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一百章 谁才是无辜的?

第一百章 谁才是无辜的?

    情绪忽然间变得更加的烦躁,连慕年拧起了浓密有致的好看的眉头。

    他从侍者手中要了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目光从方才的烦乱慢慢的变得淡漠,“我不是在跟你承诺,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付修扬语气冷清,”但是你还是辜负了小侑,小侑最近心事重重,别告诉我你没有发现。”

    连慕年不语,淡淡的瞟了付修扬一眼,良久才说,”这一年来,我的事情比较多,小侑的心事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谢了。”

    付修扬不语,却忽然间突兀的笑了出声,看着连慕年的眼眸里笑意满满的,攥着高脚杯的大手却骨节发白,“年,你应该庆幸你是我认定不会变的朋友。”

    “什么意思?”连慕年抿唇,付修扬眼底除了嘲笑,他还看见了难以置信的惊讶。

    这个眼神,他在付修扬的眼里以前也见过一次。

    那时候许美依正要去国外留学,他拜托付修扬帮他照顾许美依,他记得这是付修扬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他,不过那时候他的惊讶似乎比现在更深些。

    付修扬轻笑,看着连慕年,就是不说话。

    上一次许美依出国留学时,连慕年明知他喜欢许美依,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托他照顾她 ,该说他大方还是太过的信任他和许美依,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

    正常的男人,知道了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有别样的心思都不由自主的防备,他倒好,主动的叫他照顾他的女人,更甚至,他要关心或者是打听许美依的近况还要打电话给他,而不是直接的打电话给许美伊。

    如果不是认识连慕年,彻底的了解到他在商业上是一个多么睿智的男人,否则,他还会以为会这么做的人是一个傻子。

    ……………………………………………………………………

    直到走了一段距离,曲浅溪才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老爷子正在跟好友聊天,见曲浅溪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着,皱眉。

    “浅浅,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老爷子不满抿起薄唇,以为连慕年丢下曲浅溪走了。

    “他……碰见了朋友,好像有公事要谈。”曲浅溪起身,淡淡的笑了下。

    老爷子闻言才勉强的松了眉头,显然还是对连慕年不大高兴,念了他两句,拉着曲浅溪去见他的老友了。

    片刻,见曲浅溪心事重重,心情郁郁,顿时在心底更加埋怨起自己的孙子,也不再要曲浅溪做什么,让她自己自由的安排了。

    曲浅溪回到原位坐下,眼眸不由自主的朝着连慕年所在的方向看去,但那里早已经没有人。

    明亮的眼眸顿时黯然,扭头回来时,却见程展玄咧嘴薄唇,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扬起好看的弧度,笑看着曲浅溪。

    曲浅溪惊讶,笑了下,”你不是该在北京过年的吗?”

    程展玄吊儿郎当的笑了,不客气的在她面前坐下,“爷爷的老友家办喜事,老爷子命令我陪行,没办法,我这个做人家孙子的只能领命。”

    其实事情并非完全如此。

    年前他和连慕年的之间的关系持续的尴尬,他没有向她打招呼就走了。

    回到北京,几天没见到她,心底无法压抑的思念让他彻底的明白了一件事。

    他是真真切切的沦陷了。

    他爱上了发小的老婆,曲浅溪。

    虽然有逃避过,但想起她和连慕年的事情,他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想见她,却找不到十全十美的借口约她出来。

    心底,纠结,苦恼。

    年后,听说爷爷要过来这边,他也就跟着过来了。

    因为他知道,爷爷既然要喝喜酒,那自然缺少不了连家,再往下推下去,见到眼前的人的几率自然就增加了。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曲浅溪见到程展玄心里也是高兴的,”最近家里的事比较多,倒是忘记跟你说新年快乐了。”

    程展玄眨眨眼,笑了。

    他其实发过信息给她,只是她并没有回复。

    两人说了一些家里的事情,程展玄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忽然说道:“你……的身体好些了吗?有没有去医院检查?”

    曲浅溪皱眉,说到这,她心情一阵低落,“最近似乎更严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胃吃问题了。”

    “你……没去医院检查?”程展玄惊愕。

    他想不到她竟然缺乏常识到了这个地步。

    “最近忙。”她说的是实话。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在医院有朋友,我帮你预约下时间,你……”

    曲浅溪笑了下,有他在她总是觉得心暖烘烘的,“玄,谢谢你,但是过两天我要去w市一趟,如果有需要,再跟你说吧。”

    “年陪你一起去?”程展玄知道她的老家在w市。

    ”我还没跟他说。”曲浅溪勉强的笑了下,声音的失落程展玄听得真真切切。

    他不再说话,曲浅溪也沉默下来,过了好久,曲浅溪才端起笑容,若无其事的笑笑。

    “玄,你什么时候从北京过来的?这边怎么不跟我和年说一声?”

    这时,付修扬的声音忽然插进了曲浅溪和程展玄颇为愉快的谈话中。

    曲浅溪面无表情,而程展玄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只是他们抬眸时才发现,来人并不是只有付修扬,还有连慕年。

    连慕年的脸色很冷,轻飘飘的瞥了两人一眼。

    程展玄也不是吃素的,脸上的僵硬维持不到半秒,起身跟他们打招呼。

    曲浅溪却没什么行动,淡淡的笑了下。

    连慕年看着悠然自得的女人,拧眉,“爷爷叫我们过去。”

    曲浅溪这才起身,却看也不看连慕年一眼,对程展玄打个招呼,”玄,我先走了,有空一起吃顿饭。”

    连慕年抿着薄唇冷笑。

    真有种,现在竟然连避讳他都懒得了!

    曲浅溪这才正式的看向连慕年,“走吧,不是爷爷叫我们吗?”

    程展玄楞了楞,然后笑了,点点头,“想好时间地点就叫我。”

    曲浅溪跟连慕年走后,付修扬挑挑眉,“玄,你这是公然的挑衅年?”

    程展玄不语,捏着杯子目送曲浅溪夫妇离去。

    如果,连慕年对曲浅溪好一点,他也会识相的走远点,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所以,是连慕年给了他机会。

    付修扬眯眸,眼里多了几分薄凉,“玄,你该不会真的是爱上那个女人了吧?”

    程展玄皱眉,不悦,“她有名字,不叫那个女人。”

    付修扬眯眸,眼神变得更加的冷漠,“你这是站在那个女人的那一边了?你……该不会告诉了她年跟她结婚的目的吧?”

    程展玄眼神冷漠,“这件事,明明就是年的不对,他从一开始就不该这么对待浅浅,浅浅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

    说完,他忽然笑了下,“修,我现在才发现,你、我、年还有小侑都很自私,我们为了自己的事情将浅浅无辜的卷了进去,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而年和小侑在他们结婚后,竟然还能如此毫不忌讳的承认两人的关系,丝毫不把浅浅放在眼里!他们的心里都只有自己!从来都没有为浅浅想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出得起筹码,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付修扬不以为然的冷冷的道,“而且她既然敢跟年结婚,她就不再是无辜的了,小侑才是无辜的,最不该受到伤害的是她!曲浅溪她抢走了本该属于小侑的东西,你还说她无辜?玄,我觉得你是被那个女人迷住了眼睛,鬼迷心窍了!”

    “我没有,我知道自己的事情!”程展玄横眉冷对,也激动起来,“你们一个个的都知道实情,只有浅浅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她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对手?”

    付修扬冷哼一声,“所以,你要站在她的那边保护她?就算你会这么做,你觉得年会允许吗?”

    “我做事,年还没有资格干预。”程展玄说完,不再说话,转身离去。

    …………………………………………………………

    “你不是说爷爷叫我们吗?爷爷呢?”

    连慕年将曲浅溪带到停车场,看样子似乎有离去的迹象。

    连慕年抿唇,冷瞥她一眼,“上车。”

    曲浅溪眨眨眼,觉得莫名其妙,但也不说话,乖乖的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都默然无语。

    “爷爷已经回去了?”想起爷爷对她的关怀,曲浅溪忍不住问。

    连慕年抿唇,看也不看她一眼,眼眸直视前方。

    曲浅溪见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他不痛快了,也不再说话。

    回到家时,家里的人都不在,连安昂夫妇跟小屁孩出去了,还没回来,老爷子显然是回来了,只是似乎累了,回房间休息了。

    连慕年进了屋,快步的上楼进了房间,曲浅溪一直紧追其后,顿时更加莫名其妙了,她进去房间的时候,连慕年已经在衣柜里翻找出衣服进浴室洗澡了。

    曲浅溪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看书,不久之后,她手机里来了一条信息。

    “现在回想一下,我似乎溜掉了一句新年快乐,新年快乐——程展玄。”

    曲浅溪笑了下,全神贯注的回他的信息,连连慕年从浴室里出来都没有发现。

    连慕年凝眉将她手机里的内容看在眼里,冷睨她一眼,“滚开!”

    “连慕年,你发什么神经?”被他这么一喝,曲浅溪才有些松懈的慢慢变好的心情顿时又变得糟糕了,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她抿着小嘴转身回到床上,连慕年拉开衣柜,神色着急。

    此时,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他轻轻的应了一声,“嗯,我现在就过去。”

    “你去哪里?”曲浅溪见她收拾几套衣衫,看样子似乎是要远行了。

    连慕年头也不抬,背对着她边脱衣服边淡淡的说,“别墨迹,你也给我收拾,我赶时间,我已经跟爷爷说了,我们现在就回家,等一下我要赶飞机。”

    虽然两人什么事也做全套了,但他这个举动让是让她感动难为情。

    她稍稍的别过羞红了的小脸,“去哪?”

    他的工作不是已经告一段落了吗?现在也还没到上班时间,他这么焦急到底有什么事?

    虽然这么问,但曲浅溪还是配合的也开始收拾,但因为她本来就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因为知道自己不会住得很久,简单的收拾两件自己带过来的衣服就算了。

    连慕年更加简单,他穿好衣服带上文件包就能走了。

    干脆利落。

    ………………………………………………………………

    回到家,连慕年也没有收拾,拿出几张卡,就转身离开。

    曲浅溪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

    但他却从头到尾都当她是隐形的,就连出门也没有跟她说一声。

    曲浅溪酸涩的笑了下,对着他的背影喊,“你什么时候回来?”

    连慕年停住了脚步,声音不轻不浅的,“不知道。”

    “年初六能不能回来?”她年初六去w城。

    连慕年这才回头瞥了她一眼,却不冷不热的,“今天是初四,初六我回不来,最快要到初八,怎么?你有事?”

    曲浅溪稍稍的低了低头,好半响才抬起头,对上他冷淡不耐烦的眼眸,她还是说道,“嗯,我初六想去一趟w城,我想你陪我去。”

    连慕年身子一绷,没有说话,薄唇抿了抿,眸光深邃。

    曲浅溪见她面露难色,心一沉,却还是说,“你去哪里?方便在初六那天去一趟w市吗?”

    连慕年抿抿唇,片刻才说,“我……不确定,如果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先走了。”

    他虽然没有答应,却会酌情的安排时间,曲浅溪就相当于看到了希望,扬起花瓣般甜美的小嘴,笑了。

    “好,你到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路上小心点。”

    见着她异常开怀的笑容,连慕年神情一恍。

    不安,内疚袭来心头。

    喉咙一紧,心里莫名的多了抹恐慌和歉意。

    “怎么还不走?不是赶时间吗?”他今晚频频看时间。

    “呃……”曲浅溪愣愣的看着慢慢的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她还没反应过来,连慕年已经轻轻的吻住她的小嘴,轻轻的啃.咬,吸.允,灵活的舌尖轻轻的描绘着她的形状,唇角的每一条褶皱。

    曲浅溪没有闭上眼睛反而,瞪大眼眸,心头一鼓一鼓的砰砰直跳。

    她能感受到连慕年的这个吻没有像以前那样恨不得让她下不了床的炙热,也没有想要将她咬碎吃进肚子里的愤怒和狂野的占有,有的,只是淡淡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温情。

    甚至,她在他的脸上,眼眸里,没有看到丝毫的情.欲。

    心,倏地一软。

    眼眶不知为何,忽然有些酸涩。

    连慕年对上她惊讶和欣喜的眼眸。

    心底有股异样的情愫在涌动,想要奔腾而出。

    心一紧,缓缓的放开他,眼眸也忽然的清醒过来。

    他,也不知为什么,忽然的就想吻他,但心底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抵死缠绵,他只是想吻她,没有别的。

    一颗心轻飘飘的,又似乎有些凝重,交织在一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复杂难辨。

    他缓缓的推开她,从头到尾,他不发一言。

    曲浅溪想伸手拉住他,但他已经走到了门口,“连慕年——”

    连慕年顿了下,没有回头,也没有开口,转身离开。

    曲浅溪轻轻的咬住小嘴,鼻头有些酸了,却不是因为刚才心里的那某柔和,而是难以言喻的心酸复杂。

    心,一起一落,多愁善感。

    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

    w城,许家。

    “慕年,你来啦?”许万重夫妇见到连慕年很开心。

    许万重笑着招呼连慕年,对许母说,“去叫小依下来。”说完,他看向连慕年,“这个丫头要是知道你过来了,肯定会高兴坏了,这几天没有你的消息,这丫头整个人都消沉了下来,现在都还不肯起床呢。”

    连慕年笑笑,不语。

    不到半分钟,二楼的楼道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连慕年才抬头,一个惊喜的声音随即传来。

    “年,真的是你?”许美伊扑过去,也顾不得在场的父母了,抱住了站起来的连慕年。

    连慕年轻笑,揽着她坐下。

    “年,我好像想你哦。”许美伊抱着他不撒手,嘟起小嘴习惯性的撒娇。

    连慕年笑,嗯了声,轻轻的揉着她的发端。

    连慕年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应,心底说不失落那是假的,她眼神黯然。

    但他千里迢迢的过来就是为了见她,她心里被一股股激动和愉悦填的满满的,欢喜异常,所以也没有多少失落。

    许万重见状,眸色微深,但笑不语。

    连慕年在许家吃了饭,本想起身离开,但许美伊哪里肯让他走?

    “年,你已经很久没有陪过我了,你再陪陪我好不好?”她虽是祈求的语气,但小手却紧紧的抱着他,明显是他不答应就不让他走了。

    连慕年无奈,微微的点点头。

    许美伊带连慕年上楼,进了房间。

    “年……”许美伊抱着他的脖颈,小脸微微的靠近他。

    连慕年顿了下,轻笑,“不是要睡觉?睡吧。”

    “年,吻我。”许美伊轻声说。

    “乖,别闹了。”连慕年拉开两人的距离,语气却没有多少呵斥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吻我?”

    “瞎想些什么呢。”连慕年不着痕迹的顿了下,轻笑出声,点点她的额头,“要是我在这里对你做了什么,你觉得伯父伯母会这么看我?你确定他们还会像以前一样欢迎我?”

    “也是哦,我怎么忘记这点了。”许美伊这才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连慕年根本就不想吻她,为此,心里无比的失落。

    听他说是因为怕给她爸爸妈妈坏印象才没有亲她,她的心里涌上的是更多的甜蜜。

    “年,你看什么呢?”她笑得甜蜜,抬手却发现连慕年皱起眉头。

    “这里……似乎变了些,跟以前不一样。”

    十多年前,为了怕被人发现,他在这房间里藏了差不多十天,这里的一切他都无比的熟悉。

    “啊——”许美伊扑哧的笑出声,“年,这是你第一次来我家吧?你以前又没有来过这里,怎么知道这里变了?听你这么说,好像你对这个房间很熟悉的样子?”

    连慕年脸上没有多大的笑容,反而轻轻的蹙起了眉头。

    自从两人相遇的那天起,因为这个名字,因为相似的面容,他很快的就认出了她。

    但她却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样子,眼里全是陌生。

    对此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在等,他相信既然他们有缘分,她有一天会想起他的,而且,她能不知道他就是十多年前她救了的那个少年,却还是爱上了他。

    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不过,看她对他的事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心里还是笼罩上了失落。

    少年那段时间,很快乐,他不希望她将那段日子抹去,他也很想珍惜。

    他没有说话,见她兴致还很高,似乎不想睡,“时间不早了,你睡吧,等你睡了我再走。”

    “嗯。”许美伊虽然心里还是不舍,但是也懂事的没有再纠缠。

    明天他们还要约会呢,也不急这么一时。

    “嗯。”许美伊虽然心里还是不舍,但是也懂事的没有再纠缠。

    明天他们还要约会呢,也不急这么一时。

    许美伊睡下后,连慕年起身,翻了翻身后偌大的书架。

    薄唇缓缓的翘起。

    虽然许美伊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但年少时他看过的书,留下过的足迹还是在的。

    虽然以前他还年少,但早熟,看书也会有一些选择性,那些武侠小说是在她这里才开始看的。

    他随手的翻着,忽然几张照片在书页里落下,跌在地上。

    他愣,看着照片里的两人,他轻轻的笑了。

    这些是她缠着要他跟他照的,他一直对照相都不感冒,脸色不是很好,但她却笑得很开心,唇瓣般的小嘴翘起的弧度天真烂漫,小手恶作剧的捏着他的脸……

    他坐在床沿,似乎觉得许美伊还没睡着,说道,“小侑,这些照片你还留着啊。”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