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可以帮你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可以帮你

    自从连慕然回来后,他就看到连慕然笑米米的,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自然的跟他们打招呼,除了跟他所认识的冷冰冰的连慕然不太相似,也好像早就将那天的事忘记了,而他,直到现在,心里还是有些怪异,尤其是看到连慕然能云淡风轻的面对他,他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

    曲浅溪看着凌彦楠的脸色不太好,眼眸追随着连慕然的身影上楼,不由得小声试探的询问,“彦楠,你们之间,还没谈好吗?”

    凌彦楠抿唇,撇去自己心底的那股异样,俊脸上溢出了些笑容,淡淡的摇头,“没有,我们有什么早就已经说开了。”

    “那就好。”曲浅溪想起那天的事,觉得还是连慕然吃了亏,想说话,但是看凌彦楠脸色不太好,好像不愿意说起这件事,她也不再搀和了,看着连慕然的背影没入房间里,只是说,“彦楠,慕然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凌彦楠没有说话。

    ……………………………………………………

    念念知道连慕年在书房里,踮起脚尖,小肉手抓住手柄,拧开了书房的门。

    连慕年在书房里,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却没有听到任何的敲门声,而他又记得自己关上了门的,所以,当他听到门被推开时,即使没有抬头,他也能知道来人就是念念。

    他上来后,心情依旧不是很好,但是工作紧急,他只好努力的集中精神在工作上。

    他没有抬头,垂下的双眸看到一双小短腿,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

    念念站在原地,对着小指头,不知道该不该出声打断连慕年,因为他看起来工作好认真啊。

    连慕年看着她纠结的对着的小指头,自然的也就能明白她小脑袋瓜在想什么了,无言的失笑,抬眸,“念念,怎么上来了?怎么不多陪陪妈妈?”

    念念上前,任由连慕年抱着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奶声奶气的,但是眨着的眼眸却是很认真的,“我上来陪陪叔叔,叔叔,你又难过了是不是?”

    心口被一股暖流紧紧的萦绕着,好像化了,虽然因为曲浅溪心底的那些苦涩情绪还在,但是他很开心,因为他的女儿真的关心他呢,尤其是在曲浅溪和凌彦楠都在的情况下,她还能丢下他们来安慰他,他心里倍感欣慰,但是,他却没有满足……

    他按下心底的暖意,俊脸依旧灰白,眼底一片暗沉,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念念看着,以为他还是很难过,也不安起来,不知道说什么连慕年才会高兴起来,只好乖乖的坐着,任他抱着,一动不动的,只是灵动的大眼却担心的看着他,但是看连慕年的心情好像还没有好的样子,她抓住他的衣角,担心的说,“叔叔,你怎么样才会开心?念念帮你好不好?”

    连慕年不说话,愣了下,眼眸一瞬不瞬的的看着念念,念念不解的看着她,皱眉。

    “念念……”连慕年有些犹豫,说了这两个字,又不说了。

    念念能感觉得出来他的犹豫,眨着眼,“嗯?叔叔?你想说什么?”

    “念念能叫我一声爸爸吗?如果念念肯叫我一声爸爸,我会非常高兴的,真的。”说着,他笑容真的渲染上了苦涩,这么久了,念念都没有改口。

    见念念不说话,愣住了,他心一紧,笑容就更加的酸涩,心里也加倍的难受了,最终,担心勉强了孩子,他还是妥协了,忙说,“念念,没关系的,爸爸错了,爸爸不逼你——”

    “爸……爸……”

    连慕年的话还没说完,念念如蚊呐的声音在连慕年的胸口响起,很低,如果不是连慕年看到念念害羞又不自在的将小脸躲进他的胸口里,他甚至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呢。

    不过看到念念羞红了的小脸,连慕年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顿时,心情万分澎湃,激动不已,看着念念的小脸,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此刻激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

    但是,他是真的非常高兴,他的宝贝女儿终于肯叫他一声爸爸了,这么久了,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女儿唤他爸爸了,他怎么会不高兴,他高兴得快要疯了。

    他抱着念念的大手抖了抖,激动不已的看着念念,“念念……念念,再叫一次好不好?爸爸想听,乖,再叫一次,嗯?”

    念念是能感觉到连慕年的喜悦的,他开心激动的心情感染了她,她也不由得笑了笑,红着脸,比之前更大声的叫了一声,“爸爸~~~”

    “嗯……”

    连慕年笑,满足的抱紧了女儿。

    此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连慕然的声音就隔着门响了起来,“哥,我给念念买了冰淇淋,念念在吗?叫她下楼跟我一起吃。”

    连慕年本来是不悦连慕然给念念买一些吃了对她身体没有益处的东西的,但是他今天高兴,而念念听后眼眸一亮,忙跳下连慕年的怀抱,奔向被连慕然敢推开的门。

    连慕年还想多跟念念说话呢,他心口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冲淡,就被连慕然抢走了人,他的心情就变得不怎么好了,看着念念奔出去,他叫,“念念,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念念已经跑到了门口,闻言聪明的自然知道是什么,不生疏的叫了声“爸爸”后,就跑了下楼了,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想吃冰淇淋了。

    连慕然闻言,愣住了,她是知道念念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口,一直叫连慕年叔叔,她听着也替自己家哥哥感到难受,但是,他们又不能跟孩子计较,况且这个本来就不是孩子的错,也不想逼孩子,就由着她了,现在听到念念叫连慕年爸爸,她心情也是很开心的。

    “哥,恭喜啊。”连慕然笑,扭头看连慕年, 顿了下,眼眸沉了些,说,“哥,不下去招呼一下?嫂子你倒是不必在意,但是凌彦楠呢?可不能让我们连家失了礼数。”

    连慕年眼眸深沉了些,点点头,“我知道,等一下吧,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先,等一下叫他们一起留下来吃一顿饭吧。”

    连慕然也不再说什么的转身下楼了,楼下的念念已经拿着管家拆开的冰淇淋,美美的吃着了。

    连慕然笑容一直都很自然,笑着跟曲浅溪和凌彦楠打招呼,自己也拈气一个冰淇淋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时间不早了,我已经叫人准备了饭菜,应该不久之后就能用餐了,嫂子,你们用了餐再走吧。”

    凌彦楠目光落在连慕然的身上,笑容冷了些,“我们那边已经叫人做了饭,饭我们就不在这里吃了,抱歉,浪费了连小姐的一番心意了。”

    “这样子啊?我看念念很希望你们留下来呢。”连慕然一脸可惜。

    念念闻言,也没有胃口吃什么冰淇淋了,昂着小脸咬着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曲浅溪和凌彦楠,看得他们十恶不赦的样子,曲浅溪愣了下,意识下的看向凌彦楠。

    凌彦楠笑,揉揉念念的小脑袋,无奈的摇摇头,“好,我们今天都依了念念,念念说留下来我们就留下来,可好?”

    连慕然吃完冰淇淋,牵着念念去洗手,曲浅溪笑看着凌彦楠,“你好久都没有见到念念了,就当是多陪陪她。”

    “我知道。”

    他其实是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走的,但是看到连慕然在他的眼前晃悠,他心里莫名的觉得堵。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连慕年手上搭着一件西装,穿戴整齐的自楼上下来,从厨房里出来的连慕然间见状,立刻问,“哥,都快到晚饭时间了,你去哪里?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连慕年看了连慕然一眼,下楼时目光都落在了曲浅溪的身上,“不了,刚接了个电话,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们先吃,不用等我,小然,照顾好两位客人,我先走了。”

    “什么事这么重要?”连慕然小声的咕咚,而且,连慕年口中的两位客人,自然指的是凌彦楠跟曲浅溪了,这句话实在让人有些尴尬,她怎么说,还喊曲浅溪一声嫂子呢。

    曲浅溪咬着唇看着连慕年出门,没有说话。

    晚饭时,因为连慕年不在,还算温馨,但是曲浅溪还是感觉到了连慕然跟凌彦楠两人彼此的那种怪异的气氛。

    饭迟到一半,连慕然的脸色忽然间变得苍白起来,微微的痛呼出声,攥住小手,额头上冒出了一股细微的冷汗。

    曲浅溪要照顾念念,所以没有这么多心思放在其他的人的身上,所以也没有第一眼就发现了连慕然的异样,而最先发现她的异样的,是凌彦楠。

    凌彦楠眯眸,不动声色的,“你怎么了?”

    连慕然咬住苍白的嘴唇,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摇摇头,蹙起眉头忍受的腹部的痛楚,曲浅溪这时也发现了连慕然脸色不好看,她看着也下来一跳,忙放下筷子,一脸担心的说,“慕然,我看你脸色不太对劲,我们先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她当机立断的叫来管家,叫人备车,送连慕然去医院,管家看着,也是一脸担心,很快就叫来了人。

    曲浅溪看到连慕然是捂住腹部的,想着可能是要去看妇科医生,所以,她去比较适合,而且连慕然和凌彦楠好像也还在尴尬之中,而连慕枫还小,他去也不适合,于是说道,“彦楠,你留下来陪念念吧,我送慕然去医院。”

    凌彦楠不说话,看着眼连慕然,蹙眉,眼眸深邃,“还是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多个人多个照应。”

    连慕然已经被人扶着出门了,听到了凌彦楠的声音,却还是忍着痛都要说,“凌……凌先生,有嫂子在就好了,有外人在,我也不适应,你就留下来陪念念吧,我跟嫂子先走了。”

    凌彦楠脸色冷,抿唇不语,轻哼一声,自嘲道,“好心被雷劈,是我凌彦楠自作多情了。”

    曲浅溪闻言,有些头痛,但是眼下最急的是将连慕然送去医院,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她没有交代什么,就跟着去了医院。

    以连家的势力,哪里都有人脉,他们到了医院,立刻就有人上来安排检查了,连慕然进去检查,曲浅溪和管家在外面候着,一声不响的。

    不久之后,连慕然被医生扶了出来,她不再捂着肚子,但是脸色依旧很难看,看着迎上来的曲浅溪,她似乎在闪躲她的眼神,曲浅溪皱眉,觉得自己可能是太过敏感了。

    “慕然,检查得怎么样了?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吧?”

    连慕然咬着小嘴,不知为何,苦笑了下,笑容酸涩得犹如哑巴吃黄连,“我没事,就是吃坏肚子了,吃了点药应该就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是吗?我刚才看你疼得好像挺厉害的,不需要留院观察吗?”曲浅溪是觉得有蹊跷。

    连慕然摇摇头,“我们先走吧。”

    “不用等检查报告吗?”

    连慕然的脸色更加白了些,勉强的扯了扯唇角,“检查报告没有这么快出来的,吃几天我再叫人过来拿吧,不急,反正我觉得我不可能有什么大碍。”

    曲浅溪点头,这才放心了些,她扶着连慕然上了车,却接到了凌彦楠的电话,他说他已经离开了连家。

    连慕然一直看着曲浅溪,眼神隐晦,看着曲浅溪挂了电话,问,“凌彦楠离开了?你是跟着我们走还是我叫人将你送回去你家?”

    曲浅溪顿了下,看连慕然可能也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放心了,她看了看时间,顿了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吧,你们先走。”

    连慕然点点头,也没有勉强,坐上车离开了。,

    看着车子距离曲前程越来越远,她才酸涩的笑着,小手覆上肚子,缓缓的抚摸着,眼眸里有着挣扎,其中,慈爱的光芒也占了一半。

    …………………………………………………………

    曲浅溪在连慕然的车子走远后,才拦了一辆车子离开医院。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腾起了一股烦躁,在密不透风的车子里感觉异常的闷。

    她蹙眉,叫师傅将空调关了,落下窗帘透透气。

    秋天刚来没多久,气温不算低,但晚上即使是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夜风还是透着一股微凉,拂在脸上,很舒服,她心情这才好一点,没有这么闷了,心情好了,嘴角不由得翘了翘。

    车子经过w市的一个偌大的豪华酒店时,在人流稀少的金碧辉煌的门口,她似乎看了两抹熟悉的身影。

    心,快要跳出胸口了。

    她睁大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忙叫司机,“司机停车!”

    司机刹车,曲浅溪缩了缩身子,不让他们发现,睁着眼眸,看着远处的两抹身影,咬住小嘴。

    远处的灯光很亮,车子停下来后,她更加确定,那两个看起来异常亲密的人,就是连慕年跟许美伊。

    脑海里不禁的就浮现起连慕年忽然匆匆忙忙的离开家里的情境,她随即嗤笑出声。

    原来,他这么急着,就是为了就见许美伊一面吗?

    许美伊出狱后,她没有刻意的去大厅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连慕年的去向她也不了解,所以也就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没有联系了。

    不过现在,她已经得出了答案。

    她定定的看了看那两个人,十分钟后,她才闭上眼睛,无精打采的淡声的道,“司机,走吧。”

    司机看了曲浅溪一眼,在看了看曲浅溪停留下来看着的那两个身影,见到曲浅溪脸色如此的难看,心里不禁的有些同情她,原来是丈夫*了啊,怪不得刚才叫他停车时,表情如此的惊慌失措和难过,哎,这也是人之常情,哪一个女人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能好受?

    ……………………………………………………

    连慕年接到了许美伊的电话,虽然知道许美伊已经换了号码,但是他有找人盯着她,所以她一打来,他就知道这个号码就是许美伊的。

    他当机立断的,没有接,但是许美伊不是那种被人拒绝了就能够放弃的人。

    她立刻的又发了信息过来,连慕年看了信息,抿着唇,立刻的就离开了家,到了许美伊约他的地方去了。

    “你来了?”见到他到来,许美伊离开笑着迎上去。

    “说罢,你的目的。”连慕年懒得跟她废话,脸色颇为不耐烦的看着她。

    许美伊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过连慕年了,她找他他也不见,他打他电话他也不接,好不容易见面了,自然是忍不住的多看几眼了。

    连慕年却没有这么好的耐性让她看,注意到她的目光,眼眸冷了几分,什么都没有说,就立刻的转身走出了包间,许美伊叫他,他不听,他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出来酒店,她好不容易的拉住了他,连慕年却甩开了她的手,冷声警告道,“我的时间有限,别挑战我的耐性!”

    许美伊知道,连慕年是没有这个耐心去听她许久不见他,她的心情是如何的想他了,所以她也不再多说,直入主题,“年,听说你过两天就要跟曲浅溪打官司,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了?”

    连慕年眯眸,不语。

    许美伊也不介意连慕年不说话,笑道,“年,这件事上,我想我可以帮你。”

    连慕年立刻冷笑,“哦,你想怎么帮我?”

    “因为我的事告上法庭,就算判的罪轻,但是也有几个月的牢狱让她坐了,孩子的母亲是一个坐过牢的人,法院怎么会将孩子判给她?这样子,你什么不用准备,都能赢这场官司。”

    连慕年眯着眼眸看着许美伊,冷笑了声,“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乱吠?”

    许美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也感觉非常的难堪。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