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零五章 乱乱乱

第一百零五章 乱乱乱

    昱日

    曲浅溪早早就起床了,醒来时见到身边躺着的男人,轻轻的咬住下唇,压抑住即将溢出嘴角的喜悦。

    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动了动身子,她美目一凛,倏地收起脸上的笑容,微微的闭上眼睛。

    即使是闭上眼睛,她也能敏感的感觉到身边的男人落在她脸上的过分炽热的目光。

    她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颤了下,没有睁开眼眸,他炽热的气息缓缓的接近她的小脸,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缓缓的贴近了她鼻头。

    连慕年轻轻的闭上眼,没有发现曲浅溪已经醒来,不由得在她的脸上落下了湿漉漉的细腻的亲吻,渐渐的,他离开她挺翘的鼻头,大手轻轻的按捺着她的发端,薄唇含住了曲浅溪的小嘴。

    曲浅溪身子微微的一震,身子动了动。

    连慕年鼻孔哼处一口气,似乎笑了,只是他的薄唇含住她的小嘴,所以没办法出声。

    他知道她醒了。

    他舌头温柔的卷进她的甜美之中,勾着她的舌尖与他共舞。

    呼吸教缠,两人乐此不疲的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吻得深入,吻得不亦乐乎。

    但连慕年此刻却不是想深入的她,只是很想要吻她,感受她的甜美,似乎怎么也要不够她似的,薄唇久久都没有离开她诱人的小嘴。

    曲浅溪感觉到肺部的呼吸似乎被身上的男人给狠狠地霸占夺取,在她差点儿透不过气来时,她才推开他,缓缓的张开眼眸。

    映入眼前的,是他浅笑着的眼眸,俊脸柔和。

    她微微的一怔,愣愣的看着他,眼眸里有太多太过于复杂的东西。

    连慕年不由自主的看着她,就是移不开视线,总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她。

    见她目光呆滞的看着他,小脸柔和,心里昨晚的那些空虚跟不安倏地完完全全的消失了,薄唇不由得勾起了笑容。

    大手不由得摸上她的小脸,她现在是孕妇,想起昨晚她竟然还像以前一样出去应酬,心里又开始不悦。

    他皱起眉头,忽然说,“昨晚你——”

    他一提起昨晚,曲浅溪心里那道坎儿又回来了,心里又开始变得不悦。

    倏地眼眸变得尖锐伶俐,小手拍开他覆上她小脸的大手,抿着小嘴不发一言的起身。

    连慕年皱眉,拉住她,“浅浅,我跟你说——”

    曲浅溪回头,算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没空,我也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要说的,你放开我,我还有事要忙。”

    连慕年抚额,有些无奈,也有些不知所措,不懂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会然间就变了,而且他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不希望她已经是孕妇了不在家好好的呆着却在外面奔波,很危险。

    只是他根本没有机会说,她已经进去了洗漱间,他也跟上去,跟在他的身后,“浅浅,你现在已经是孕妇了,跟以前不一样,以后,就不要随便的出去应酬,能推的就推掉……”

    曲浅溪顿了下,美目没有什么温度,抬眸,“连慕年,出去。”

    他确定他这是在关心她或者是孩子?

    她在心底冷哼。

    昨晚他知道她出去应酬,在那样的场合里,他竟然还以许美伊的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那里,他过来竟然是为了找许美伊,如果他真的在意孩子或者是她的话,他就不应该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那里,更不应该让她有机会出去应酬。

    所以,他现在说的这些,都是枉然。

    “浅浅,你不要意气用事,我是认真的。”连慕年皱眉,心里对她这么做也是非常的焦急,想到她时时刻刻都让自己跟孩子处于比较不安全的境地,心里的担心就放不下。

    曲浅溪还是冷冷的看着他,“我说你出去,出去!”

    “曲浅溪!”连慕年也有些生气了,他是为她好,她怎么就不愿意听他说一句话?

    曲浅溪不理他,直到自己洗漱完毕,越过一直站在门边的男人,冷冷的说,“连慕年,我心情不好,最好不要惹我!”

    连慕年心里也开始有气,但是他看了一些书,也明白了孕妇比较容易情绪化,也容易变得偏激,他以为她会这么说话完全是因为怀孕了,也压抑着怒火不跟她计较下去。

    只能在心底叹叹气,想等她心情好一些时再跟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见曲浅溪穿戴完毕似乎要出门了,连慕年这才发现自己自从曲浅溪起床后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她的身后,竟然忘记了自己也要上班,自己也要洗漱。

    他本来想说他送她上班,下班的时候他过去接她的,她是孕妇开车对她来说会消耗太多的精力,会很容易累,而且孕妇本来就累了,他不想她太过辛苦。

    只是她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这个想法,自顾自的出门,他拉住她,“等我一下,我送你去上班。”

    曲浅溪心里虽然对他提出来的事情感到高兴,只是还是想提醒他一下,“我自己有车。”

    连慕年动了动薄唇,本来想将心底的说话说出来在,最后,他只是说,“我送你去,你等一下,我先去洗漱。”

    曲浅溪看了下时间,皱眉,“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

    连慕年心里有些急,一时间也不知道她是赶时间只是以为她只是单纯的不想坐他的车,心里感到不舒服。

    他都表达得如此的清晰了,她竟然还是给她冷冷的一句话,心里自然也不好受了。

    这二十多年来,他从未如此的为一个人着想,但她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而让他感到烦躁的是,最近面对她的时候,自己似乎总会做出一些自己以往不会做的事情,甚至有些失去自我。

    曲浅溪不知道他的心思,关上门去上班了,连慕年越来越烦躁,拧起眉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总感觉似乎少了一些东西。

    他回房间洗漱完,拉开柜子,看到里面的几瓶药,顿时恍然大悟。

    今天,是曲浅溪产检的日子,他已经安排了时间准备陪她的。

    他皱眉,刚才竟然忘记了跟她说这件事了。

    ……………………………………………………………………

    因为要产检,曲浅溪请了半天的假。

    爷爷很紧张这个孩子,所以他早早的就要曲浅溪去产检,一个月之前,爷爷跟她也去了医院一趟,医生那时候吩咐她这个月也要来检查一次。

    这次的产检是程展玄帮忙预约的医生,听说他有朋友在该医院工作,所以做起事情来方便一些。

    如果要曲浅溪自己来,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预约到,毕竟现在看病难已经成为了民生话题。

    下午曲浅溪请好假,将接下来要看的文件带回家里看,收拾好后,到了公司的楼下时,已经有一个人正在等她。

    “玄?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展玄体贴的接过她手上沉重的公文包,笑米米的,“你不是产检吗?我陪你去。”

    曲浅溪顿住脚步,“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连慕年抿唇,“你一个孕妇跑老跑去的,每个人照顾着,像什么样?”

    他其实有些不满连家的人的做法的,曲浅溪已经怀了他们连家的骨肉,她平时又要上班又要应酬,也很忙,他们却从来不想着找一个人来照顾照顾她,就让她一个人折腾,他们不心疼他都已经心疼了。

    为此,心里替她感到不值得。

    只不过,连慕年的事他知道曲浅溪心里已经很难过了,如果他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这件事,只怕她心里会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没有说过这些事。

    “玄,我是孕妇,不是残疾。”曲浅溪知道玄是心疼她,心疼连慕年这样对她,或许他心里对连慕年的做法不认同,而他是连慕年的朋友,所以就想着帮帮他,只是他不知道他越是这样做,就让她越难受。

    孩子父亲的朋友都比孩子的父亲要关心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这样的想法,每次在程展玄帮她时,她的脑海都不自禁的浮现起这些酸涩的情绪。

    程展玄不由分说的提着她的东西走向自己的车子,打开车门等着她。

    曲浅溪无奈的叹口气,他手中有筹码,她只有屈服。

    ………………………………………………………………

    曲浅溪跟程展玄到达医院时,在她的前面,还有十几位孕妇正在外面等候,多数都是有丈夫的陪同,夫妻二人的脸上难掩对新生命的降临的喜悦与幸福。

    曲浅溪顿住了脚步,忽然心酸酸的,没有上前。

    程展玄也明白她所想,拉着曲浅溪坐下,打算说些笑话逗逗她,让她舒缓一下心情,转移一下注意力。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曲浅溪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用余光瞄到了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薄唇紧紧的抿起,冷冷的在心里轻哼一声。

    曲浅溪其实也有些奇怪连慕年竟然会打电话过来的,毕竟今天早上她的态度不太好,她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生气的。

    但现在他却打电话过来了。

    连慕年到了他的公司楼下,准备接她过去做产检,所以就催她下来,却没想到得到的是她已经到了医院的答案。

    他皱眉,边踩下油门边问,“你现在检查完了?”

    曲浅溪顿了下,“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过来医院?”产检的事情她从来没有跟连慕年说过。

    连慕年抿唇,没有说话。

    自在国外出差回来的那天他拉开卧室的柜子里看到那张门诊的单子,他就知道她今天下午要过去医院孕检。

    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第一个意识就是推掉所有的行程,陪她去孕检。

    他将这一段过滤掉,淡淡的问她,“你现在开始检查了吗?”

    曲浅溪意识下回答,“没有,前面还有十多位准妈妈要检查,还要等一段时间。”

    连慕年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赶上了,“好,你在走廊等我一下,我十五分钟左右到达。”

    曲浅溪眨眨眼,顿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竟然要陪她安检?

    他不是一直都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吗?

    心里喜悦,她还想说点什么,但连慕年这边已经挂了电话。

    “怎么了?”见曲浅溪接了连慕年的电话,小脸上的喜悦难以掩饰,程展玄心里有些不舒服,只不过,她跟连慕年到底是夫妻,他即使心里难受也只能埋在心底。

    他苦笑了下,他一向桃花旺盛,却偏偏自作孽的吊死在她的身上,甚至他还看不到属于两个人的未来,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即使看到她三不五时的为连慕年伤心心里会不好受也很心疼,但是他就是找虐似的,还是控制不住的要过来看她,看到她好好的,他才会安心。

    “年……他要过来。”曲浅溪笑,其实想叫他回去不用照顾她的,但是想到他这么关心自己,而自己在得知连慕年会过来后,就想让他回去,感觉是在利用他一样,他也是真的关心她,她也不能这么对他。

    程展玄不语,脸色慢慢的沉下来,“你叫他过来的?”

    曲浅溪实话实说,“我没有跟他说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要产检的。”

    程展玄知道自己是有私心,希望两个人能独处,所以听到连慕年要过来时,他心里是真的有些不舒服。

    只是每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总会责怪自己的卑鄙。

    明明自己希望她过得幸福,而他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有这样的想法。

    ……………………………………………………………………

    连慕年知道自己有机会陪曲浅溪孕检时是很高兴的,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一路上心情轻飘飘的,心情不错,特别是他感觉到曲浅溪在接到他的电话时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他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见到曲浅溪还是有些纤细的背影时,心里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难以言喻的情愫在心底一一的淌过。

    心情既复杂又开心,他上前,勾唇浅笑的想开口,只是这时候,却见对面的门走出一抹高大的熟悉的身影,俊脸上的笑容倏地拉了下来。

    轻快急切的脚步倏地刹车,抿起薄唇冷看着程展玄温柔的将手中的热水递给曲浅溪,细心的为她垫上一个坐垫,帮她调整位置。

    最先发现连慕年的是程展玄,他皱眉,没有说话。

    曲浅溪只从接到连慕年的来电后,知道他要来,美目三不五时的往医院的出口的方向看过去,满怀期待,只是,她等了一段时间,他还是没有出现。

    程展玄见她渴了,就给她要了一杯水,她也是渴了,正低头喝水,笑着对程展玄道谢,却没有发现连慕年已经到来了。

    连慕年走到她的跟前时,她才发现他,好心情难以掩饰,“你来了?”

    连慕年淡淡的点点头,没有看她。

    如果这里少了程展玄,经过今天早上的冷漠,她忽然间变得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他定然会非常的高兴,只是现在,连慕年高兴不起来。

    曲浅溪在电话里感觉到他是高兴的,但他到来时却是冷着一张俊脸,她的好心情顿时也开始慢慢的变坏。

    大口的喝了一口水,小脸缓缓地沉下。

    连慕年没有看曲浅溪,却淡淡的对程展玄说,“玄,谢谢你陪浅浅过来,辛苦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在就够了。”

    程展玄抿唇,看了眼曲浅溪,“我也没什么事干,闲着也是闲着,留在这里也一样。”

    连慕年却听出了他的潜台词,心里非常的不悦,再开口时已经多了命令的口吻,“玄,你先回去。”

    程展玄没有说话,将视线落在自连慕年过来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曲浅溪的身上。

    曲浅溪心情也变得糟糕了,她勉强的笑了下,声音却柔和下来,“玄,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跟他说。”

    程展玄皱眉,没有说话,却不愿离开。

    曲浅溪感觉到他在担心她,笑容变得更加的柔和,带着安抚的意味,“玄,我没事的,你放心。”

    程展玄见她是真的对连慕年有话要说,目光在两人的身上逗留了会儿,叮嘱了她两句注意事项,才转身离开。

    程展玄离开了,连慕年眯起眼眸,语气冷冷的,“浅浅,你叫玄来陪你做孕检?”她不叫他陪她却叫程展玄陪她,她算什么意思?

    曲浅溪抿唇,“是玄帮我预约的医生,他不放心我一个人过来,就到公司接我了,我没有叫他。”

    听到不是她主动的叫程展玄过来的,连慕年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只是还是忍不住说“,以后你要做什么,可以找我或者是爷爷,不要找外人。”

    “玄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他不是什么外人。”

    找他?

    曲浅溪冷冷的勾唇,他自她怀孕后一点消息,一点的关心都从来没有给过,他都表现得如此明显了,她难道还要跪着求他关心她和孩子?

    而爷爷虽说身体还是硬朗的,但怎么说也有一定的年纪了,找他只会让他更加操心了。

    所以她只有找别人,而程展玄却想到了她要孕检,是他主动提出来要帮她的,她心里很感激。

    现在,他来了一趟,却冷着一张脸,他什么意思?

    如果不想来,他可以不来,她没有逼他!

    “曲浅溪!”连慕年是真的有些动怒了,“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她难道就这么白痴,根本看不懂程展玄是喜欢她吗?

    曲浅溪皱眉,“我懂什么?”

    “玄他——”

    一个想法倏地划过脑海,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玄怎么了?”曲浅溪不解。

    连慕年没有再往下说,他本来想问她知不知道玄喜欢她的,但是看样子她是不知道的。

    他看得出来曲浅溪对程展玄是特别的,比他见过的跟他同一个年龄层的异性都要好,都要温柔得多。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她的心里,玄是特别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告诉了她这件事就等同于间接的帮他们牵线。

    所以,他没有再往下说下去。

    曲浅溪想问清楚,只是这时候刚好到了她孕检的时间。

    连慕年跟曲浅溪进去做孕检,陪在左右。

    医生见曲浅溪绷着小脸和身子,柔声的说,“放松点。”

    曲浅溪笑笑,皱眉,“连慕年,你出去。”

    “为什么?”连慕年皱眉,不肯出去。

    曲浅溪感觉到他似乎很紧张,紧紧的抿起薄唇,她看着也忍不住的紧张起来。

    看着他不忍让的俊脸,曲浅溪的心缓缓的安定下来,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医生看着他们,笑了笑,指了指仪器上的显示屏,“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一切都发育良好,只是母体还是缺乏营养,以后还是得多补补,这样对孩子也有好处,年轻人,不要只想着保持身材这些事,应该多为孩子想想。”

    曲浅溪认真的听着,即使自己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因为保持身材而忽视孩子,也没有反驳,因为她知道医生是真的关心她。

    连慕年看着仪器里已经成型的渐渐发育成人型的胚胎,心里激动异常。

    之前,他因为知道了有孩子的存在,心里是高兴的,但是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是做爸爸的人了,现在他却完完全全的有了这种身为人父的感觉,忽然间挺直了背脊,紧紧的攥住曲浅溪的小手,眼眸深深的看着她,声音难以压抑,“浅浅,这是我们的孩子。“

    看着他紧张又喜悦的心情,曲浅溪即使有再多的心烦和失落,此刻也什么都想不起,笑着点点头。

    只因为他口中的那句我们的孩子。

    ……………………………………………………

    第二天,连慕年到饭店赴约。

    途中却遇到了一位年约五十的高贵妇人,他顿住了脚步。

    眸色深深。

    在妇人将要踏出饭店时,叫住了她,“阿姨。”

    “慕年啊,好久不见呢。”妇人见到他很高兴,忙打招呼。

    连慕年点点头,跟她扯了几句话,“阿姨,您什么时候过来这边的?玄知道吗?”

    显然,来人是程展玄的母亲。

    程母撇撇嘴,没好气的哼了声,“那个小子最近都不知道干什么,整天不见人影,哪里会关心我这个老太婆。”

    连慕年顿了下,“阿姨,关于玄的一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这个臭小子是不是闯祸了?”程母立刻的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他……最近在追一位有夫之妇,而且对方似乎怀孕了。

    不方便上网看文文的妞儿可以链接m..或者w../在手机上看文

    更新完毕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