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已经放下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已经放下了

    连慕年虽然没有挣开眼睛,却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却不开口。

    “哥,别想太多了,或许她只是不想你再为四年前的事儿内疚,所以才会这么说。”

    房间里很安静,连慕年好久才说,“她能说这句话,是因为她已经看开了,忘记了我们的女儿,她不是不想我内疚,而是已经放下了。”

    连慕年的想法和他妹妹的不谋而合。

    连慕然缄默,因为她自己的想法也是这样。

    “你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下。”

    “我叫人帮你弄几个菜,等一下你出来吃饭吧。”

    连慕年不语,却也没有反对。

    晚上连慕然叫人做了几个菜,弄好了,弟弟连慕枫也回来了,连慕然叫连慕年下来一起吃,但是连慕年没有什么动静,知道他们吃的差不多时,他才下楼来。

    他慢条斯理的用着餐,淡淡的说,“学校怎么样?。”

    连慕枫说了声“还好”后,没什么反应。

    三人都不是话多之人,连慕年说完后,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

    曲浅溪第二天想继续跟连慕年谈一谈的,但是连慕年这天并没有来公司,曲浅溪皱眉,下午的时候,忍不住问了连慕年的秘书。

    秘书小姐愣了下,这是曲浅溪第一次主动问起连慕年的行踪。

    在秘书小姐愣神间,曲浅溪又问,“他又出差了吗?什么时候能回来这边?”

    秘书小姐知道老板很重视曲浅溪,不敢隐瞒,但是她也不知道连慕年今天具体的要做什么事情,“老板没有出差,只是有些私事要处理。”

    “私事?”曲浅溪没由来的浮现起昨天办公室了梁月桦漂亮的小脸,有刹那的失神,秘书小姐叫了她几声都没回过神来。

    ,秘书小姐见状,以为曲浅溪有难言之隐,想要找连慕年帮忙,“您找老板有事吗?我可以帮您联系一下。”

    曲浅溪摇头,道谢后就回去办公室了,思索会儿,还是决定打电话给他。

    虽然她没有连慕年的号码,但是他打过电话给她,要找到他的号码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她犹豫片刻,拨了号,却是无人接听。

    曲浅溪不知道他是故意不接还是因为真的不在,她有心揣摩,却得不出结论。

    既然连慕年没有接电话,曲浅溪也不再打过去,但是挂掉电话后心情一直都没再公事上,很难集中精神去工作,眼看下班时间差不多后,曲浅溪拿起包包,准备去幼儿园接女儿回家。

    秘书小姐看着曲浅溪离去后,虽然曲浅溪没有说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连慕年。

    连慕年正在跟人谈合作,手机没有带在身上。

    谈完后,回来时,王天鸣跟他说了一下。

    连慕年听闻后,却没有打电话回去给秘书小姐,王天鸣见状,离去后也叫秘书小姐不要再跟连慕年提这件事了。

    王天鸣出去后,连慕年疲惫又慵懒的靠着椅背合上眼眸假寐,不久后,他拿起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屏幕,看着壁纸上面睡得酣甜的人。

    眼眸无意识的瞥了眼未接来电提醒,却见到一个过分熟悉的名字,他愣了好久。

    ……………………………………………………

    念念上学的学校虽然有幼儿园却是一件名符其实的小学,是w市有名的贵族学校,师资很好,在w市也是有名的,很多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都送来这边上学。幼儿班还是这三年来新设置的,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但是幼儿班只招四岁到六岁的儿童,因为一年后就要在本校上一年级,很多家长都争着要送孩子进来,但幼儿班只招一百多人,名额有限。幼儿班也跟其他的幼儿园不一样,主要抓的是学习。

    曲浅溪当时跟凌彦楠去了解学校的时候还担心才四岁多,跟不上学习,但念念上学一段时间后,却很喜欢这个学校。

    活动课时间,念念跟新结交的好朋友玩踢毽子游戏,玩得正起劲,却见树下草坪处不知何时躺了个少年,枕着一双手,脸上被一本翻开的书罩着,夏天的风有些大,书上的叶子缓缓的往下掉落在躺着的少年的身上,只是对方毫无察觉。

    念念小胖手绞啊绞的,趁老师不注意,往那边跑过去,俯身好奇的盯着人家看,小手好奇的在他身上的叶子上截了截,掩着小嘴调皮的笑,以为人家没有醒来,把地上的叶子捡起来,放到人家的身上,不久,玩腻了,撅起小嘴巴看着毫无反应人被书遮住的脸,伸手想拿开那本书,但主人却被她快了一步,挣开毫无睡意的眼眸看来她一眼。

    念念被他看着,却一点羞怯的意思都没有,笑米米的打量着少年,好奇的盯着人家看,“你怎么睡这里啊?老师说树上有虫子哦。”

    连慕枫在课室上课闷得慌,就跟老师找了个借口出来个透透气,安静的想躺一会,却不想本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他心情不怎么好,拧着眉头看着眼前好奇的打量着他的小女孩,“别吵。”

    “你逃课!”念念却当没听到他的话,直接的指出,笑嘻嘻的一把扯过人家放在肚子上的书,好奇的翻着,翻了翻嘟起小嘴咕咚,“大哥哥你叫连慕枫啊,都六年级了呢。”

    被人打扰,连慕枫心情不好,但听到她的话,却顿住了,眯起眼眸打量着她,“你几岁了?”目测眼前的小女孩不超过五岁,他同龄的孩子,五岁时连简单的词都不会,但眼前这个小女孩鬼灵精贵的,好像认字挺多的。

    念念泛着书,好奇的看了看,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一篇文章,闻言头也不抬的像他伸出是个胖乎乎的小短手,“四岁。”

    连慕枫挑眉,看着认真的看书的小女孩,他眼里多了一抹兴致,四岁,勉强能上他们学校的幼儿园,其实当知道他来这间学校还有幼儿班的时候,他心里是厌恶的,尤其是体育课时隐隐的能听到一阵阵小孩吵闹的哭声,很烦,但他现在觉得,其实也并不是每一个小孩子都那样,至少眼前的小女孩很特别。

    连慕枫打量得起劲,念念也不介意,忽然皱了皱眉,忽然拿起书递到他的面前问,“这个是什么字?什么意思?”

    连慕枫看着上面的成语,没有回答的意思,却问她,“能看懂?”

    念念皱起小巧的眉头,没有得到答案有些不满,但是想到书是人家的,也就不在意了,“有些字不懂。”

    连慕枫又躺了下来,阖上眼淡淡的说,“喜欢看的话,你可以拿回去看。”

    念念其实很喜欢看书,尤其是一些小故事,闻言眨眨眼有着讨好,但是很快又扁着小嘴咕咚,“你上课不用看书吗?”

    连慕枫淡淡的说,“我已经看完了,你要就拿去。”

    念念看了看书,再看了眼眼前的少年,一双眼儿眯成了一对弯弯的月牙儿,“好,谢谢哥哥,我看完了还给你。”

    连慕枫不语。

    念念将书放回自己放在草坪上的小书包里,见老师看向自己了,看了躺在地上的上面,转身离开了,等上完课,再回来拿书包时,草坪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下午曲浅溪过来接女儿回家,小家伙坐在后车厢,拉开小书包的拉链,想拿书出来看,但想了想觉得不妥,也就收回手,心虚的吐吐舌。

    回到家时,凌彦楠正帮保姆一起摆碗筷,曲浅溪顿了下,“你不是说有应酬吗?”

    “是啊,但是等一下吃点饭再去,去到那边也只是喝酒,况且我也想陪你们一起吃饭。”凌彦楠笑着放下碗筷,抱起念念,带她去洗手,念念笑米米的亲了他一口。

    曲浅溪笑了下,眸子微深。

    吃饭的图通,凌彦楠就离开了,被人催着出去了,曲浅溪帮女儿洗完澡,擦干头发,让她自己回房间后才做自己的事情。

    晚上八点多后,她敲敲门,进去女儿的房间,见她坐在书桌上认真的写着字,她神色更加柔和了些,“念念,很晚了,收拾好课本要睡觉了哦。”

    念念刚才洗完澡后就看六年级的语文课本,知道曲浅溪要进来,忙将书收进书包里,见曲浅溪进来,便自动的忽略了她的话,拿起她心摘下来的不懂的词,“妈妈,这些是什么意思?怎么读?”

    曲浅溪翻了翻女儿手中的生词本,上面写了几页看得出来是新写的,心里虽然疑惑她到底哪里来这么多生词,却还是将所有词语都标注好音,解释给她听,弄倒最后都九点多了,便强制的让女儿先休息了。

    ……………………………………………………

    凌彦楠这次赴约的不是什么商业性应酬,其实只是一股合作商的六十寿宴,办得很隆重,面子也很大,他知道到场的人肯定来自各自的权贵。

    如无意外,连慕年跟他的朋友也会在其中。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跟曲浅溪说起的原因,说实在话,他不希望他们经常碰面。

    不出所料,他的车子刚到达停车场下车时,五人相顾无言。

    连慕年眯了眼凌彦楠的车子,见到车子没有人,眸子微闪,不语,扭头离开,凌彦楠也不刻意的跟他们保持距离,几乎是跟他们并排而走,所以到达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一起到达的。

    跟主人客套了几句,不想被想巴结的人团团围住,凌彦楠跟连慕年、程展玄、付修扬还有连慕然几人都往不显眼的角落走去,但是凌彦楠却跟他们走的反方向。

    程展玄抿着唇,看了眼连慕年,一言不发的跟上凌彦楠。

    付修扬轻笑了下,睨着连慕年,“不阻止吗?”

    连慕年表情淡漠,像没有听到一般,倒是连慕然跟了上去。

    程展玄走上去,在凌彦楠的旁边坐下,“浅浅没来?”

    “她有事。”

    程展玄耸耸肩,语气带刺,“知道要跟年还有我们碰面,所以不想来,对吧?”

    凌彦楠不语。

    程展玄看着凌彦楠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的气更加旺盛了些,“彦楠,你为什么要这样?你跟年算是朋友,你踏一只脚进去他们之间,不觉的太过分了吗?”

    凌彦楠终于抬了眼皮,却嗤笑了下,“我只是做了你不敢做的事罢了。”

    程展玄心一紧,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但是他还是镇定的看着凌彦楠,“我不是不敢,而是不想做第三者插足他们之间,因为我跟年是真正的好朋友,哥们。”

    凌彦楠抿唇,心里异常的不悦,放下酒杯冷笑了下,“你们有什么立场指责我?我是在他们结婚时破坏他们的吗?他们离婚后我才跟浅浅结的婚,难道我们结不结婚也要请示一下前夫看他同不同意?真好笑!况且,她结婚后出来有危险我甚至不曾出现在她的眼前,即使又也是正常的交际,现在我跟浅浅已经结婚了,说起来,连慕年这么*的追着浅浅,他才是我跟浅浅的第三者!”

    程展玄语结,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因为凌彦楠没有说错。

    程展玄扭头,欲离开,却见连慕年站在他不远的身后,淡淡的看着他们,想起刚才的事,程展玄有些慌张,“年……”

    凌彦楠在连慕年过来时就看到他了,淡笑了下,想起了什么,忽然说,“其实,浅浅想说的话,你没有必要打断,应该继续听下去,说不定有惊喜呢。”

    连慕年面无表情,眸子却一冷,“你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

    凌彦楠笑了下,“当然,是我叫她跟你说的。”

    连慕年抿唇,沉着俊脸,扭头离开。

    连慕年离开后,连慕然忽然走过来,看着凌彦楠,眼底没有多少敌意,却富有深意,“我却觉得嫂子不是怕见到我哥所以不来,而是你根本就没有跟她说过这回事,你是怕她见我哥的次数多了旧情复燃,对吧?”

    凌彦楠捏紧高脚杯,冷笑了下,“如果需要旧情复燃的话,连慕年掳走了浅浅这么多次,也没有成功的让浅浅爱他,我又何必阻止?你是对你哥太有信心了还是太低估我了?”

    连慕然但笑不语,叹了口气,“算了,你不认我也不会拿到逼着你,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凌彦楠伸手,手中的酒杯碰了下她的酒杯,不语。

    连慕然笑意微深,也没有说话。

    ……………………………………………………

    十几天过去了,念念终于见一本书看完了,就准备将它归还给连慕枫,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难题,让她皱起眉头来,几天都没有什么精神。

    六年级在他们学校有几个班呢,而且他书上也没有些他在哪个班,她也不知道六年级在哪栋楼哪一层,要找也不容易。

    幼儿班跟小学班在不同的大楼,她 人小腿短么要找人不容易,下课的时间勉强够她来回,她问了人找了几次没找到,只好下课后问老师,老师告诉她具体在哪里后,她才找到了人,下课的时候,将书还给主人。

    连慕枫接过书,看着眼前的小奶娃,眯起眼眸,鲜少笑的他忽然笑了,“你还真的是找到这里来了?”

    “嗯。”念念笑米米的绞着手指,“你还有别的书吗?”曲浅溪虽然也帮她买了很多书,但是她都看完了,故事也类似的单纯短小的故事,她还是觉得他的书比较好看。

    连慕枫挑了挑眉头,也没有问什么,“你明天有空就过来一趟,我给你带两本过来。”

    念念闻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非常亮,拽着人家的大手摇呀摇,笑得非常甜美可爱,“谢谢哥哥!”

    连慕枫看着被她拉住的大手,愣了下,他自小性子孤僻,因为他的身份,大人都很少人敢主动接近他,更别说是小孩子了,他看着,一时间竟然没有抽回手,片刻后他忽然说,“你等一下,我进去一下。”

    念念狐疑的盯着他看,站在门口礼貌的没有进去,见到连慕枫班级很多人都好奇的盯着她看,她大方的笑笑,一点也不怕生,更加没有胆怯。

    连慕枫回去座位,拿出被他塞在座位上好久的几盒情窦初开的小女生送给他的饼干巧克力走出课室,递给她,“给。”

    “给我的吗?”念念伸着粉红小舌头露出一副馋猫的样儿,她最爱吃巧克力了,看着眼儿笑得更加欢了,但是看着几大盒这么多,她愣了下,嘟起小嘴露出惹人怜爱的模样,“妈妈不给我拿别人这么多东西,会骂我的。”

    连慕枫看着她纷嫩可爱的小脸,他挑眉忍不住捏了捏她手感极好的小脸蛋儿,青涩的俊脸笑了,打开盒子,“自己要多少自己拿,以后想吃就上来找我要。”

    曲浅溪每天都控制女儿吃糖和饼干的量,其一是怕她吃了糖和饼干就不想吃饭,二个是怕她张蛀牙,小家伙也爱吃,更是一个鬼精灵,闻言,小胖手贪心的抓了一大把,抓到小手都拿不完后才依依不舍的看着剩下的。

    连慕枫被她单纯的眼神逗得浅笑了下,俯身跟念念对视,笑刷了她的小鼻头,“都是你的,我不会给别人,你放心,还有……现在快下课了哦。”

    念念闻言,哇哇的叫了下,拖着两条小腿往楼下跑,连慕枫看着她消息的身影,笑了。

    “连同学,刚才那个小孩子是谁啊?你妹妹吗?好漂亮哦。”

    六年级都是一些小大人了,一般都是十一二岁的,连慕枫跳过级,年纪小了些,见到一个小奶娃来找人,都挺好奇的。

    连慕枫又冷下了脸,闻言不想回答,却蹙起眉头。

    忘记问名字了。

    不过,以后他们应该会常见面,所以也不急于一时。

    ……………………………………………………

    忙碌的日子过的很快,时间又悄悄的有过来一个多月。

    期间,连慕年没有回来过曲氏集团,她自然也打了几个电话给他,但是连慕年都没有接,她这段时间忙,也就先将他的事放一边了。

    当然,她其实也知道,她也有逃避的成分在。

    不过,眼看一个多月过去了,知道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她也不想再拖了。

    下班之前,曲浅溪叫凌彦楠去接女儿下课后,她去了一趟连慕年在w市的公司,他的公司她没有去过,却听过,他公司的名气很大,她查了地址就过去了。

    她到楼下,想染柜台小姐帮她请示一下,正巧的,电梯出现了两个相携的身影。

    曲浅溪一愣,心口微微的起伏着。

    认出那是连慕年和梁月桦,即使只是一面,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她还没能看得清楚对方,她却认得出来对方就是梁月桦,很奇怪的现象。

    她咬唇,想转身,不想被连慕年发现她的存在,更加不想打扰他,发现他根本动不了,一双眼眸都黏在了两人的身上。

    连慕年出了电梯,眸子远眺,离开就见到了曲浅溪,顿住了脚步,看着远处的她。

    梁月桦不明所以,笑问,“年,怎么了?”

    连慕年眸子没有离开曲浅溪的身上,顿了下,挽着梁月桦走过去。

    曲浅溪抿着小嘴,看着他们亲密的举止,笑容尽量的自然,“我想跟你谈一谈上一次的事情,你忙就下一次吧,不过我们最好约一个时间。”

    连慕年面无表情,“一定要谈吗?”

    曲浅溪愣了下,在极力的消化这个问题。

    她抬头从新审视了下连慕年,发现他现在比她赶回来时见气色好多了,明显过得不错,而身边也有佳人在侧,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好像之前纠缠着她的他不过是她的臆想。

    曲浅溪觉得,可能连慕年已经放下了四年前的事,从新生活了。

    曲浅溪垂眸,故意忽视心底的那些莫名又复杂的东西,不、应该是她自己故意忽略过着是不去想的东西,良久才说,“也不一定,那就这样吧,打扰了。”

    曲浅溪说完,转身离开,连慕年站在原地看了良久,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她离开。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