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七十八章 她纵容的任性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她纵容的任性

    一时间,三人堵在各自门口,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凝望着对方。

    连慕然的脸色非常苍白,看着曲浅溪,首先开口打破了寂静,“嫂子……我——”

    事实已经摆在面前,容不得她或者是凌彦楠辩解或者是欺骗曲浅溪,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想解释,但是却发现自己除了那两个字,什么都说不出口,即使是对不起,也说不出口,当然了,如果对不起对于现在的情况有帮助的话,她宁愿说无数次。即使她跟凌彦楠昨晚会睡在一起是个意外,但是意外的都弄出火了,就算她将事情解释一遍,她跟凌彦楠做了的事也不能抹去。

    正因为知道没有用,所以她顿住了,没能将接下来的话说清楚。

    曲浅溪不说话,看了眼脸色同样的惨白的凌彦楠,自被曲浅溪撞见后,视线没有离开过曲浅溪的身上。

    她顿了片刻,身子终于的动了动,淡淡的抿着小嘴走进来,关上门。

    凌彦楠抿着薄唇,忽然扭头看了眼连慕然,脸色有些阴冷,压低声音说,“你先回去,有些事情,我会找机会跟你说清楚。”

    连慕然脸色更加苍白了些,却冷哼一声,整理了下衣服,走向前,但凌彦楠拉住她,警告的冷睨着她,“你想干什么?不许乱说话!”

    “我能乱说什么?”连慕然睨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踱步到曲浅溪的跟前,眼神柔和下来,“嫂子……”

    “今天是你哥的大喜日子,你还是先回去吧。”曲浅溪淡漠的打断她的话。

    连慕年咬着小嘴,“对不起……”这三个字,她还是说了出来,即使没有用,还是不能不说,因为除了这个,她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

    她当时想着勾.引凌彦楠只是一时兴起,在南城过后,她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念头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在公事上有一定的接触,这时候这种念头就疯狂的冒了出来,其实,虽然凌彦楠也有错,毕竟事情只有她一个人做不成,但是主要错的人是她,她该承担百分之八十的责任。

    之前,她一头热,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刚才,看着曲浅溪站在门外看着她,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其实,无论曲浅溪和凌彦楠还有她大哥三人的感情会变成什么样,都是他们的事,她即使是连慕年的亲人,在这段感情里,她都是局外人,但是今天她却硬生生的踏了一只脚进来,成为了破坏曲浅溪和凌彦楠的第三者。

    而也是到了现在,她才知道,即使曲浅溪有多对不起连慕年,但是曲浅溪跟连慕年已经离婚了,站在曲浅溪的角度上看,她对凌彦楠忠诚,一点也没错。

    她已经跟凌彦楠结婚了,他们有一个和睦美好的家庭,她这么做,无疑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坏女人。

    心底腾起一股内疚还有无限的惆怅,如果因此凌彦楠跟曲浅溪离婚了,但连慕年又不能跟曲浅溪复合,她又踏了一只脚进来瞎搅合,到头来,她、曲浅溪、连慕年、凌彦楠还有梁月桦,会变成什么结局?

    越想心情越严重,连慕然的脸色就越难看,看着凌彦楠走过来,眼神是她没有见过的冰冷,她的心竟然忍不住的颤抖了下,脸色苍白如纸。

    曲浅溪低着头,自进屋后就没有看过站在她面前的两人,沉默不语。

    “嫂子,我先走了,我哥的订婚宴……”连慕然说不出口了,她感觉她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对,只好在心底黯然叹息几句,收回视线,不再偷偷的看凌彦楠,捏紧她的包包,踩着步子离去。

    门口传来了一阵关门的响声,知道连慕然已经离开,凌彦楠在曲浅溪的面前蹲下来,大手缓缓的握住曲浅溪的,“浅浅……即使我跟她这是一个意外,但是我不想反驳什么,已经错了就是错了,时间不能倒流,也不能抹去我对你的背叛,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之间在感情上什么都没有,你知道,在我的心里,有的人一直只有你,这一点不曾变过,现在,你开口说说话好不好?告诉我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曲浅溪不语,良久之后,才缓缓的抬眸,但是没有抽出被他紧握住的小手,“彦楠,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亲人一样,你难道真的不考虑一下其他的人吗?”

    凌彦楠一震,握住曲浅溪的小手有些颤抖,这些话题,自他们结婚前,就谈了一次,现在,他不想谈这个。

    他苦笑了下,紧握着她的手,“浅浅,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不提出离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还是……你想借着这个机会离开我?然后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你觉得我其实挺坏的,对吧?为了我自己的小心思,将你困住……”

    曲浅溪摇头,苦笑了下,攥紧他的大手,“我没有这么想,从来没有,而且,当时我们结婚,你百分之八十都是考虑我的因素,我会一直都记得你的好,不会过桥抽板的。你知道,我跟连慕年已经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再要找一个适合我的人,不容易,你谈不上但不耽误我,我只怕我会耽误你,你明白吗?”

    凌彦楠顿了下,看着曲浅溪真诚的眼神,里面尽是对他的担心,他藏在皮表下的一颗心,不断的颤抖着,抓住她的小手的大掌变得冰冷。

    “浅浅,其实,你在心底,是在怪我吧,怪我的自私,我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明知自己喜欢的女人有喜欢的人,然后在一边默默的守候,而是束缚着你。我相信,要不是因为我,你跟连慕年肯定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天地,尤其是有念念在,你肯定早就在考虑跟连慕年复合了。”

    “我跟连慕年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说得清楚的,况且,谁来保证我跟他复合了就能幸福了?我跟他有过一年多的婚姻,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很多。而你又不是我跟连慕年的第三者,你是在江边救了我跟念念的命的人,在你出现之前,我跟连慕年就没戏了。”曲浅溪说到这,她顿了下,拉凌彦楠起身,但是凌彦楠像一尊大佛一样,岿然不动,曲浅溪皱眉,也不再牵强,继续说,“你没有想你自己说得那样坏,你知道我的心情,从来就没有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不同房睡这一点,你也体贴的主动为我提出,你做到一切都为我着想,你又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呢?”

    凌彦楠听了她说的一席话,放声笑了,“我们现在是在互相恭维?”

    曲浅溪也跟着笑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

    曲浅溪忽然顿住了,笑容敛去,“小然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无论你们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发生关系的,在我的观念里,吃亏的总归是女孩子,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如果可以的话……就好好的跟她谈一谈。”

    凌彦楠眯眸,见曲浅溪如此认真,安抚她的点了点头,嘴角不着痕迹的勾出一抹冷笑。

    连慕然为什么会找上他,他非常清楚,不过是想让曲浅溪误会,然后他们两个离婚,让曲浅溪跟连慕年在一起罢了。

    呵……她真的是一个好妹妹呢,为了自己大哥的幸福,连自己的身体都出卖了。

    谈得差不多了,曲浅溪看了下时间,真的要到连慕年订婚宴开始的时间了,想到这个,她头很痛,刚ya下的烦躁再度升起,她顿了顿,虽然知道今天的宴会非去不可,但是,她却还是坐在哪里,一动不动的,也没有提醒凌彦楠。

    凌彦楠看了下时间,“连慕然的订婚宴要开始了,我要上去洗漱一下,然后我们再过去,你等我一下。”

    曲浅溪心虚,“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凌彦楠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凌彦楠过去接了电话,他眉头微蹙,很快就挂了电话,扭头对看着她的曲浅溪说,“宴会快开始了……刚才爸妈打电话过来催我们快点过去,怕失礼了。”

    曲浅溪抱着自己,忽然感觉身体变得更加冷了,勉强的笑了下,点点头,上楼去拿自己的包包,知道自己不能任性,所以慢吞吞的上楼准备换衣服了。

    “浅浅……”

    在曲浅溪上楼时,凌彦楠叫住了她,“浅浅,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什么机会?”曲浅溪停滞了脚步,转头回来看他,眼眸充满了不解。

    凌彦楠笑了下,摇摇头,“下一次我会跟你说清楚的。”

    其实,他想说,如果下一次,她还会对他说出今天的话,他会放了她。

    在感情这方面上,他不是高手,却比连慕年开窍要早,他知道,现在曲浅溪还是爱着连慕年的,她一再的拒绝连慕年,一再的将他推开,百分之八十的原因不过是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也感谢他这四年来对她跟念念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所以他想,正是因为这种感激,她由着他任性,还想堵上自己的一生,只要他不开口,他想她永远不会提出说要跟他离婚或者是离开他。

    真傻呢……

    ………………………………………………………………

    连慕然捏着背包,走出凌彦楠的公寓时,失魂落魄的,脸色很差,眼眸泛红,眼泪却怎么也滴不下来。

    走到公寓的拐角处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连慕然顿住脚步,见到来人,眸子突然一变,眯眸厌恶的看着她。

    许美伊抱着胸,冷笑的瞥了瞥小嘴,眼眸审视的落在连慕然的身上,“哟,昨晚睡得好吗?我可是在这里蹲了一个晚上呢。”

    连慕然身子一震,震惊的看着她。

    那岂不是说,她知道了她跟凌彦楠的事?

    许美伊笑了下,故作不在意的在她的单肩包包里拿出了一部照相机,笑了下,“给你看一些精彩的东西。”

    连慕然脸色发白,攥着小手,冷睨着许美伊,“我还有事要做,没空跟你玩,让开!”

    “啧啧,我看你挺在意的呢,脸色都发白了。”许美伊不顾她愿不愿意,将屏幕递到她的面前,让她看清楚屏幕上视频上的两人到底在做什么。

    连慕然脸色惨白,眼眸死死的盯着屏幕,心一紧,伸手出来时许美伊却已经将东西收了回来。

    “许美伊,你能不能这么贱?你除了干一些下.流肮脏的事,你还能做什么?”

    许美伊脸色一白,轻哼着笑了,审视的看着连慕然,“给我闭嘴!我看你还没看清自己的处境!如果我将视频放上网去,单凭你跟凌彦楠的身材相貌,应该会很火吧?”

    “你想怎么样?”

    许美伊满意连慕然的爽快,“想办法让年取消订婚宴,结婚什么的,就更加不用说了,还有,在年的面前帮我说好话,让他重新接受我。”

    “你是在做白日梦?”连慕然不笨,她早就想到许美伊的目的,必然是连慕年,“你拿去威胁我哥不是更好?威胁我有什么用?我哪里有这个能力说服他?”

    许美伊咬牙,有些恨连慕然的不知好歹,“你不帮是吗?不帮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她也曾想过直接去威胁连慕年,而且,除了这个,她还有一个筹码,但是……为了不再给连慕年留下坏印象,她决定换一种方法,如果打动不了连慕年,如果连慕年真的要跟梁月桦结婚,她再来真的也不迟。

    “如果你不忌惮连家和凌家的话,你尽管放上去,我看看你敢不敢!还有,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得罪我,我可能好对付,但是凌彦楠,你要是得罪了他,他会让你再进去监狱里蹲一辈子!不怕死的话,你尽可以公布出去!”

    连慕然轻哼一声,说完,直接的转身离开。

    “你!”说着的,许美伊还真的是有些怕了,凌彦楠她不熟,她对他也了解得不够清楚,以凌家的家世联合起连家,的确,她可能会很惨,但是,想到他们有把柄在她手上,她的心就安定了下来,“你以为我不敢,我就要让你们身败名裂!”

    连慕然不理她,转身拦了一辆车,走了。

    许美伊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恨得牙痒痒的。

    ……………………………………………………

    连慕然上了车,想起刚才视频的那些内容,她顿了下,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凌彦楠。

    电话很快就通了,但没有人接,事情紧急,她也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她继续打,这会儿电话直接的就给人切断了。

    连慕然眼眸黯然下来,想起凌彦楠厌恶的眼神和充满冷意的神情,苦笑。

    她不再打电话,转而发了一条信息给他。

    两分钟后,她接到了凌彦楠的来电。

    “怎么回事?”

    即使隔着千里,她还是感觉到他语气的不悦,她甚至能想像他浑身戾气的抿着薄唇的模样,就像之前在客厅里看着她的眼神一样,冷漠到极点。

    连慕然压下心思,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她还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凌彦楠咬唇冷笑了下,断然的挂了电话。

    连慕然挂了电话,不久之后,也就到了连慕年举办订婚宴的地方,她没有直接上去婚宴大厅,而是进去她惯住的地方,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衣服,化了个淡妆后才下楼。

    她下楼时,大厅里的人都到得七七八八了,订婚仪式也已经开始了。

    连慕然没有挤进去人群涌动的地方,而是站在外围,看着上面的俊男美女,敏感的觉得连慕年的心不在焉,眼眸一直留意着门口。

    连慕然顿了下,知道他在等谁,苦笑了下,她不知道经过今天的事后,曲浅溪跟凌彦楠还会不会来。

    连慕年见到忽然出现了的连慕然,皱了皱眉,扯开梁月桦挽住他的手,想上去问连慕然一些事,因为他知道,连慕然跟凌彦楠去了同一家公司去谈合约,说不定会一起回来,曲浅溪回去了,既然连慕然都回来了,也说明凌彦楠也回来了。

    但为什么他们还没来?

    “年……你想干什么?”感觉他要走,梁月桦双手挽着他,不让他离去,等一下他们就要交换戒指了。

    梁月桦才说完,连慕年的眸子就松了下,眯了起来,视线落在门口处,那里,曲浅溪正挽着凌彦楠的手臂,两人相视而笑的走了进来。

    心,狠狠一收,眸子却还没有离开她的身上。

    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曲浅溪抬眸,见到穿着白色西装,今天显得更加俊美非凡的连慕年,曲浅溪顿住了脚步,咬唇,想笑,却笑不出来。

    她狠狠的攥紧凌彦楠的手,好像在防止自己逃跑也好像在防止自己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凌彦楠拉着她的手,看了眼木然的看着轻轻的连慕年,在曲浅溪的耳边说,“放松点,没事的,还是……你想上去抢新郎?”

    曲浅溪手心冰冷,不可思议的抬眸看他,他怎么这么轻松的能说出这句话来?

    凌彦楠笑了下,叹了口气,“浅浅,你想做什么,我不阻止你,行了吧。”

    曲浅溪攥发冷的手心,她能做什么?难道她真的要上去抢新郎?抢完之后呢?是否他们就能像故事说的那样,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

    如果她这么做了,无疑是在拂凌家、连家和梁家的面子。

    “好了,别哭了,再哭连慕年就要看到了。”凌彦楠如是说着,抬起大手轻轻的抹去曲浅溪眼角滴落的泪水。

    曲浅溪一震,“我……”

    她怎么会哭了呢?她都没有感觉到她哭了,只是觉得视线模糊了。

    凌彦楠眸子深邃,看了眼抿着薄唇,往他们这边看,脸色没有丝毫喜悦的连慕年,揽着曲浅溪的肩头,两人往角楼走去。

    “年……年……”梁月桦唤着连慕年。

    此时,人群起来一阵骚动,凌彦楠跟曲浅溪背对着人群,感觉不到这种骚动。

    “年……你在想什么?”梁月桦很急,忍不住低声的问。

    他们到了交换戒指这一段了,但是连慕年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样,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到了流程,连慕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任何行动,台下的人都看出不对劲了,议论纷纷。

    连慕然抿着小嘴,看着曲浅溪和凌彦楠隐没在角落里,心酸溢满了整个心房,她想,她的大哥现在也是如此吧,她相信,连慕年订婚,说没有因为别的因素是不可能的。

    她猜,他或者是在赌,赌曲他在曲浅溪的地位,如果她真的在意他的话,她并不会无动于衷的。

    但是她却能跟凌彦楠轻松的说笑,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连慕年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了下,好久都没有动,梁月桦心急不已,脸上尽是难堪之色,却也不能做什么,台下的人都看着呢。

    台下的喧嚣声越来越大,连家和梁家的长辈们看着,都有些耐不住了,想提醒时,连慕年忽然毫无预兆的将戒指套进梁月桦的手里。

    曲浅溪在远处抬眸,视线模糊中,看到的就是连慕年牵着梁月桦下来,笑着接受亲友的祝福。

    凌彦楠攥住曲浅溪的小手,声音浅不可闻,“浅浅,对不起。”

    “什么?”曲浅溪只听到他叫她的名字,其他的没有听到。

    “没有,饿不饿,我们找爸妈,跟他们一起坐下来吃饭吧。”说着,他笑容深了些,又说,“况且,既然来都来了,就去给新人一些祝福吧。”

    曲浅溪站在原地不动,想甩开凌彦楠的手,但凌彦楠却越攥越紧。

    曲浅溪承认自己在逃避,她想过自己过来,心不会舒服,却不知道竟然如此难受,甚至超出了自己的相像,要不是凌彦楠一直攥住她的小手,她或许真的会像凌彦楠说的那样,做出什么来。

    说实在,凌彦楠或许比她自己更加了她的内心想法。

    凌彦楠见曲浅溪刷白的脸色,他自然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你们两个孩子真是的,我到处找你们呢,既然来了怎不过来?人家新人都快过来敬酒了,你们怎么还站在这里?”

    就在两人都在犹豫时,凌夫人在远处见到了他们,走过来,叫他们过去饭桌坐下来吃饭了。

    曲浅溪跟凌彦楠互相攥住对方的手,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凌彦楠叹了口气,“走不走?如果不想过去,我们现在就离开。”

    曲浅溪顿了下,抬眸正巧见到老爷子和连夫人看过来,抿唇笑了下,“不……我们过去吧。”

    凌彦楠牵着她到位置坐下,帮她布置好碗筷。

    曲浅溪一直都低着头吃饭,虽然低着头,却一直都留意着新人的动向,眼看着他们要过来他们这一桌了,她忽然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才站起来,连慕年跟梁月桦已经过来他们这边了。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