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吐血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吐血

    连慕然的尖叫声刚落下,周围也忽然的响起了一阵抽气声,还有各位千金小姐的尖叫声,吸引了大厅里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往连慕然的方向走过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刚才还在讲台上用沉稳有力的声音发表讲话的连慕年,忽然吐血,唇边是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眸子却微微的看着某一个方向,一动不动的,似乎有些头晕,大手扶上额头,额头上青筋凸起,似乎在忍耐着些什么,俊脸上苍白如纸,没有一丝的血色。

    他深蓝色的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染成了浅红色,高大的身躯微微的抖动着,难以站稳,但还是倔强的朝着曲浅溪的方向走去。

    连慕然却被吓坏了,忙扶着连慕年,声音有些哽咽,“哥——哥你怎么了?”

    纵使连慕然性子再冷静,看到连慕年这么个样子,都吓得哭了,扶着连慕年,叫周围的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这时候,王天鸣也拨开重重的人群,走了过来,跟连慕然一起,扶着还能勉强站稳的连慕年往密静的地方走。

    连慕年还没完全阖上的眸子看着不远处显得越来越模糊的倩影,头痛欲烈,心如刀钻,额头上冷汗密布。

    老爷子还没走近曲浅溪,就听到连慕然的叫声,心口一突,但是他纵使担心,也不会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而是很淡定而冷然的拨开人群往回走。

    曲浅溪跟凌彦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曲浅溪却认出了刚才的叫声是属于她的前任小姑子的声音,她的尖叫声说明有事的可能是连慕年。

    想到这,她顿了下,心口一抽,脸色微微的发白。

    凌彦楠注意到她的脸色,也顾不得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了?”

    曲浅溪没有跟他说她胸口沉闷得难以呼吸,她社么都美誉说,苍白着小脸,咬唇直直的往那边被人团团围住的中心点走去。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开始瑟瑟私语,曲浅溪听着,心底一抽,看着人群已经消散的不远处,那里,已经没有了连慕然和连慕年的身影。

    她抿着小嘴,垂下眼睑,站着一动不动的。

    连慕年出事,是大件事,宾客们议论纷纷,老爷子沉着脸,上台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老爷子这番话大概的说了下连慕年为何会吐血,叫大家不要担心,稳定了在场的人的心思后,像是没有发生过刚才的事一般,继续招呼众人,只是直到庆典结束,连慕年和连慕然都没有出现过。

    凌彦楠和曲浅溪在一个角落处坐下,都没有说话,曲浅溪也知道,从连慕年出事开始,老爷子就不曾往她的方向看过,即使他在连慕年出事前,要过来找她。

    而他也直接的忽视了她和凌彦楠的存在,老爷子的这番举动让曲浅溪感觉,连慕年会忽然间吐血,她就是罪魁祸首。

    她不明所以,却苦笑了下,一直都沉默着。

    …………………………………………………………

    眼看庆典要结束了,凌彦楠顿了下,“去跟主人打个招呼后,我们就回去吧。”

    曲浅溪小脸一顿,神色不定,“要我一起去吗?”

    连慕年知道她问这句话的原因,他看着她,认真的说,“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不想的话,也没关系。”

    在场很多人都知道了曲浅溪跟凌彦楠的关系,如果她不去的话,未免会遭人说闲话,曲浅溪调整了下脸色,笑了下,“走吧,我们一起去。”

    他们过去的时候,老爷子还跟几个年纪相仿的人在谈话,见到他们过来,深眸一眯,没有什么表示,继续跟那些人说话,直到他们都告辞后,才看向曲浅溪跟凌彦楠。

    凌彦楠笑了下,“连爷爷,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良久才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曲浅溪跟凌彦楠都不说话。

    曲浅溪是不记得了,而凌彦楠是说不得。

    老爷子好像也不介意他们回不回答,而是将视线落在曲浅溪的身上,“浅浅,不是爷爷的孙媳妇了,连爷爷也不稀罕叫一声吗?”

    曲浅溪脸色一僵,不是她不想叫,而是叫不出口,应该是没脸叫,见老爷子眸子紧紧的看着她,良久她才叫了一声,“爷爷……”

    老爷子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但是笑意转眼即逝,严肃的看着曲浅溪,“浅浅,你知道年发生了什么事吗?”

    曲浅溪一顿,心一紧,“他怎了了?”

    “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老爷子说着,看了眼她身边的凌彦楠后,对曲浅溪说,“你不去看看他吗?”

    “我——”

    曲浅溪才敢向说话,凌彦楠就攥住了她的手,笑着说道,“探望年的事,就算连爷爷不开口,我们也会过去的,请您放心。”

    老爷子看着他们紧握着的双手,眸子一眯,视线拉回曲浅溪的脸上,“浅浅,不需要跟爷爷解释一下吗?”

    曲浅溪还没来得急说话,又有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围着老爷子,跟老爷子说事了,老爷子笑笑,扭头看了眼曲浅溪,“你们有事就先走吧。”

    曲浅溪一顿,老爷子的话,听在她的耳里,就像是说,年你必须去看一看,而凌彦楠,一定不能过去。

    凌彦楠拉着曲浅溪的手,走出了酒店,到达停车场,但是他们还没走近车子,那里就有一个人走出来,等着他们。

    王天鸣脸色不太好,看着曲浅溪冷声道,“夫人,请跟我走一趟。”

    曲浅溪扭头看了眼凌彦楠,凌彦楠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王天鸣抿唇,冷哼声,直接的道,“凌先生,我说的人里面,并不包括你。”

    凌彦楠眯眸,将曲浅溪拉到身后,睨着王天鸣,“请问凭什么让我的妻子跟你走?”

    王天鸣顿了下,看着曲浅溪不说话。

    凌彦楠脸色冷硬,“如果不让我跟着过去,那很抱歉,我不放心我的妻子跟你一起走。”

    曲浅溪顿了下,脸色淡然,“连慕年不是病了吗?叫我过去干什么?”

    “他想见你。”

    曲浅溪顿了良久,“彦楠,你先回去吧,我过去一趟,很快就能回来的。”

    凌彦楠看着曲浅溪,片刻才说,“有事给我打电话。”

    ……………………………………………………

    曲浅溪和王天鸣到达医院的时候,连慕年已经检查好了,被安排在医院的vip病房里。

    他们去到的时候,病房里挤满了人,其中,付修扬、程展玄、连慕然,还有连慕年的弟弟凌沐风都站在*边看着连慕年,连慕年好像醒了,脸色有些苍白,俊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很多人都在说话,但是唯独连慕年一个人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浅溪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王天鸣皱眉,“夫人,请进去吧。”

    门外的浅浅淡淡的声音,里面的人听到了,均往外面看过去,见到曲浅溪,脸色不一。

    程展玄跟付修扬到达酒店时,正好看到王天鸣扶着连慕年出来,就跟着一起过来医院了,程展玄看到曲浅溪是惊喜的,忙迎上去,惊喜的叫道,“浅浅——”

    曲浅溪推门进去,淡淡的笑了下,没有说话,而是落在连慕年的身上。

    连慕年脸色一滞,眸子好像多了一抹光亮,但是在看到曲浅溪身边的王天鸣的时候,那一抹浅浅的光亮又暗淡了下去。

    原来,她会过来,是因为王天鸣的邀请。

    连慕然的脸色不太好看,看到曲浅溪的时候,也没有打声招呼,她睨了眼程展玄,说道,“我们出去吧,让他们好好的聊一聊。”

    说着,拉着弟弟的手,走出病房。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曲浅溪和连慕年。

    曲浅溪的脸色有些淡,语气也听不出有什么担心的感情,只是问他,“好点了吗?”

    连慕年刷白的俊脸看着她,微微的点点头,冷硬的俊脸笑了下,虽然知道却还是问道,“你怎么来了?”如果不说这个,他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曲浅溪顿了下,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皱皱眉头,“我记得你以前的身体好像很好的,只是四年而已,怎么差了这么多?”

    连慕年脸色一顿,笑笑,没有说话。

    看着他的笑容,曲浅溪感觉心哟偶写闷热,“你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连慕年看着她,隐隐中好像看到她眼底的关心,但是咋一看,又什么都没有,眼眸里难免失落,淡淡的笑了下,“没什么大事,只是最近太忙,操劳过度造成的,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听说你胃不好,能吃的就多吃点,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

    曲浅溪说完,这句话,连自己都愣了下,话语里,关心的味道太过浓郁了。

    连慕年笑了,眸子发亮,“好,我多吃。”

    曲浅溪别过脸,看了眼桌面上摆满了水果花篮,掏出一个富士苹果,也不问他要不要吃,就到隔壁的洗漱间洗干净,削皮后,切开一小块一小块的,用牙签插着,递到他的面前,“能吃苹果吗?”

    “能。”连慕年的视线一直落在曲浅溪的身上,没有一秒移开过,看到眼前的食物,掀唇吃着。

    一个肥大的富士苹果被连慕年吃完了,曲浅溪放下刀,没有说话,而连慕年也没有开口,曲浅溪被他看得心里莫名的有些堵,她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抬眸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吧。”

    她才站起来,但是连慕年却拉住了她的手,眸子认真的看着她,“浅浅——留下来陪我,可好?”

    “我还有事。”曲浅溪脸色漠然的,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扳开连慕年的大手。

    连慕年骨节发白的置于被子里面,看着她问,“很重要的事吗?”

    曲浅溪没有回答。

    连慕年笑了下,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却问道,“明天早上过来看我?”

    “我订了明天回去w市的飞机票,早上就走,很抱歉。”曲浅溪不是故意开脱,说的是实话。

    连慕年别过脸,曲浅溪看得不真切,感觉他好像笑了下,“这么急?”

    曲浅溪顿了下,说道,“我跟彦楠都是w市人,我们的事业跟家都在w市。”在宴会里,她跟凌彦楠的关系已经公开了,她相信他应该知道才对。

    连慕年脸上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闻言倏地僵在了唇边,没有说话。

    “那我先走了。”

    连慕年依旧没有开了口,眸子自从别过去后,不再看她,直到她走出病房,关上门才扭过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

    程展玄和连慕然他们在医院的另一边的椅子上坐着,都没有说话。

    但程展玄心情算是好的,他看着脸色难看的连慕然,想起了刚才的事,皱眉道,“你刚才的态度不太好,浅浅能平安无事的回来不是好事吗?你怎么苦着一张脸?”

    连慕然冷笑了下,说,“你知道我哥为什么吐血吗?”

    程展玄蹙眉,“不是因为胃出血吗?”

    “胃出血会吐血?”连慕然冷笑,“医生说他受的打击太大,气血攻心,所以才会吐血,你知不知道?”

    程展玄愣了下,没反应过来,俊脸上的笑容依旧,开玩笑的说道,“什么打击?这么严重?难道看到浅浅回来,太过激动了?”

    连慕然想起在酒店里发生的一幕,眼眶微红的冷笑了下,“曲浅溪跟凌彦楠结婚了,曲浅溪跟我哥离婚才四年,但是他们结婚已经三年多了。”

    程展玄心一紧,一瞬间各种情绪涌上眉梢,颀长的身躯僵住了,薄唇上面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难以置信的问,“你是说——年听到他们结婚的消息才会忽然间吐血?”依连慕年这些年来的执着,连慕年听到这个消息,不吐血才怪!

    连慕然不说话,透过玻璃窗看着连慕年唇角上算的上愉悦的浅笑,鼻头酸了酸,别过脸,不说话。

    程展玄倏地起身,才想推开病房,就给付修扬拉住了,“你想干什么?”

    他想干什么?他只是想问一下曲浅溪,问她既然没事为什么四年来不曾出现过?难道她不知道他们有多担心她吗?

    想起四年来连慕年犹如油走在地狱般的生活着,她好不容易回来了,却给连慕年致命一击,将他气得吐血,他——

    程展玄胸口有一股气积聚在心房,堵得他难受不已,脸色发。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看着曲浅溪小巧的侧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扭头坐下。

    不知过了多久,曲浅溪推门出来,看到门口的椅子前坐着的人,顿了下才走出来,淡淡的说道,“我先走了。”

    她的话才刚落,程展玄就上前,将她娇小的身躯逼至墙边,“浅浅,为什么?!”

    曲浅溪看着程展玄,嘴角扬起了些笑容,但是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皱眉,“什么为什么?”

    程展玄还没说话,连慕然冷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有说过你能走了吗?”

    曲浅溪知道,这句话连慕然是跟她说的。

    连慕然起身,睨了眼曲浅溪,说道,“我哥病还没好,你怎么可以走?”

    曲浅溪皱眉,“慕然——”

    “别叫我,我们没这么熟!”连慕然冷看着曲浅溪,讽刺的说道,“我哥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他?才离婚不久就急着嫁给别的男人?”

    曲浅溪不说话,脸色微冷。

    连慕然冷冷的看着曲浅溪,食指截着着曲浅溪的肩膀,“我觉得不值,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我哥惦记了你四年?甚至被你气得吐血?!”

    曲浅溪还没来得及说话,程展玄就先开口了,“小然,你——”

    “我知道我哥曾经是对不起她,但是既然她都结婚了,她现在又回来干什么?存心气我哥吗?”连慕然想到刚才连慕年吐血的样子,心就痛,那是她的亲哥啊,她什么时候见过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了?全部都拜曲浅溪所赐!

    她说着,看了眼曲浅溪,“看到我哥这个样子,你很高兴了,对吗?”

    曲浅溪看了眼连慕然,淡淡的说,“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而连慕年和程展玄都没有上前去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医院里。

    ……………………………………………………

    曲浅溪离开医院,走出医院门口时,远处路边那里已经停着一辆车子,车子的主人下了车,正外医院门口走。

    即使晚上灯光昏暗,曲浅溪也知道车子的主人是谁。

    凌彦楠正想往医院里走,见到台阶不远处的曲浅溪,顿住了脚步,浅笑了下,“我等了下,见你没下来,刚想上去找你。”

    曲浅溪笑笑,不语。

    凌彦楠给她来开车门,上车后问她,“看到我发的信息了?”

    曲浅溪点点头,“看到了。”

    她刚才在连慕年的病房里,掏出手机看的时候,正巧凌彦楠的信息来了,说他想过来找她。

    他的意思是让她回来,不要在医院里呆着,她懂,而她也知道,连家的人,甚至包括程展玄,付修扬都不会欢迎凌彦楠,所以她不想让他们碰面,就匆匆的离开了,如果——

    如果怎么样,她自己也不知道,连慕年拉着她的时候,眼眸里的祈求,她看得见,本如果——凌彦楠的信息没有来的话,她会怎么做?

    她没有仔细去想,就直接的拒绝了。

    凌彦楠顿了下,忽然问道,“连慕年怎么了?为什么忽然会吐血?”

    曲浅溪皱眉,“我也不清楚,听说是操劳过度。”

    “是吗?”凌彦楠轻轻的在心底喃喃着,微微眯眸,并不相信,却没有说出来。

    ……………………………………………………

    连慕年晚上没吃晚饭,王天鸣给他买了晚饭回来,连慕然喂他。

    连慕年抿着薄唇,眼眸了无食欲,看了眼王天鸣,眸子微冷,“谁叫你叫浅浅过来的?”

    连慕然抿着小嘴,放下碗,冷看着连慕年,“你不是一直都很像见她的吗?怎么现在人家过来了,你倒是不愿意看到人家了?怎么?知道人家结婚了,知道难过了?不过也是,都吐血了,怎么不难过?”

    连慕年不说话,只是看着王天鸣,似乎执意的想要知道答案。

    王天鸣顿了下,说,“您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叫着夫人的名字,我想,您应该是想要见夫人的,所以——”

    连慕年愣了下,别过俊脸,没有说话。

    连慕然重新的端起碗,看着连慕年,“还吃吗?”

    连慕年不说话。

    连慕然咬牙,心里就像有千万条虫子在咬她一般,她看不得自家哥哥现在这个样子。

    她倏地将碗狠狠的往地上一砸,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瓷碗碎裂时发出的刺耳的响声,“你够了没,人家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她离婚再跟你复合?你凭什么?先错的人是你不是她,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错在先,你现在就算那是死了,人家都不会在意,你又何必啊?”

    连慕然刚才跟曲浅溪说这么难听的话,不是讨厌她,只是心烦,她知道曲浅溪和连慕年都有错,也知道刚开始错的人是连慕年,但是人是护短的,她只是心疼连慕年,才会说这些话。

    但是看着连慕年这个样子,她又恨连慕年的放不下,作践自己,看不过去。

    王天鸣皱眉,冷声道,“大小姐。”

    “我说错了?”连慕然咬牙,“是他自己自作孽!她来看他的时候,他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人家离开了,他滴水不喝,粒米不进,他是干什么?绝食吗?既然放不下就去追,去抢啊,我们连家难道还比不上他们凌家吗?怕他们不成?”

    “好了,瞎嚷嚷什么呢?还让不让你哥休息了?”老爷子处理好事情后,过来听到连慕然的话,皱眉道。

    “他吃都不吃不下,还睡得着吗?”

    连慕年总算有了些反应,冷然的扭头睨了眼连慕然,“小然,出去。”

    连慕然撇撇嘴,起身出去。

    老爷子看着躺在病*上的连慕年,叹了口气,“浅浅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连慕年没有说话。

    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四年后,我本来想着希望你们能分开,不要再继续前缘了,对谁都不好,浅浅现在已经跟凌彦楠结婚了,你就算想追回来,也得顾忌一下凌家,知道吗?”

    连慕年,“……”

    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起身拍拍连慕年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让他好好休息后,才转身离去。

    ……………………………………………………

    夜渐深。

    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连慕年打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眸子微微的湿润了些,薄唇抿得死死的。

    连慕然知道连慕年今天还没怎么吃东西,有给他买了一份粥回来,想要推开门时,看见他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嘴角扬起,笑了。

    连慕然顿在了门前,没有进去。

    连慕年却看见了她,放下手机,别过脸,敛去眼底的情绪,才淡淡的开口,“进来吧。”

    连慕然放柔声音,说道,“别跟我怄气了,吃一点,嗯?”

    连慕年看了自家妹妹一眼,“我没跟你怄气。”

    连慕然知道,他不是在跟她怄气,或者她今天说了这么多,他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也是有可能的,他只是心里难受吧。

    连慕年没有说什么,自己端起碗,喝了一小碗粥,然后就吃不下了,放下碗道,“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我知道了,你先睡吧。”说着,连慕然将碗筷洗干净,又将垃圾扔了,才重新走回病房,连慕年已经睡着了。

    连慕然叹了口气,她知道他能如此之快睡着是因为她在他喝的粥里,加了些安眠药,不然,他不可能睡得着。

    她伸手,本来想关上灯的,但是看到*脚上的手机,顿了下,想起连慕年刚才看得他又笑又湿眼眶的东西,她拿起手机一看。

    页面壁纸上,是一人物头像,是曲浅溪。

    房间的光线有些暗,她正躺在*上,蜷缩着身子,已经睡着了,但是她的小手却紧紧的抓住一处衣袖。

    衣袖的主人戴着一个手表,连慕然看着这个手表就知道这个手的主人是谁了。

    这块手表是爷爷在连慕年十八岁成年时,送给他的,非常罕有。

    连慕然光看到一个大手,仿佛就能想像到连慕年坐在*边,舍不得移开手,笑看着*上的人的情境。

    连慕然顿了下,打开他手机的相册,想看一看,但是存了密码,她试了好多次都解不开,她也想过曲浅溪的生日,但是她不知道曲浅溪的具体的生日,只好输曲浅溪的名字进去,却没想到打开了。

    而里面,共存了三百多张照片,都是曲浅溪的,有了开始的几十张是跟壁纸一样躺在*上外,酣然入睡外,其他的拍摄的角度扑捉得并不好,显然是偷.拍的。

    连慕然看到这里,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了,能放下手机,捏了捏连慕年的俊脸,自言自语道,“知错了吧?知错了就积极点,跑了也要追回来!不然的话,别说你是我哥!”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