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六十九章 订婚请柬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订婚请柬

    曲浅溪夹着连慕年剥好的虾肉,闻言,小手无意识的一抖,一时间没有夹稳,鲜美的虾肉跌落在地上,曲浅溪这才知道自己失礼了,颤抖着睫毛,闭口不语。

    连慕年见到她的动作才松了口气,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起身在曲浅溪还怔然间在她的身后弯腰抱住了她。

    曲浅溪身躯一紧,立刻的挣开他,“连慕年,放开我。”

    连慕年抱着她,深吸了一口属于她的淡雅的香味,呼吸抵在她的耳边,浅淡的说,“浅浅,说实话好不好?难道我跟别的女人再婚你也无所谓?”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只是不想就这么的失去曲浅溪,他真的不相信曲浅溪对他没有丝毫的感情。

    曲浅溪垂下眼睑,手脚渐渐的变得冰冷。

    连慕年叹口气,眸子顿时变得尖锐了些,眼眸也变得酸涩了些,“浅浅……无论你有没有所谓,只要你表一个态,或者是点一点头就可以了,真的有这么困难吗?”

    曲浅溪咬唇,挣开他起身,小脸没有看向连慕年,而是瞥向一边,冷淡的说,“连慕年,娶不娶妻是你的事,于我无关,如果你今天叫我过来,想跟我说的只有这个,很抱歉,我拒绝回答。”

    连慕年却抱住她,“浅浅,为什么不看着我说?如果看着我回答会比现在这样背对着我要有说服力得多。”

    曲浅溪不想被他揭破情绪,咬牙道,“连慕年!你烦不烦啊,放开我!”

    连慕年力道丝毫没有松开。

    曲浅溪沉吟了片刻,才抬眸看他,眼眸没有什么情绪,冷淡的说,“连慕年……其实我们都离婚这么久了,你要再婚是你的自由,而且,你是连家的长孙,爷爷年纪也大了,你其实也应该听爷爷的话,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做一个安排了,这是对你自己也是对你的家人负责的表现。”

    虽然知道曲浅溪不会给他想要的答案,但连慕年听着曲浅溪刚才的话,心里那股痛还是让他脸色煞白了七分,大手渐渐的松开了她,直到她说完,他已经距离她两步之遥。

    片刻嘴角的柔情不知所踪,眼眸的温柔不再,甚至带着尖锐的直视着曲浅溪,“浅浅,此话当真?你要知道,如果我再婚,不会像我们的婚姻那样闪闪躲躲,我要向全世界公开我的婚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妻子是别人而不是你,甚至,寄请帖给你,所有的一切,对你而言都没有关系吗?”

    曲浅溪背对着连慕年,深吸了几口气是,也没有回头,立刻回答道,“我们的婚姻是交易,闪闪躲躲或许更合了我们的心意,毕竟在我们的婚姻结束时,能少一些人来看我们的笑话,不用忍受外人的指指点点流言蜚语,不是很好吗?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是你想要的婚姻,你这个婚礼举办得多隆重都没关系,你们当事人自己高兴就好。”

    连慕年苦笑背对着曲浅溪,双手掩面,良久才恍惚的到椅子上坐下,“所以,我……结不结婚对你来说都你没关系,对吗?”

    三番四次的确认,曲浅溪还是同一个答案——他连慕年的生死,娶妻与否,她曲浅溪真的一点也不关心!

    他怎么会不心寒?

    曲浅溪不答,淡淡的说,“我先走了,谢谢您的招待。”

    “浅浅——”连慕年没有回头,却叫住了她,“你跟凌彦楠的婚姻不是也没有多隆重吗?甚至直到前些日子,凌家的人才知道你跟凌彦楠的婚姻,这是否也说明了,你们的婚姻,其实也是建立在交易之中?”

    曲浅溪眼眸紧收手,“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轰轰动动的婚礼,只要我们有心努力经营我们的婚姻,就够了,有些形式也不是一定要有,而且要不要一个隆重的婚礼,只是看个人意愿,我不懂你为何如此的执着于这一点上。”

    说完,曲浅溪就离开了,而连慕年没有再拦。

    垂下眼睑,面无表情。

    良久,连慕年才起身离开饭店,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怎么吃饭,途中都照顾曲浅溪去了。

    ……………………………………………………

    连慕年回到家,连慕枫坐在沙发上看书,连慕年抿着唇坐下。

    连慕枫扭头看了眼旁边的人,皱眉,“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连慕年阖上眼没有看他,淡淡的嗯了声,当做回答,忽然挣开眼问,“最近念念有没有过来玩?”

    “想她了还是有事?”连慕枫问得直接。

    “我留了几套房子,想送念念一套。”

    “她还小,她父母不可能放心她经常的去一个对她的父母而言完全陌生的人的家里,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她,或许我们可以抽一天时间来见一见念念的父母,或许他们会愿意接受他们的女儿多一个干爹来疼爱她,等她成为了你的干女儿,你的这个礼物才可能送的出去,否则,你会吓到人家的,有谁会见人家孩子一面就送人家一套千万豪宅?”连慕枫蹙眉,放下书看着连慕年,他不认为自己的哥哥失忆了,但是他明知道念念不可能是他的女儿却处处的惦记着她,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连慕年抿唇,“房子是去年开发的楼盘里卖剩的,不值什么钱。”

    “哥,就算我是三岁的小孩子,你也不见得能用这个理由就将我骗了过去,更何况我已经十岁了,而且我也知道你公司的楼盘卖得很好,一售而空,怎么可能会剩下?就算是剩下了,你送谁不行?为什么要送念念?就算你喜欢她,但是她对你而言始终是外人,我是你弟弟,你为什么不送我?或许我会喜欢呢。”

    “枫!我是喜欢念念,我希望她能过的好一点而已。”连慕年蹙眉,他表达得有如此飞明显吗?

    “她能在我们的小学上学,家里的条件不差,也不缺这么一套房子。”连慕枫忍不住的翻个白眼,顿了下又说,“不过……前些日子,念念的妈妈给我打了电话,想请我们吃一顿饭。”

    连慕年抬眸,“你答应了?”

    “嗯。”连慕枫的表情有些淡漠。

    其实,他也很喜欢念念,念念是他第一个算得上是用喜欢来形容的连家以外的人,不知为何,他就是喜欢亲近她,但是如果知道他带念念回家会惹得连慕年对念念如此的执着,以至于想起那个他没见过的孩子,那他宁愿不要带念念回家。

    他四年来,虽然很少跟连慕年接触,却也知道他过得并不好,其中百分之五十是因为他哥哥的女儿,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是他也是比较喜欢的大嫂。

    “什么时候去见?”

    “念念说她妈妈最近忙,出差去了,只有她爸爸在家,所以等她回来后才能请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有消息记得提醒我。”

    说完,两兄弟就没有了话题,连慕年在楼下坐了会儿,接了个电话就上楼处理公事去了。

    …………………………………………………………

    曲浅溪因事出差了一个多星期,回来后,却接到了很久没有露面的许万重的电话。

    两人约了在饭店见面。

    曲浅溪坐下,要了一杯饮料,坐下后直接的说,“有事直说,我很忙。”

    许万重面无表情的自公事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淡淡的说,“这张支票上面的数字是你跟你心心的股份现在市价的总和,你看一下。”

    曲浅溪瞟了一眼,跟她叫人估算的价格出入不大,点点头,笑了下,“我就知道,你许万重不简单,总会留一手的。”

    许万重眯眸,冷笑了下,“虽然这一场算是你赢了,但是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这个局面,我相信不久之后,我就会掰回来,你等着瞧!”

    “好啊,只要你有这个能力,我等着!”说着,曲浅溪拿起支票放进包包里,但是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眯起眸子,忽然说,“许万重,我发现,你藏得挺深的。”

    她这一个星期的出差对外界宣布是出差公干,其实更多的因素是想查一下关于曲心悠的事情,但是她沿着线索去查,却发现困难重重。

    她知道许万重在经营广告公司期间,赚了不少钱,但是四年前他手里剩下的股份不多,而且四年来,公司不断壮大,公司的股份早就跟四年前有着不一样的前景,但是许万重却能拿出这一笔钱来,真的很不容易,所以,他肯定还有其他的打算。

    许万重轻哼一声,不语。

    曲浅溪眯眸,冷睨着许万重,“不过……我有的是耐心,我已经等了十多年了,我不介意多等一些时间,我一定要等到真想大白的一天,给我妈妈报仇!”

    说完,曲浅溪就转身离开。

    许万重看着她的背影,不以为然的嗤笑了声,眼眸带着玩味。

    ……………………………………………………

    曲浅溪早上准时的到了公司,下车时,连慕年的车子也停在了他的专属位置。

    曲浅溪下车,脚步顿了下,淡淡的跟连慕年点头笑了下,默然不语。

    两人同时下车,走上台阶,并肩的往公司大楼走去,上电梯时,两人都没有怎么看对方,脸上却挂着疏离寡淡的笑容,直到两人各自回去各自的办公室。

    这样的情况,从她出差回来后,就一直是这样子了。

    现在的连慕年,不会缠着她,也不会忽然等着她,给她定好位置一起去用餐,他们即使在公司每天碰面都是点头之交,淡的就像见过很多次面,彼此都没有深交下去的意思的普通合作商。

    曲浅溪想到这,扯着笑容笑了下,笑容很淡,她低着头,没有看清她此刻的表情,更加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是怎么想的,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吧。

    曲浅溪走神了片刻,再度心无旁骛的专注于工作中,什么都不让自己想,因为她知道,她现在是一个有自己的家庭的人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容不得她在多想。

    下午下班时,凌彦楠在楼下等她,等她一起过去接女儿一起回家,她看时间差不多了,不想女儿等太久,有些忙乱的收拾东西,收拾好关上门跑出办公室。

    锁上门,急忙的转身,却见梁月桦挽着连慕年的手臂,两人正在她身后,往她走过来。

    曲浅溪一顿,眸子微深,嘴角扯了下,微微的朝他们点头,看了下时间,忙往电梯走去。

    高层的电梯有两座,她坐上了,里面只有她一个人,她深吸一口气,无意识的拍拍胸口。

    梁月桦是暗地里查了曲浅溪的事的,知道曲浅溪就是连慕年的前妻,所以见到曲浅溪的时候,她意识下的攥紧连慕年的手,“曲小姐她……”

    连慕年睨了她一眼,不语。

    梁月桦也识相的闭嘴,两人下楼时,刚好见到曲浅溪坐上了凌彦楠的车子,两人驾车离开。

    梁月桦意识下的看向连慕年,连慕年面无表情的,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扭头淡漠的对她说,“上车。”

    两人在一家高级的餐厅坐下,订了包间。

    梁月桦也摸清了连慕年的喜好,知道他的胃还是不是很好,就点了些他能吃的菜给他。

    连慕年没怎么动筷,在她吃得差不多时才淡漠直接的说,“叫我们家长挑个日子订婚吧。”

    梁月桦一惊,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在地上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是说真的?”

    梁月桦既然问了这么一句话,连慕年就知道她肯定是答应了,但语气还是不冷不热的,“订婚的事家里的人会操办,你想要多风光,多盛大,你自己决定,跟策划人说就可以了,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

    梁月桦心底异常的激动,她眼眸甚至红了些,她还在云里雾里,觉得不够真实,直到看清楚连慕年此刻淡漠的表情,才真的让她清醒过来,知道她并没有做梦。

    连慕年不再开口了,筷子也没有怎么动过。

    梁月桦顿了下,压抑的笑着说,“我们认识了四个月了,不多不少,如果你觉得时间不够长,我们还不够了解对方,我们也可以推迟一下的,我不急。”事情太过突然,她还是不敢相信。

    “随你,但尽快。”

    “那……你什么时候我回去家里一趟,我想跟爸爸妈妈说一下这件事。”

    连慕年却忽然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我还有条件,我觉得你应该听一下,才决定要不要跟我结婚。”

    梁月桦心一紧,皱眉道,“什么条件?”

    “我们两个互不干涉,你想干什么,我不会过问,同样的,我也希望你不要过分我的个人生活,还有……我不要孩子。”

    梁月桦闻言,脸色倏地发白,唇瓣发抖,嘴角僵硬得难以扯出笑容,良久才说,“年,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吗?那跟有没有婚姻有区别吗?”

    连慕年面无表情,“这就取决你的想法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逼你,如果我们的婚姻能维持下去,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也不介意你跟别的男人生,但是不许进我连家的门,也不可能继承我连家的财产,因为我只需要一个妻子,能跟我合作演戏的妻子。”

    梁月桦心口发胀,脸色发白的很难堪,“连慕年,你明知道我爱你,你是不是觉得我爱你,所以就可以随便的糟蹋我对你的爱?我梁月桦不是没人要,我至于这么犯贱吗?!”

    连慕年耸肩,眼眸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冷瞥了情绪明显的有些激动的梁月桦,“我只是在提处条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没办法,我也不逼你。”

    “连慕年,你真无情!”甚至是冷血,有哪一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梁月桦眼泪掉落下来,忽然觉得自己这几个月以来,简直就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他,但是他却是她第一个光看第一眼就爱上了的男人。

    “你可以走了,而且,我想我们也无需再见面了。”连慕年轻抿一口酒,淡漠的说。

    “你……”梁月桦看他喝酒,意识下的还是想阻止他,毕竟知道他不能喝酒,但是想起刚才的事,她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她忽然间却坐了下来,挑眉道,“连慕年,你对你的前妻也是这种态度?”

    连慕年眸子一冷,警告的睨了她一眼。

    梁月桦咬牙,很久很久之后,才抬起眼皮,坚定的说,“好,你的条件,我都答应你!”

    连慕年眯眸,对她忽然间的转变表示怀疑。

    梁月桦笑了笑,忽然起身,回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臂膀,“我也不妨直说了,我查过你的事,我知道你的前妻也不是你之前的爱人,但是我照现在看来,你很爱曲浅溪,但是你跟你的前妻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很爱你的女朋友,我想……或许,我跟你在一起后,你会发现,你爱上的人,可能是我,也说不准呢。”

    连慕年也不反驳,他却冷笑了下,“或许你可以试一试,还有……。”

    他忽然捏着她的下巴,五指收紧,“梁……既然你敢查浅浅,那日后婚礼,你除了当新娘那天到场,其他的,你统统都不许过问。”

    “你!连慕年!”梁月桦咬牙,顿了下,她忽然反应过来,抿着小嘴道,酸着鼻子道,“连慕年,我叫梁、月、桦,我们认识四个多月了,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得?”

    连慕年皱眉,他是记不得,她来电他只认得号码,没有记下她的号码。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梁月桦咬唇,“真的不要小孩?连家的产业如此之大,如果不要,那你的父母和爷爷,他们能接受?”

    连慕年冷笑了下,如果浅浅会跟他在一起,多少个小孩子,他都愿意,如果不是浅浅跟他的,他一个也不会要!

    “我还有个弟弟,将来他有子嗣就够了。”

    梁月桦即使再镇定,也明白连慕年话里的深层的意思,也变得不再镇定,“你……连慕年,你这么做是不是因为曲浅溪,因为你们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你——可是曲浅溪不是已经跟凌彦楠结婚了?你不要孩子,你觉得曲浅溪也不会要孩子?连慕年,你别太自欺欺人了!”

    连慕年脸色一白,没有说话,十指骨节发白。

    的确,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曲浅溪跟他一样才对。

    梁月桦看着连慕年发白的脸色,心底妒忌得发狂。

    连慕年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眼,凭什么一个改嫁的女人却得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连慕年抿着薄唇起身,冷声道,“考虑好了就给我答复。”

    “我答应,我答应你!”梁月桦抿着唇,大声的说,“不用考虑了!”

    “好,我会通知长辈们。”连慕年面无表情。

    ……………………………………………………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转眼间,时间又过了半个月。

    连慕年忽然间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半个月没有出现过在公司里,直到半个月后,他忽然踏进公司,俊美风采依旧。

    曲浅溪眼角瞟了眼坐在会议室里的连慕年,起身离开会议室,连慕年跟上,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拿了个盒子,往曲浅溪的办公室走去,伸手敲门。

    曲浅溪抬头,见到敲门的人,愣了下,淡声道,“请进。”

    连慕年坐下来,没有说话,却盯着曲浅溪的小脸看。

    曲浅溪脸色依旧,好像,红润了些,更加漂亮了。

    连慕年想起医生说他体重又轻了几斤,需要多吃些的话,苦笑了下,想到这,他敛去眼底的情绪,轻抿一小口秘书送过来的咖啡,打开了盒子,从里面递出一个红色的卡片来,递到曲浅溪的面前,“这是我订婚宴的请柬,日子那天,希望你能来。”

    曲浅溪背对着连慕年,闻言,手里的文件跌落在桌面上,眼眸瞬间的没有了焦距,桌面上东西有些乱,连慕年没能发现曲浅溪的异常。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