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可以理解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可以理解

    早上,连慕年刚回到曲氏集团不久,王天鸣就敲响了连慕年的办公室的门,他神色复杂的站在连慕年的跟前,欲言又止。

    “怎么了?”连慕年皱眉,他很少见到王天鸣这副模样。

    王天鸣将手中的一沓文件放在连慕年的办公桌上,犹犹豫豫的说,“这个报告……是您叫我去查的关于夫人母亲的事,都在这里了。”

    “好了,你出去吧。”连慕年点头,拿起文件时头也不抬的说。

    王天鸣担心的看着他,犹豫片刻,还是离开了。

    连慕年掏出文件,脸色忽然变得阴沉,又凝重,最后,甚至有些发白。

    他刚才不是没有发现王天鸣神色的犹豫和欲言又止,但是他却没有多想,想先看看这份文件再说,毕竟,许万重隐藏得太深,他跟凌彦楠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什么,忽然间查得差不多了,他心情怎么说也是有点小激动的,所以也没有将王天鸣的犹豫放在眼里,现在,看了这些文件,他也明白王天鸣眼眸里的意思了。

    眼眸缓缓的疲惫的阖上,沉吟片刻,他打电话叫了王天鸣过来,脸色凝重,“资料的内容,确定是百分百真实吗?”

    王天鸣点头,“因为至关重要,在知道这个情况时,我已经叫人重新查一遍了,接过还是一样的。”

    连慕年不语,良久才叹口气,挥挥手让他先出去。

    “老板……”王天鸣离去前说,“夫人刚才下了通知,等一下要过去会议室去开会。”

    “我知道了。”连慕年点头,眉头微蹙,顿了下才说,“这件事不要向夫人提起,知道吗?”

    “好的,我知道了。”

    连慕年翻开资料,仔细的再看了一会儿,良久后,才起身不如会议室。

    他到达时,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就差他。

    曲浅溪见到他姗姗来迟,脸色不变,淡漠的开始了今天会议要说的主要内容。

    连慕年坐在下面,看着曲浅溪整整有条的将事情和问题一一提出,并提出解决方案,薄唇笑意微漾,眼眸却深深一直的看着她,温柔似水,似乎并没有发现很多股东都因为他过分温柔的目光而看着他,面面相觑。

    曲浅溪和连慕年两人在公司里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人各干各的事情,两人之间很少有交流,即使有,也像是陌生人一样,有时候连慕年经常不来公司,他的副总好像只是挂一个虚号而已,所以他们对连慕年的存在其实还是心存疑虑的,不懂他来这里并成为股东一员的真正原因。

    但是,他们现在发现,好像事情有一些不一样了。

    根据连慕年之前接手曲浅溪的股份,在她不在公司时,帮她担起重任,现在她回来了,二话不说的就将属于她的东西完好无缺的还给他,没有他们想象得这么龌蹉。

    而且,曲浅溪也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将股份交给了连慕年,他们知道曲浅溪是有多在乎这一份股份的,她甚至一直都忌惮着许万重,却交给了自己的前夫,这……在外人看来,肯定匪夷所思,但是曲浅溪却这么做了。

    可见,曲浅溪对他是有多么的信任啊,否则,她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这么做吗?

    现在,他们才看出了一点小苗头,看来,连慕年跟曲浅溪之间,肯定不会像表面看来的如此简单。

    曲浅溪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领导者,虽没有经验,但是学得好,公司在她的手里他们也不担心,但是她在他们的眼里,怎么说也是一介女流,所以他们还是不想委身与她,还想着联合各位股东将她拉下来,也趁机的夺取她手里的股份。

    这些本来已经有了计划的了,但是想到她跟连慕年的关系,股东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再对曲浅溪不敬,也将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收了起来,深怕因此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曲浅溪不知道,短短的十来分钟,股东们的心思已经翻了几番,她却只看到连慕年带笑的嘴角,她顿了下,心口忽然紧张起来,别过来当没看到他的继续她的会议。

    在会议结束后,曲浅溪叫住了连慕年,两人进去了曲浅溪的办公室。

    曲浅溪开门见山,“公司的事还有你帮我打官司,这两件事我都很感谢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一顿饭,也带上念念吧。”

    “好啊。”连慕年勾唇,凝视着她,“凌彦楠去吗?”

    “去。”

    连慕年笑容随和,但是眼神却坚定不移,“我不想他去,如果你真的是有心感谢我的话,那就成全我的一点小要求。”

    曲浅溪皱眉,“彦楠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念念了,想得很,我想念念也想见见他才对。”

    连慕年不以为然,“以后大把机会见面,缺这一次机会吗?”

    曲浅溪不语,只好点点头。

    连慕年见曲浅溪似乎说完了话,他起身,在离开前,他忽然扭头说,“你叫我过来是为了这件事?我还以为你要因为许美伊的事来责骂我呢。”

    曲浅溪眼眸一缩,轻哼一声,“其实,你做得很好,我为什么要责骂你?”

    即使她不想承认,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或者说如果她是他,她或许也会这么做。

    她是他孩子的母亲,为了孩子,他有责任去帮她,但奈何许美伊是他的爱人,他也应该不会因为帮她而让他爱的人受苦,最后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她跟他爱的人都相安无事,他的做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所以说他做的真的很好。

    但是,他却独独的辜负了念念。放走了那个伤害念念的人,而没有让对方付出她应得到的惩罚,所以,说她不责怪他那是不可能的。

    但就算她责骂了他,又有什么意义?他都已经这么做了,事实已经改变不了了。

    连慕年眼眸一缩,倏地转身,紧紧的盯着她的小脸,“什么意思?”

    “对你帮助许美伊,我虽然有微词,但是我理解你,你没有对不起我,但是……你对不起念念,念念是我的女儿,你对不起她,所以即使我理解你,但是我也不会原谅你。”

    连慕年不语,看着她轻笑了下,“你理解我?你懂什么?!”

    曲浅溪皱眉,“我想我们没必要说下去了,已经跑题了,你出去吧。”

    连慕年不语,扭头离去。

    ……………………………………………………

    曲浅溪就连慕年提出的要求跟凌彦楠说了,凌彦楠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笑笑,说他也正好那天有事要出差,去不了,所以也就按照连慕年的意思了。

    曲浅溪去了跟连慕年约定的地方,去到时,刚打开门,念念的小身板就向她扑过来了。

    曲浅溪笑,满足的吻吻女儿白嫩的脸颊。

    连慕年淡笑的看着相拥的母女,但是聚焦点却是在曲浅溪的身上,在曲浅溪看过来时,眼眸一收,自然的看向念念,“念念你不是饿了吗?快点过来吃饭,再不吃你的烤鸡翅要凉掉了哦。”

    念念一听,吞吞口水,爬上椅子乖乖的用餐了。

    连慕年夹了些菜到曲浅溪的碗里,见曲浅溪不自在的停顿了下,他忙移开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等一下念念想起游乐园玩,你怎么看?”

    曲浅溪想起自己还有一点公事要处理,但是想起自己已经与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陪陪女儿,也就答应了,“好。”

    连慕年笑,没有再说什么。

    四人吃完饭不久,就去了游乐园,念念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很开心,曲浅溪揉着念念的小脑袋,笑问,“念念为什么这么开心?”

    念念笑米米的对着小指头,咧着小牙齿,点着小脑袋,“那是我跟爸爸妈妈第一次去游乐园啊,当然开心了。”

    曲浅溪一愣,“你……”她开始叫连慕年爸爸了?

    连慕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温柔的摸摸念念的小脑袋,笑道,“已经差不多十天了。”

    曲浅溪一愣,没有说话。

    她看着被连慕年抱在怀里,蹦蹦跳跳的女儿,心底柔软。见女儿出了汗,她掏出手帕帮她擦汗,但念念却调皮的吐舌,动来动去不安生,曲浅溪无奈,连慕年却紧紧的抱着念念,温柔的说,“念念,听话,不要让妈妈难做。”

    念念吐吐舌头,听话的不再乱动。

    曲浅溪一愣,心口微涩,这才多久?念念已经开始向着连慕年了……

    司机是以为四十多岁的大叔,是连慕年请来家里送念念上学的,到了游乐园时,司机帮他们开门,司机扭头憨厚的笑道,“你们一家三口真幸福,等一下要好好玩啊。”

    曲浅溪一顿,想反驳说他们不是一家三口,但是连慕年已经笑着答,“谢谢,我们会好好玩的。”

    “你……”曲浅溪皱眉。

    连慕年将怀里的念念放下来,笑道,“我去买票,你跟念念呆在这里,不要动,知道吗?”

    曲浅溪没有说话,连慕年已经走远了,曲浅溪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直到念念揪着她的一角,嘴馋的吵着要吃冰糖葫芦,她才回过神来,满足了女儿的要求。

    买完了冰糖葫芦,沿路回来,她看到了身边来来往往的一家三口一家四口,孩子在父母的怀里,手里,笑得的异常的幸福,其中,很多都是男人去买票,女人留下来照顾小孩……

    想起司机说的话,她不禁想,他们在外人的眼里,是不是也是一样,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更是一对为了孩子的开心而奔波的父母?

    一家三口……

    曲浅溪眼眸黯然了些,意识下的抬眸寻找远处连慕年的身影,在人山人海间,她还是一眼的看到了那个淹没在人群中的男人……

    曲浅溪心一惊,这时她才想起,从他离开开始,她的视线就一直都在寻找着他的背影,所以,她抬头时才会如此的确定他在哪一个方向……

    曲浅溪心一紧,垂下眼眸,蹲下身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儿。

    念念笑米米的说,“妈妈,很甜哦,你要不要吃?”

    曲浅溪摇摇头,拨开女儿额前凌乱的发丝,问,“念念,你喜欢爸爸吗?爸爸对你好不好?”

    “喜欢。”念念中肯的点点头,“爸爸对念念最好了。”

    “最好吗?”曲浅溪知道,吃连慕年的醋有些不该,但是她还是有些心酸,“那妈妈跟爹地对念念不好吗?难道念念有了爸爸就不要妈妈跟爹地了?”

    念念见曲浅溪的脸色好像很上心的样子,吐吐舌头,笑米米的说,“爸爸妈妈还有爹地,念念都喜欢,你们对念念都很好啦,都是最好的拉。”

    曲浅溪笑,心情这才好了些。

    她起身时,连慕年已经回来了,手里抓着几张票。

    连慕年抱起念念,问曲浅溪,“要去漂流吗?”

    曲浅溪皱眉,“现在天气凉了,虽然水温不低,但是念念受不了。”

    “那我们先去坐过山车?”

    “好。”曲浅溪点头。

    “过山车的起点在哪里?”

    曲浅溪一顿,皱眉,“我忘记了。”

    “你小时候很少来?”

    曲浅溪眼眸黯然了些,淡淡的笑了下,“是来得不多,就算来,也是爸爸——”

    曲浅溪笑容戛然而止,凝结在唇边,她已经有多久没有叫过爸爸这个词了?

    小时候,妈妈总是很忙,她创立的公司日益壮大,所以很忙,没空经常陪她,而许万重的工作很轻松,有空时都会带她过来玩。其实,不论许万重是出自什么目的跟她妈妈结婚,但是小时候,他对她是不错的,*溺得她无法无天。

    连慕年听到了她最后的尾音,眼眸一眯,也没有说什么,笑着移开了话题。

    念念今天玩得很尽兴,很开心,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应女儿的要求,进去了kfc吃了晚饭,但是敢吃饱不久,他们还没来及离开,念念就困了,在连慕年的怀里睡着了。

    念念今天一旦停下来,都是赖在连慕年的怀里的,今天他抱了念念一天,虽然念念还小,但是也是有一定重量的,他应该也累了,她看着,“我来抱一会吧。”

    连慕年看着她深深的眼眸似乎读懂了她的意思,他笑,“念念才这点重量,还累不倒我。”

    被看穿,曲浅溪的小脸一热,别过脸没有说话。

    回去的路途有些远,连慕年跟司机说要他先将曲浅溪送回去,曲浅溪知道她的住处比连慕年的要近一些,也没有推迟。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曲浅溪没有说话,连慕年也没有开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慕年的视线看着曲浅溪不放开,曲浅溪皱眉,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关于你妈妈的事,你还想查下去吗?”

    曲浅溪心一紧,皱眉的看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连慕年不甚在意的摇摇头,“没事,就问问,我听说你查了好久都没有什么信息,想问一问你是怎么想的而已。”

    “这件事,我是不会放弃的,虽然事情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但是我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许万重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我不相信我什么都查不到。”

    连慕年不语,看着她这么信誓旦旦,眼眸慢慢的多了一抹担心。

    ……………………………………………………

    会议正在进行中,王天鸣忽然收到了一条信息,他皱眉微蹙,眼眸犹豫不定。

    连慕年注意到他的失态,他皱眉,没说什么,却看了他一眼。

    王天鸣起身,在他的耳边说了两句话,连慕年眉头倏地一紧,淡声道,“你去联系他一下,我等一下就过去。”

    王天鸣在众人诧异中走出会议室,连慕年接下来做了总结后,匆匆的转身离开了会议室,坐上了王天鸣给他准备好车子离开了。

    王天鸣上了车后,才对连慕年说,“夫人的电话打通了没人接,而蓝老板的电话也是关机状态。”

    连慕年抿唇不语,可以看得出来,他很不悦。

    王天鸣看连慕年一脸凝重的模样,“抱歉,我应该在蓝老板到w市前就跟你联系的。”

    连慕年顿了下,才说,“算了。”

    他们到了曲氏集团,敲了敲曲浅溪的办公室的门,这时,她的秘书走了过来,“连副总,总裁在里面有事跟蓝先生谈,不方便见客,如果有事的话,我可以代为转告。”

    连慕年皱眉,“他们谈了多久了?”

    秘书狐疑,却还是回答,“半个小时了。”

    连慕年凝眉思索片刻,冷声道,“不要跟浅浅说我来过。”

    秘书一愣,没有说话。

    “听到了吗?”连慕年眼神深冷,冷睨着她。

    秘书被他看得颤抖了下,“好、好的,我明白了。”

    连慕年点头,转身离开,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曲浅溪和蓝老板从曲浅溪的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曲浅溪将蓝老板送到楼下,才转身上楼。

    王天鸣在楼下拦住了蓝老板,“蓝老板,我们老板有事想跟您谈一谈。”

    蓝老板看了眼王天鸣,皱眉,片刻恍然大悟,“你是……连慕年的助理。”

    “是的。”

    蓝老板狐疑的蹙眉,“你老板找我有什么事?”

    “他想跟你谈谈夫人的母亲的事情,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夫人?”蓝老板不知道曲浅溪跟连慕年的关系。

    “曲浅溪是我们老板的夫人,蓝老板,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老板说,先生上车吧。”

    蓝老板虽然觉得连慕年的助理的举动有些怪异,但是他还是上了,不久就见到了连慕年。

    蓝老板才坐下不久,连慕年就开门见山的说,“蓝老板,十七年前,浅浅的母亲的事,你没有跟她说什么吧?”

    “你想说什么?”蓝老板眯眸看着连慕年。

    连慕年冷然的说,“十七年前的事,我不想浅浅知道。”

    大家可能忘记了蓝老板是谁,蓝老板就是曲浅溪在南城工作的广告公司的老板,之前说过他知道曲浅溪的母亲的事情的。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