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零四章 饭局

第一百零四章 饭局

    天气才暖和了几天,寒流又开始来袭,更糟糕的是还伴着大风,天气阴阴沉沉,估计这两天又要下雨了。

    曲浅溪被疏理得一丝不苟的发丝,在她刚下车时,倏地得凌乱无比。

    怀孕的人或许比较怕冷,她今天多穿了一件宽大的毛衣,但她还是感觉很冷,意识下的拢了拢身上的毛衣。

    曲浅溪才回到办公室,却不想有一个人已经在她的办公室等着她。

    许美伊坐在她的位置上,听到开门的声音,转椅一转,面对着她,似笑非笑的打招呼,“嗨,好久不见啊,怎么?有没有想我?”

    曲浅溪抿唇,微微的翘起的嘴角倏地冷下来,毫不掩饰的下了逐客令,“出去。”

    “啧,我以为你怎么也会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许美伊笑着说,似乎心情很好。

    曲浅溪紧紧的抿着小嘴,转身离开,许美伊皱眉,起身,“急什么,我让开还不行吗?”

    有了第一次她自然知道曲浅溪要去干什么,如果她没想错她应该是去找保安了。

    曲浅溪冷着脸坐回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睨了眼还站在她的办公室里的人,冷声道,“你可以出去了。”

    “曲浅溪,其实我们之间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我也不再兜圈子了。”许美伊沉下小脸,耸耸肩,冷哼一声,“年这一个多月来都是跟我在一起,我想他应该告诉你才对。”

    曲浅溪的心狠狠的一抽,倏地抬头看她。

    许美伊见她的反应,满意的笑了,轻哼一声,“你也知道我扭到脚,年很心痛我,也很担心,就来w市照顾我了,其实,我的脚早就好了,但是年不放心是,所以让我躺在床上多修养一阵子,生怕落下什么病根子。”

    曲浅溪不说话,此刻脑海里回忆起连慕年将刚怀孕的她丢在医院里不闻不问,却温柔的抱着许美伊离去的场景。

    因为他回来这两天来,得到了些许安抚的心,又狠狠的被人补了一刀。

    许美伊挑眉的看着曲浅溪的小脸渐渐的沉下,故作苦恼的继续说道,“年就是这样子,只要我受了一点的伤他就紧张得不得了,我记得两年前我只不过是头晕,吃点药,他就——”

    “许美伊,我没听你的情史。”曲浅溪冷睨的打断她。

    “怎么?听到年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却丢下你不管,心寒了?”她冷哼一声,“不过,就这点事你就受不了了?你以为你自己母凭子贵,能挽回什么,如果你照着这条路走下去,就仅仅的这一点的心寒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即使你怀了年的孩子,即使老爷子你不让你们离婚,只要年的心里有我没有你,你就永远都只能在祈求年的爱的日子里度过,因为年的爱只给我一个人!”

    曲浅溪心底狠狠的抽了下,身子压抑不住的颤抖,她唯有紧紧的攥住自己的小手,才能勉强的压抑住心底的痛觉。

    其实,如果是以往,她不会如此的容易被人激起情绪,可能是孕妇比较多愁善感,也容易情绪话,她根本难以压抑住情绪波动。

    “曲浅溪,我告诉你,一年后,年一定会跟你离婚的,到时候你的孩子他还不一定会稀罕呢,如果现在就受不了了,那一年后即将到来的事实你又如何去接受?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太过难受才对,毕竟你也是一个习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想必,你的孩子没有爸爸你也能好好的将他养大成人才对。”

    许美伊心里也是非常的不舒服,连慕年在半个月前说好了第二天过来陪她的,但是他最后竟然陪她回去南城了,之后继而连三的出差工作,他们几乎每天都聊电话,在得知他回来时他很高兴,她以为他会优先的过来w市看她的,直到他回到了南城他才告诉她他不去w市了!

    无意中,她听到他的助理说他正在看关于育儿的书,她才知道,他的心里其实是很在意这个孩子的,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一工作完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南城,选择将她抛诸脑后。

    许美伊的话对她而言字字珠心,曲浅溪忍了好久才将自己的情绪压下,她冷静不已,不动声色的睨着她,“你知道年为什么娶我?”

    许美伊顿了下,顿时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但是她也没有多在意,因为她感觉不到曲浅溪的惊讶,难道说她早就猜到了?

    她轻哼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异常,语气轻快,“放心,有些事到最后才揭晓才激动人心的嘛,现在,何必焦急?”

    曲浅溪看着许美伊得意洋洋的模样,心里却没有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裂的冲动,她笑了下,“你在得瑟个什么劲儿?最后事情会变成怎么样,我们都不能确定呢,现在把话说太满就不怕端起石头砸直到脚?”

    许美伊轻哼一声,觉得曲浅溪是在硬撑。

    曲浅溪缓缓的起身,忽然轻飘飘的问她,“你觉得我跟你像吗?”

    “你什么意思?”许美伊怔了下,小嘴紧紧的抿起。

    答案是一定的。

    虽然他们现在的穿衣打扮风格不太一样,看起来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但是自己要认真的看,还是能发现他们之间的共同点的。

    “你说我是你的代替品还是你是我的代替品?”曲浅溪忽然笑米米的勾起小嘴说。

    脑海里忽然间就想起了连慕年不经意耳朵在她的房间里翻找出来的那些照片,心狠狠的一抽。

    许美伊霎时乱了心思,“曲浅溪,你到底想说什么?”

    曲浅溪冷睨着她,冷冷的说,“出去!”

    “曲浅溪——”

    许美伊还想说话,但曲浅溪已经拿起电话拨号了,她见状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王天鸣敲响了连慕年的办公室,却发现连慕年已经收拾好了桌面上的东西,大有提前下班的架势。

    他愣了下,站在门口,一时间有些不知该不该踏进这扇门。

    “有事?”连慕年将最后一份文件放进文件包里,拉上拉链,头也不抬的淡淡的问。

    王天鸣这才进门,直奔主题,“老板,凌氏集团的总裁近两天到了南城,说要请您吃饭。”

    连慕年顿了下才回答,“他有没有说时间?”

    “他说明天下午,您……要不要过去见他一面?”

    连慕年顿了下,皱眉的说,“今天跟明天我都有事,你跟他商量一下,改个时间吧。”

    王天鸣点头,将最近的行程跟他报备一遍转身离开。

    “等等。”

    连慕年叫住他,王天鸣回头,“请问还有事吗?”

    连慕年收拾好了,也跟着出门,锁上门时,淡淡的说,“明天下午的那个饭局,你代我去。”

    “  可是您 不是答应了对方要出席的吗?”王天鸣头痛,连慕年前天回来在回来w市是答应了对方会打架出来面谈,现在却毁约,真的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

    连慕年面无表情的说,“我有事,如果对方非要面谈的话,也可以推后几天,这两天我很忙。

    王天鸣想抓狂了,他的行程是他帮忙安排的,他忙不忙他会不知道?

    只不过人家大老板都开口了,他也只能顺从,扯了下唇角,硬着头皮点头了。

    最近他发觉自己忙了好多,也辛苦了好多,喝醉的次数也渐渐的增加了。

    这种情况自从他知道夫人怀孕后,才朝着这个趋势发展的。

    现在老板出席应酬的次数变少了,也不喝酒,所以往往喝酒的人就变成了他。

    他虽然辛苦了一些,但也不好意思说,毕竟他心里也挺喜欢这个老板夫人的,也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

    ………………………………………………………………

    连慕年提前下了班,匆匆忙忙的赶到曲浅溪的公司的楼下,等了好久,直到公司里的人都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却不见她的人影。

    连慕年脸上不可掩饰的出现了一阵阵的焦躁,打了个电话给她。

    但是,边的电话打通了却没有人接。

    他烦躁的挂上电话,打开车门,想上去看看,但是,他非本公司的员工,他进不去只有在外面等。

    有几个曲浅溪的同事认得他,知道他跟许美伊关系匪浅,本不想上前搭讪,只是,他俊美的侧脸完美无瑕,身上散发着的男人魅力无人能抵挡。

    渐渐的有几个美女靠近他想搭讪,却被他冷冷的睨了一眼,便识趣的走了。

    但也有几位比较聪明的,笑问他,“你是来找小侑的吗?她今天跟自己的团队里的同事一起出去应酬了,你可以联系她一下。”

    连慕年顿了下,想说自己不是来找许美伊的,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但对方的话却隐藏着有用的信息。

    “他们去哪里应酬了?”

    他抿起薄唇,曲浅溪是孕妇,不能乱吃东西也不能喝酒,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意识。

    不过,如果她真的有这个意识的话就不会已经怀孕了还跟那些没有怀孕的人那样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应酬。

    想到这,他一颗心提心吊胆的,安稳不下来。

    得到了地址之后,他脚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曲浅溪的同事见他一脸焦急,小脸复杂。

    心里直叹息,妒忌又恨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样优质的男人,竟然看上了许美伊的女人,也不知他是什么眼光。

    ………………………………………………………………

    曲浅溪到达了跟客户约定的地方时,人都差不多到齐了。

    见到她姗姗来迟,许美伊阴阳怪气的哼了声,声音不高不浅的对客户说,“她是我们公司的总监,事情多,忙着呢,估计是好不容易才挤出时间来见您的,王经理您别介意。”

    王经理笑了下,浅浅的向曲浅溪点点头,示意她坐到他的旁边来,“曲小姐,我们好久不见了啊,今天迟到了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曲浅溪扬起浅笑,坐下,摇摇头,“最近不能喝酒,下一次合作的时候,一定会尽力奉陪。”

    许美伊笑着,给她倒了满满一杯酒,递给她,“曲总监,王经理没说错,迟到了要罚,不要扫兴了。”

    “王经理,我真不能喝。”曲浅溪没有看向许美伊,更没有接过她给她倒得酒,浅笑依旧,脸色淡然,端着身子坐着,高雅大气的气质更加的凸显出来。

    “曲总监——”许美伊想责怪她因个人的私利而不顾大局,只是她还没开口,王经理就打断了她,“许小姐,不必勉强,我跟曲总监也合作过几次了,对曲总监的性子也是非常的了解,既然曲总监说不能喝应该有她的理由,不要勉强。”

    许美伊的脸霎时僵硬的抽了下,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抿着小嘴睨了曲浅溪一眼。

    曲浅溪笑,“谢谢王经理。”

    王经理显然很欣赏曲浅溪,接下来,话题都绕着曲浅溪转,也恭喜她高升,上一次两人合作时她还不是设计总监。

    王经理忽然顿了下,笑米米的对曲浅溪说,“对了,等一下我们老板会过来,听说你还欠他一顿饭,这不,过来讨债来了。”

    “你说凌老板?”王经理是凌氏集团的高管,直属上司自然就是凌彦楠,只是,她什么时候欠他的一顿饭了?

    “呵呵——”王经理才想说话,却发现前方多了一个人,忙起身迎接,“老板。”

    凌彦楠颀长的身上穿一件纯黑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明眸薄唇,鼻子高蜓,俊美如神。

    曲浅溪抬眸,敏感的发现此刻偌大的饭店里,来人几乎吸引了所有的女性的目光。

    他轻笑了下,抬手,“曲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曲浅溪落落大方的起身,“很高兴又能跟凌老板合作,只是,我怎么不记得我欠了凌老板一顿饭?”

    凌彦楠笑了下,眸色幽深,淡淡的说,“w市。”

    曲浅溪挑眉,恍然大悟,年前她回去w市时,也刚好的跟凌氏集团有合作,当时也是碰巧的碰到了他,她当时以为他说的是客套话,怎知他是认真的。

    凌彦楠虽然看起来是一个温柔儒雅的高贵公子,似乎很好接近,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在场的其他女性,想上前打招呼,却都不敢,他对所有人都散发着拒绝的气息,却似乎对曲浅溪情有独钟,一直都在跟曲浅溪说话。

    许美伊见曲浅溪周旋着王经理和凌彦楠游刃有余,而他们似乎也非常的欣赏她,心里不舒服,也试图的开口,但是对方只是淡淡的笑笑,也没有跟她展开话题深入探讨。

    她捏了捏高脚杯,试图再次开口,却眼尖的瞟到一抹高大的身影,一双美目顿时亮了。

    连慕年进来时,跟凌彦楠一样,所有的女性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惷心荡漾。

    但他却没有心思注意这些,瞥见角落里那抹熟悉的身影,抿着唇走过去,这时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许美伊起身,迎接连慕年,连慕年见许美伊一脸的笑颜,顿了下。

    他……忘记许美伊也会出现在这里……

    俊脸微僵,莫测的眼眸瞥向曲浅溪时,却见她似乎看不到他的存在,在场的人除了凌彦楠就剩下她没有抬头。

    “连老板?”王经理认出连慕年,热情的上前,“您怎么来了?”

    说着,见许美伊挽着连慕年的臂膀,顿时明白了些事。

    凌彦楠也望向来人,起身,“慕年,很久不见了。”

    连慕年淡淡的点头,目光却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的曲浅溪的身上。

    许美伊挽着连慕年的手坐下,“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连慕年感觉不自在,不知为何,总感觉曲浅溪的目光冷了些,即使她根本没有看他。

    他轻轻的挣开许美伊的小手,淡淡的笑了下,没有说话。

    许美伊皱眉,察觉到了他的拒绝和异常,刚才是太高兴了,一颗心都系在了他的身上,现在抬眸却发现连慕年的眼眸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却直勾勾的子难怪这曲浅溪看,欲言又止。

    心里,更甚至是忐忑不安。

    他的举止告诉她,他过要找的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心,颤抖了下。

    许美伊攥紧自己的小手,拼命的压下心底奔涌着的情绪,小脸一片凝重,早就眉宇了刚开始见到连慕年的那种喜悦。

    现在,她恨不得连慕年没有来过!

    王经理在职场上打滚了几十年,也是一个人精了,自然的能感觉到现场紧张而压抑的气氛。

    自从连慕年来后,曲浅溪、连慕年、凌彦楠,许美伊都同时的安静了下来,只是偶尔的交谈几句。

    连慕年一直想找机会跟曲浅溪说话,但曲浅溪却当他是一个客户,客气淡然的对待他,让他心心里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她对待凌彦楠这个陌生人都比对他热情和温柔。

    凌彦楠勾了下唇角,目光在连慕年和曲浅溪的身上扫了下,顿时心里有了些答案。

    凌彦楠见曲浅溪自从连慕年后,小脸明显的绷紧了些,也开始变得心不在焉的,频频迟疑。

    他勾了勾唇角,提出解散饭局。

    时间其实还早,只不过气氛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压抑,闻言,其他的同事都纷纷离开了,只剩下连慕年,曲浅溪、凌彦楠还有许美伊四人。

    凌彦楠起身,笑,“曲小姐,我送你。”

    曲浅溪还没说话,连慕年已经淡淡的打断,“不用了,我会送她回去,楠你对南城不熟悉,也才刚过来这边,应该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许美伊攥紧了小手,表情冷冷的,没有说话。

    如果以前她心里还有迟疑,还不敢肯定连慕年是否变了的话,今晚,连慕年彻底的让她猜明白了他的心思。

    曲浅溪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却没有什么温度,淡淡的说,“没关系,凌老板不懂路我懂,连老板您别担心。”

    连慕年眸子一收,眯起眼眸看着她。

    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凌彦楠哪里还需要在说点什么,点点头,跟曲浅溪相继的离开。

    连慕年抿着唇,眸光冷厉。

    许美伊心一顿,睨了连慕年一眼,转身离开。

    她走了一段距离,连慕年才发现,皱眉的上前,“小侑,你怎么了?”

    许美伊见他追上来,心情好了下,但是郁郁还在,“我想自己回去。”

    连慕年的心思现在根本不在她的身上,他一心牵挂着曲浅溪,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不舒服曲浅溪跟任何的男性走得近,他也没有想太多,“那你小心点,回到家打电话给我。”

    许美伊咬牙,她本意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今晚对他的举动的不悦,却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回应她,即使心里感到不悦,想说什么,但连慕年已经不再看她一眼,转身脚步带着些许匆忙的离开。

    ……………………………………………………………………

    凌彦楠将曲浅溪送到楼下,她下车,“凌老板,谢谢。”

    凌彦楠手肘支在车窗边,抿唇浅笑,“不客气,不过……你还是欠我一顿饭。”

    “好的,什么时候有时间?”曲浅溪笑,只是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凌彦楠凝眸,点点头,“有时间我约你。”说完,浅笑着驾车离开。

    连慕年回到家,家里一片漆黑。

    曲浅溪抿唇冷漠的模样没有办法自脑海中驱赶出去。

    心不自觉的慢慢沉下。

    他没有开灯,上了二楼,房间的门都没有开,但门缝透出来的丝丝亮光让他知道她已经回家了。

    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推门,却没有预想的那样,门纹丝不动。

    他轻笑了下,“浅浅,开门。”

    里面没有回应,他叫了几次,还是一样。

    以为她在洗澡,他进去书房坐了会儿,等他自书房出来,叫人时还是没有回应。

    连慕年明白了,她这是在生气。

    不知为何,连慕年被她拒于门外,却没有生气的意思,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轻笑着离开。

    门外没有了声音,曲浅溪缓缓的睁开眼眸,不悦的抿着小嘴,咬牙翻身入睡。

    她还以为……

    夜,渐深。

    连慕年看了下时间,自柜子里掏出一窜钥匙,打开卧室的门,黑暗中她似乎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

    他抿唇轻笑出声,翻起被子钻进去,揽住她缓缓入睡。

    不方便上网看文文的妞儿可以链接m..或者w../在手机上看文

    更新完毕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