答案。

    其一:她早就打算利用他的身份帮她拿回公司,所以她才会装醉将他拉进民政局。

    其二:她在不知道他是她所救的那个人的时候,她就已经爱上了他。毕竟,他们之前是见过面的。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