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四十四章 浅浅,我找到你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浅浅,我找到你了

    曲浅溪的抿唇,眼眸直视着凌彦楠,“我为什么要怕见他?错的人是他不是我,我没有对不起他。”

    凌彦楠顿了下,眸子微微的动了下,没有说什么的优雅的起身,扭头走出门外。

    现在虽然正值六月是收获的季节了,但是新疆的这片地方,很多植物正是丰盛拾起,他放眼望过去,门外一片绿色,夏风拂过,各种水果的香味弥漫鼻尖,让人心旷神怡,但是却无法滋润他的心。

    曲浅溪也不再说话,抱着篮子出去摘水果,凌彦楠坐了会儿,也跟上去帮忙,只是两人忙活了半天,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曲浅溪却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想什么。

    中午吃饭的时候,凌彦楠说还有事要做,要先走了,曲浅溪顿了下,拉住了他,却不知要说什么。

    凌彦楠叹了口气,扭头看她,知道她心里有矛盾,说道,“浅浅,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你如果认为念念是最重要的,那就不要回去也无所谓,没必要逼自己回去,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而且,我会帮你照顾好念念,这一点你放心。”

    “怎么做,我早有打算,但是给我几天的时间,我想将计划理顺一些。”曲浅溪眼眸冷了几分,“连慕年当初没能找到我们母女是你用力障眼法,我担心如果我出现了,他很快就能查到念念的下落,所以,我担心,而我又不能陪在念念的身边。”

    凌彦楠不语,曲浅溪的话他是认同的,但是他没有纠正她所说的话。

    因为连慕年知道四年后的今天,他依旧没有放弃寻找他们母女。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五天后,曲浅溪离开了新疆,坐了新疆那里唯一一趟飞机,却不是回去w市,而是去了南城,但是她才在南城逗留不到一天的时间,办了些手续,又转飞机过去了w市。

    ……………………………………………………

    下午五点的时候,许母蹑手蹑脚的推门进家门,只是她才推开门进来,许万重已经在里面坐着,扭头冷冷的看着她,“知道回来了?”

    许母看到他的笑容,头皮一阵发麻,脚步顿了下,缓缓的靠近门靠着,没有进去。

    许万重勾唇冷笑,“还要我请你进来?这么大牌?”

    许母抖了抖缓缓飞走了进来,到许万重对面的地方坐下。

    “去哪里了?”

    许母看着他尖锐的眼眸,微微的低下头,动了动唇,想说话,却无法将谎言说出口,因为她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许万重。

    许万重看着她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温度,“哑了?”

    “我去了看效益,她——”她犹犹豫豫的假寐说完。

    许万重抿着唇,大手一扬,将茶几上的查被套全部扫落在地,“呯呯——”连续几声瓷器破破碎发出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许母的脖子害怕的缩了缩。

    我冷哼一声,“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去哪个晦气的地方,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许万重的话许母听不得,她眼眶立刻就红了,状着胆子叫嚷,“你什么都不知道,自小依出声开始,就没有抱过她,关心过她,她是你的女儿,亲生的女儿,她现在有事了,你怎么能如此的冷漠,这样的对待她?”

    许万重的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冷笑一声,“是她自己不争气,怪的了别人?”

    “如果不是因为你多次教唆她,小依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都是你害她的,现在你连去看她一眼都不肯,还说女儿晦气,你到底是不是人?”

    “胆子大了?”许万重冷冷的睨着他,“你现在说是我的责任,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当时你可有阻止过我们的计划?你没有,你就想着在曲浅溪的手里般小依抢回属于她的东西而已,你有劝过她吗?”

    许母一哽,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知道许万重说的是实话,她当时听到曲浅溪抢了女儿的男人,心里自然就气了,恨不得将曲浅溪千刀万剐,但是她没想到女儿会因此而进监狱,现在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她看着真的很心疼。

    许万重见许母没有说话,冷哼一声,起身在上楼前冷冷的说,“如果你还想回来这个家的话,就少给我去哪个地方,如果给我再知道你出现在那个地方,就算你求我,我也不可能再让你进门!如果给我的合作商知道了我的女儿竟然是杀人凶手,谁还敢跟我合作?你简直是妇人之仁,一点也不懂得为大局着想!”

    许母心寒,咬牙的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来,因为她明白,许万重这样的人是不会听的。

    但是……她的心里还是 很寒,她甚至怀疑,许万重多次的激发女儿的情绪让她去对付曲浅溪,只就是为了能自己不动手就能够将曲浅溪铲除,就算出了什么事,也跟他许万重无光。

    想到这,她脸色刷白,身子缓缓的颤抖了下,跌坐砸地上,久久都没有能站起来。

    ……………………………………………………

    曲浅溪在去南城飞机场的途中在计程车上睡着了,却睡得不甚安稳,噩梦连连。

    “小姐,小姐,您该下车了。”

    曲浅溪脸色刷白,脸上布满了汗珠,迷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叫她,缓缓的睁开眼眸。

    “小姐,您终于醒了。”司机大叔露出憨厚的笑容,有些担心她,关心的问,“小姐,您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

    曲浅溪想起十几年前那个梦,身子颤抖了下,摇摇头,道谢了后,才转身推开车门出去。

    四年前,虽然女儿已经平安了,但是她还是会梦到那天的场景,知道时间慢慢的过去,看到女儿健健康康的,她梦里的噩耗出现的频率才少了些,但是却像是轮回一般,经常梦到十多年前妈妈死去那天的情境。

    其实,跟凌彦楠说的那些话,她是没有说谎的,只是她不回来除了顾忌女儿被连家的人找到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除了因为公司,还因为她跟许万重和许母之间的仇还没算,十多年了,他们之间的这笔账,是时候要算一算了。

    她眼眸有些混沌,可能是刚才睡得还有些沉又加上这几天睡眠不足,头脑有些昏,她拿了行李,自顾自的往机场走去,只是她抬眸时,眼眸忽然一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落入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不已的怀抱中,下一秒,她被紧紧的抱着,生怕她会消失一般的,死死的被人抱着,勒得她有点透不过气来,想推却又推不开眼前的男人。

    连慕年接到曲浅溪回来的消息,马不停蹄的就做了回来南城的飞机,匆忙的下飞机,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飞机场里。

    他看到她第一眼时,瞬间定在原地,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她,不敢上前,生怕自己会认错人,被人当搭讪者的次数不少了。

    直到她抬起头,他才发现,真的是她。

    心口难以压抑的膨胀着,剧烈的喜悦的狂潮几乎要将他淹没,他瞬间便红了眼眶,生怕她下一秒就会像四年前一样消失不见,倏地冲上前,紧紧的将她抱住!

    “浅浅……浅浅,我终于找到你了……”

    曲浅溪回过神来,似乎是终于看清楚了抱着她的男人是谁,薄唇紧紧的抿着,冷睨着他的身后一直站着的秘书小姐。

    秘书小姐看到自老板口中听到无数次却从来没有见过的真人,一时间也不知道给如何反应了。

    她虽然知道在连慕年的心里,曲浅溪的存在是异常的重要的,却没想到他完全不顾平日里外人眼中的形象,像个要失去至亲的人一样,抖着身躯紧紧的抱住那个从头到尾都冷着脸的女人,那一刻,她竟然有些不喜这个女人了。

    连慕年还紧紧的抱住她,他身上的温度自西装闯过来,一片炙热,但是曲浅溪的脸色却冷漠得如冰窖般,如冰般的语气冷漠的启着唇边,“滚开。”

    连慕年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兴奋之中,听到她冷漠的声音,身子一滞,有些无措的放开她,但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却紧紧的盯着她不放,好像只要他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一般。

    曲浅溪没有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错了开他,拉着行李转身离去,好像当他是抱错了人似的。

    “浅浅——”连慕年心一慌,“不要走,我们——我们回家好不好?我——”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曲浅溪扭头看着他的眼神吗,没有一丝的温度,就像看着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一样,那陌生的眼神让连慕年心底颤抖了下,竟然说不出口了。

    曲浅溪没有开口,拖着行李离开,连慕年一时间竟然感觉大脑短路了,只能够伸手去拉她的小手,“浅浅,你要去哪儿?”

    曲浅溪现在对于连慕年,她没有一丝的耐性,讽刺的勾起唇瓣看他,“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就是因为曲浅溪的关你什么事,连慕年脸色白了几分,她划清界限的话,他听着,胃部抽搐了几下,以为内他中午没有吃饭就匆匆的赶过去机场坐车,胃部已经有些不适了,现在更加是隐隐作痛。

    他脸色倏地刷白,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他只想留住她,其他的都不重要,他柔声,乞求的看着她,“浅浅,四年前的事,我错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就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曲浅溪闻言,眼底的讽刺加深,她懒得再理会他,甩开他的手,“连慕年,你的道歉我不接受,我也不认为我要接受,如果道歉就能挽回所有的事情,那你就错了,而我们之间,也成了过去式,没有了任何关系,你堂堂连慕集团的老总,我可高攀不起,我希望我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生死永不相关!”

    “浅浅……”连慕年的胃部不断的翻滚着,他倒抽了一口气,但是骨节发白的大手却将她攥得更紧,弄得曲浅溪手腕隐隐作痛。

    秘书小姐看到连慕年忽然变了脸色,知道他可能是微痛又发作了,担心的皱眉,“

    老板,您怎么了?我们——”她想跟他说送他去医院的,但是却给他粗声的打断了。

    “走开。”连慕年冷睨了她一眼,那眼神跟看曲浅溪的温柔,形成了剧烈的对比,根本没法比。

    秘书小姐纵然习惯了他的冷漠,但是看到他的差别待遇,还是皱眉,想说什么,但是连慕年去额没有分给她一个小小的目光,全心全意的落在曲浅溪的身上。

    曲浅溪被他攥住手臂,眼看登机的时间快到了,她可不想因为忽然出现的无关紧要的人而忽视自己的重要的事情,狠狠的将他一把推开。

    连慕年本来就不舒服,攥着她是他用尽了几乎现在所有的力气,但是曲浅溪那狠劲,一点都不留情,连慕年触不及防,大手忽然就松开了,身躯一时的站不住,缓缓的后退几步。

    曲浅溪得到自由,冷傲的站在他的眼前,看着脸色刷白的他,脸色没有丝毫的动容,她忽然掏了掏自己的行李箱,似乎在找些什么,而连慕年被秘书小姐扶住。

    他胃部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灼烧一般,疼痛得难以忍受,但是他一声不哼的,紧紧的盯着曲浅溪。

    只要她还在他的眼前,就一切都好……

    曲浅溪顿了下,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是一个小红本。

    连慕年看到那个小红本,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身躯缓缓的往后退,脸色苍白如纸。

    曲浅溪的眼睛很好,没近视,连慕年的异常她是看在眼里的,但是——

    她讽刺的冷笑了下,他的死活,管她什么事?

    她将手中的小红本,竖起,递到他的面前,“连慕年,这是我们的离婚证,我保管得好好的,有它在,我相信能够非常清晰的解释给所有人听,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用发疯的要我跟你回去,我也不知道你的诚意有多少,我也不在意,我只知道,以后我们什么都不是,我曲浅溪以后要做什么,去哪里,你连慕年都管不着!”

    连慕年面如死灰,身躯微微的颤抖着,眼眸缓缓的阖上,受打击甚重。

    四年前,他听老爷说曲浅溪已经叫人办了离婚手续,他以为老爷子只是说说而已,因为那时候曲浅溪还在坐月子,不到一天的时间她能够做什么?

    所以,他意识下的忽略了他们有可能已经离婚了的事实,因为,他不敢想象,如果她当时真的叫人办了离婚手续,他们之间就真的完了。

    四年以来,他一直以为,如果曲浅溪还活着,他会找到她的,即使她恨他,即使他们的女儿没了,他们伤心欲绝,但是自己要他们的婚姻还在,一切都有可能,只要他还是他的浅浅,属于他一个人的妻子。

    但是他不敢想象的事还是发生了,曲浅溪竟然真的将离婚手续办好了。

    那他们之间——

    连慕年没有接,曲浅溪也懒得理,将手上的离婚证书交到秘书小姐的手里,转身离开。

    “浅浅……”连慕年快承受不住了,他呼吸急促,但是还是选择叫住她。

    曲浅溪抿唇本想再走的,但是不知为何,却顿住了脚步。

    连慕年自秘书小姐的手中拿过离婚协议书,缓缓的打开,最先映入眼睑的是她的照片,照片上的她毫无表情,但是他看着竟然移不开视线。

    看到照片上的他,他忽然想起了结婚时两人照相的情境。

    那时候两人都没有笑,而他,看着镜头的眼眸甚至没有一丝的情绪,更加看不到结婚时该有的喜悦。

    当时的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跟她结婚的?

    他想不起来了。

    他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张小小的照片。

    这四年里,他找她找了四年,却发现自己没有属于她的任何照片,两人从未一起照过相,每次他梦中惊醒的时候,想要看看她的模样,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她存在过的证据,他们唯一一次照相两人结婚的时候,但是结婚证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扔哪里去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曲浅溪顿了下,没有回头,这个离婚证书,她要也行,不要也行,对她而然,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她提着行李,转身离开。

    连慕年感觉到她要转身离去,甩开秘书小姐的手,不让她搀扶着他,但是他移动,胃部撕裂般的痛楚,席卷他的身体,想要开口,却发现怎么也张不开薄唇,眼皮忽然变得沉重,眼前一片发黑,没有了焦距。

    他甩甩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伸出手想要抓住转身离去的曲浅溪,但是系一秒,他就晕了过去,陷入黑暗之中。

    但是陷入黑暗中的他,双手还是伸向曲浅溪要走的方向,身子往前倾着。

    “老板!”秘书小姐一惊,尖叫起来,忙拦住了连慕年的身躯,一双眼眸,担心不已。

    如果还看不懂的亲,就移步从新看前两张的内容,看了这几章应该会明白的,暮暮改了内容,希望亲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

    另外,第一百四十三章改为了六千字,看了之前三千字的亲们就返回去看一看吧,最近事儿多,给亲们造成不便了,很抱歉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