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零三章 不要孩子

第一百零三章 不要孩子

    夕阳西下,天空被染成了一块块橙红色,云朵飘忽,欲走未走。

    曲浅溪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时,助理小兰面露难色的走进来,曲浅溪挑眉笑下,“怎么了?”

    “曲总监,客户希望能见您一面,希望跟你面对面谈一下细节的东西。”小兰是公司里唯一知道了曲浅溪已经怀孕的人。

    虽然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但曲浅溪一直有些偏瘦,要胖起来不容易,所以即使怀孕四个多月,还是没有像别的孕妇一样,有发胖的迹象,而现在天气还很冷,曲浅溪穿着一件宽松的外套,外人根本看不出曲浅溪已经怀孕了。

    知道她怀孕了,小兰在安排曲浅溪的行程时都会优先的考虑到她是否适合出去该场合,然后再做定夺。

    曲浅溪顿了下,“约在什么地方?”

    “醉城。”顾名思义是喝酒的地方。

    “好,我去一下。”曲浅溪知道今天约见的是他们公司的老客户了,而且还是个大客户,既然人家都指名要她过去了,如果她不给面子,公司可能会损失一大笔钱。

    其实,怀孕了,她自己也不是特别的紧张,反而知道她怀孕了的人比较紧张。

    自从老爷子知道她怀孕了,她从w市回来后,老爷子三不五时的打电话过来关心她,问候她,甚至还要请人过来照顾她,不过都被她拒绝了,但老爷子还是不放心,三五天就带人过来给她配营养餐。

    那样子,她就像是被圈养在金屋里的熊猫,非常金贵。

    她不能拒绝,只能说老爷子反应太过了。

    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生怕出什么意外,但是自从她看了一些关于育儿的书籍后,她就慢慢的稳下心来。

    “可是你是孕妇,不能喝酒,万一客户要你喝酒怎么办?”小兰一脸的担心。

    她心里其实是非常的担心曲浅溪的,因为她从来没有听曲浅溪提起过孩子的爸爸,刚开始她不知道,随便的问了下,曲浅溪的眼神立刻就黯然下来,只是淡淡的说孩子的爸爸很忙。

    那时,她就知道,她以后的路不好走了。

    曲浅溪笑了笑,越过小兰,“放心,客户也是人,明知道孕妇不能喝酒他们不会乱来,不会这么没人性的。”

    小兰只能一脸担心的跟在她后面,对于她的举动,曲浅溪笑,笑容既开心又苦涩。

    一个跟孩子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对她和孩子都能事事关心,呵护至备,生怕她摔着碰着了,而孩子的父亲,自从那天从w市回来后,就莫名的消失了。

    这一个多月过去了,除了怕爷爷那时候问起时,他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是出差后,她再也没有得到任何的他的消息。

    ………………………………………………………………

    出了公司,小兰去拦计程车,曲浅溪在外面等着她,这时,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心,狠狠一跳,曲浅溪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心里的感觉难以言喻。

    她激动澎湃,但他只有淡淡的两个字,“过来。”

    曲浅溪一顿,抬首,发现不远处一两熟悉的轿车停在门口,与此同时,车窗缓缓的下降,露出了一张她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俊脸。

    “过来,快点。”

    见她一动不动的站着,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语气瞬间多了一抹不耐烦。

    曲浅溪走近,才发现车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他的助理王天鸣。

    两人坐在后座,连慕年没有说话,眸子直直的望着窗外,自她上车后,没有看过她一眼,如果曲浅溪记忆不够好,她甚至以为他们是刚才吵过架呢。

    “什么时候回来的?”

    连慕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停留在她的肚子上,眼眸里没有牵起意一丝一毫的波澜,也没有回答。

    王天鸣尴尬的笑了下,“我们刚下飞机,老板说你也差不多该下班了,所以就过来一趟……”

    王天鸣缩了下肩膀,在连慕年轻飘飘的冷睨的目光下,越说越小声,最后渐渐的消失不见。

    其实,他还想说他们在三点就下飞机了,老板不回家却叫他停车说要在这里等人,刚开始他还以为他要等的人是许美伊,却不曾想原来是她。

    他刚才开口时,本来想将上述的一段话说出口的,但是老板最近的日子以来心情一直很不好,他怕他嫌他啰嗦,就捡了后半部分说。

    曲浅溪小脸缓缓的柔和下来,小嘴轻轻的抿出一抹笑容。

    一时间,忽然觉得,心情变得很轻松,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焦虑和烦躁渐渐的离她远去。

    那些苦涩的心情,在这个月里她不由自主的一翻再翻的再三翻出来,堵得她心里发慌,现在,似乎都不见了。

    她咬着下唇,笑了下,小手缓缓的往他的蹭过去,缓缓的抓住他的大掌,美目直视着他,“吃饭了吗?想在外面吃还是回家做?”

    连慕年大手有片刻的挣扎,但是最后任由她握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现在能近厨房?不怕吐了。”

    曲浅溪笑了,摇摇头,“自从怀孕到了第四个月,就不吐了,现在什么都想吃,宝宝出生后可能是个胖小子或者的胖丫头呢,这么能吃。”

    连慕年抿唇,眼神却似乎变得柔和了些,被她抓住的大手渐渐的收紧。

    曲浅溪见他不说话,脸色淡然,听到这些关于宝宝的事情,似乎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关于路人甲的故事般,激不起他一点的情绪或者是在乎。

    心,慢慢的又是一沉,攥紧了他的大手,美目轻轻的颤抖了下,缩了缩,“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当初以为他一下飞机就过来找她,应该是想知道宝宝怎么样了,但他冷漠沉默的态度告诉她,她似乎又想太多了。

    又或者说,她欠考虑了。

    如果他真的有她想的在意宝宝的话,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就不会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就算他不在意她,但是宝宝是两个人的,他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的冷漠?

    他事不关己的态度,真的是刺痛了她的心。

    连慕年不语,深眸冷了几分,转头对王天鸣说,“去央美饭店。”

    王天鸣感觉到车内的气氛凝重,忽然觉得头皮发麻。

    他以前以为自己对连慕年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但是现在他才发现,他对老板的了解似乎很很少。

    自下飞机后,他就感觉到连慕年异常的沉默,但沉默之中却发现他有心事,眉头紧紧的蹙起,直到来到了夫人工作的地方等她的时候,这种情况更加的明显。

    一般而言,他会这么情绪化,是因为心里有不满或者是渐渐的接近了他所在意的事物,但似乎所谓在意的事物有让他颇为纠结的地方。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情绪化。

    但是连慕年在见到曲浅溪后,完完全全的冷漠以对,这点推翻了他的推理。

    …………………………………………………………………………

    在上车前,曲浅溪已经跟小兰说了她不去应酬这回事了,小兰很开心,帮她处理好了,听说对方似乎也刚好有事,就改约在了明天。

    到了央美饭店,连慕年让王天鸣先行离开,他牵着曲浅溪进去订好的包厢里用餐。

    自进来饭店到吃晚饭,两人几乎都没有开过声,曲浅溪觉得有些头痛,扶了扶额,小巧的眉头皱了下。

    连慕年虽然一晚上都不怎么说话,但他的视线却有意无意的一直落在曲浅溪的身上,自然也第一时间的发现她的不对劲,脸色一变,迅速的起身到她的身边来。

    “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他不由分说的弯腰想抱起她,曲浅溪拦着他,手臂轻轻的抱住他的手臂,目光缓缓的泛红,“连慕年,你到底想怎么样?对于这个孩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什么意思?”连慕年冷冷的皱眉,推开她,曲浅溪却紧紧的抱住他不放,“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

    “一个多月以来,除了应付爷爷的那一次,你有打过电话回来问候过一声孩子的事吗?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求你能打电话给我,但是孩子是我们两个的,既然他都来了,你现在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

    “当初我要用避孕药,是你自己不让我用,说什么对身体有害,现在我怀孕了,你却摆出这样的态度回应我?连慕年,既然孩子有都有了,你想反悔,不觉的迟了点吗?”

    “曲浅溪,你给我闭嘴!”连慕年瞪着她,双手捏着她的肩膀。

    曲浅溪要说的也已经说完了,没有开口,看着他。

    连慕年放开她,冷冷的说,“虎毒不食子,曲浅溪,就算我再不想要这个孩子,既然他来了,我就不会对他怎么样,虽然我对他没有什么期待,但他也是我的孩子,你以为我就是铁石心肠?”

    “连慕年,你终于承认了不想要他!”

    连慕年说了一大堆,换来了曲浅溪更深的苦涩,她清晰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轻哼了一声。

    他以为她是傻子吗?她当然也明白一旦她怀孕有了两个人共同的孩子,他们的事情将没完没了,他就是怕孩子堵住了他跟许美伊的未来,所以他即使心里还是想要这个孩子的,但是因为牵扯到了他跟许美伊的未来,他心里也对这个孩子喜欢不起来!

    曲浅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去。

    ………………………………………………………………

    曲浅溪是坐计程车回去的,一路上,她看着车外的风景,不争气微微的啜泣。

    司机见她自上车以来小手不断的抚摸着微微的凸起的肚子,顿时也明白了她是孕妇,所以开车时也格外的小心。

    但她上车没有多久后忽然哭了起来,司机瞬间不知所措,却也不知该如何的劝她,只能任由她哭。

    曲浅溪接过司机三不五时的递给她的纸巾,抬眸时,透过观后镜,看到身后有一辆熟悉的车子紧紧的跟着他们。

    曲浅溪一愣,吸了吸鼻子。

    司机其实早就发现了对方,也想过要撇掉对方,只是车上有个孕妇,他不敢乱来,后来隐隐的感觉到对方似乎没有恶意,才放下心来。

    感觉到身边的人不再哭泣,司机狐疑的眨眨眼,却见曲浅溪靠在车边的脑袋缓缓的向后倾,方才还一直的抽泣擦泪的人儿,此刻嘴角竟然缓缓的翘起。

    弧度越来越深。

    司机看了眼身后的车子,恍然大悟,笑了笑。

    这小两口的,吵闹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啊。

    ……………………………………………………………………

    曲浅溪回到小区楼下的时候,连慕年的车子紧跟其后。

    曲浅溪咬住下唇,眼眸亮晶晶的。

    两人坐上不同的电梯,曲浅溪到家的时候连慕年也紧跟其后,曲浅溪开了门在连慕年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呯的一声,将门关上,连慕年眯眸,看着被关上的门,没有说话,翻找公事包找钥匙。

    他进屋,回到房间时,曲浅溪似乎进去洗澡了,他听到了隔着玻璃的阵阵的水声。

    忽然间,他心情的郁郁忽然好了些,打开行李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才刚打开行李箱,他却深深的皱起眉头,拨了个电话给助理王天鸣,“我的书呢?我记得放在行李箱了。”

    王天鸣正和女朋友约会,接到老板的电话,心情有些不好,但又不好发作,他皱起眉头,“您说的是一个月前您叫我帮你买的那些关于育儿的书籍?”连慕年的书多的去了,他不说清楚,他怎么知道是哪一些?

    “在哪?”连慕年语气不怎么好。

    王天鸣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您说要带上飞机看,我记得自上飞机开始,就一直在您的手里,没有在我这里了。”才发生的多久的事情,连慕年竟然能忘记?

    王天鸣感到诧异,他要找他的事情一般除了一些重大的事情外就都是关于工作上的了,找书这种小事,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连慕年会问他。

    “知道了。”连慕年挂了电话。

    心情忽然的有些烦躁。

    确实,就像王天鸣所说的,那些育儿书自从他们上飞机开始都一直有他保管,出了机场,他就将他们放在座位上了,刚才在饭店里,曲浅溪忽然的冷面离去,他怕她会出事,又不知跟上去该说什么,只好开车在后面跟着他。

    一路上,他的注意力都紧紧的集中在曲浅溪的身上,回到小区,停了车,他就意识下的跟上曲浅溪的步伐,而将留在座位上的书给忘记了。

    现在想起,才发现自己的思绪,自从见到曲浅溪的那一刻起,就变得不对劲了。

    曲浅溪自浴室出来,见到的就是连慕年对着手中的衣衫发呆,她轻哼一声,“我好了,你要进去就进去吧。”

    连慕年闻声回头,眸光渐渐的变得炙热如火,喉结上下的滑动了几下。

    听人说怀孕的女人,上围会二次发育,即使曲浅溪才怀孕四个多月,但他却敏感的发现她跟以前又什么不同的地方。

    她的肌肤一向都是白希细腻的的,遗憾的是她太过瘦了,身上没有几两肉,尽管如此,该有肉的地方她还是有的,只是没有现在这么有肉感。

    而且,以前她的皮肤虽然非常的白希,却没有红润的感觉,现在无论是脸上还是他所见到的肌肤都是一片的白里透红。

    看起来比一个半月前更加的诱人,更加的动人。

    他吞了吞唾液,眼眸紧紧的看着她,曲浅溪小脸一热,钻进被子里,索性闭上眼睛装睡。

    连慕年,缓缓的俯身,在他的俊脸即将与她的贴上时,曲浅溪却倏地挣开了眼眸。

    两人的视线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对方,视线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炽热,再也难以错开。

    这一个半月以来,说不想他,是假的。

    尤其是他没有一点消息的就忽然离去,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给她,曾经有很多次,夜不能眠时,她总是习惯性的握着手机,却不再是像两人刚结婚的那时候那样,没日没夜的期待着他的电话,现在她是在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其实,打一个电话没有太多的顾虑,只是,她却执意的不打给他,她等,她忍,她想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想起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他再次让他失望了,就是因为爷爷来电要求他回去,他才打电话回家,讽刺的是他打电话回来竟然是为了要她帮他圆谎!

    现在,曲浅溪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的容易满足。

    只要他给了她一点温情,她就能将以前所有的不快和苦涩统统忘记。

    就像现在。

    心,很狠一动,她敛下眼睑,倏地主动的抱住连慕年的额脖颈,吻住了他。

    连慕年愣了下,唇边的温热柔软让他着迷,他翻身抢过主动权,将她紧紧的压在身下。

    曲浅溪推了推在她身上饥渴狂野的勾火的男人,“连慕年……轻点,不要压到宝宝了。”

    连慕年一下子将将她的衣衫全数推进,大手轻轻的摸上了她的身子,眼底的渴望深深。

    她熟悉的气味蛊惑着他,他俯身狂野的勾住她的小舌,将她吸到嘴里轻轻的舔弄,薄唇含住她的小嘴,反复的亲吻啃咬,离开她的小嘴,急切的往下,俊脸埋在他的顶端,着迷的啃咬着她越发成熟的果实。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浓郁,交织在一起,连慕年声音嘶哑,压抑的呼吸着,身体呼唤者想要她,但是因为孩子,他只能压抑着,一切的前戏都减缓了速度和冲劲,有力的手臂青筋凸起,薄唇抿起,隐隐的很痛苦。

    他低吼了一声,在也忍不住了,倏地飞快的抱起她的身子将她压在自己的腿上坐着,为了避免伤到孩子,进入她之前,他顿了下,扯过枕头垫在她的腰部,让她躺好才缓缓的进入她。

    他舒了一口气,顿时再也忍不住了,狂野的想一头猛兽,两人已经有一点时间没有做过了,曲浅溪难以招架他的过火的热情,小手推拒着他,但又舍不得真的将他推开,只好反手紧紧的揽住他的脖颈,任由他在她身上中下火苗。

    连慕年霸道的将她圈在怀里,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的身子离开他半步,唇舌并用,没有放过她身上任何一处敏感点。

    要了她一次,但他还是觉得不够,远远不够,对她的身子,他就像是着了魔似的,放不开。

    久久,两人的呼吸声才缓缓的停歇。

    看着眼前的睡脸,他承认,从w市做飞机回来南城的那天,因为心里不舒服,他有半数是做样子给程展玄看的。

    回到南城的当天,他接到了国外的分公司的高管的来电,公司出现了些问题,他才坐上夜班机,火急火燎的到了国外。

    当时已经是凌晨,她睡着了,他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直到他忙了一阵子,不知不觉间会想起两人的事情,才想起他没有跟她道别。

    只是,让他感到生气的是,他已经到了国外一个星期了,她却从来没有找过他,他忽然消失,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等,一个多月过去了,她还是没有一点的来信。

    心里的不舒服渐渐的开始蔓延,那段时间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想打电话给她,却由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可能是自己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说,反而退却了。

    其实,公司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没完全弄好,却也不存在太多的问题,他就立刻的坐飞机赶了回来,而他回来是第一时间竟然是到曲浅溪的公司找他。

    等他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曲浅溪的公司的楼下等了她半个小时了。

    想起她这些日子来从未联系他,他却傻乎乎的来找她,他心情变得不爽了,所以在吃饭的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

    不方便上网看文文的妞儿可以链接m..或者w../在手机上看文

    更新完毕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