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九十六章 为什么 跟他结婚?

第九十六章 为什么 跟他结婚?

    连慕年冷笑,“那是我我们的事情,不要扯到小侑,我们的事跟她没有关系,我跟她的事你少管。”

    “你简直不可理喻!”曲浅溪咬牙,“连慕年,你是我的丈夫,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竟然跟我说跟我没有关系,你是说笑还是怎么样?如果像你所说的,你的事我无权过问,那也请你不要过问我的事情,我跟玄是怎样的关系你也管不着!”

    “曲浅溪,你在挑衅我的耐性?怎么?终于肯承认你跟玄的关系匪浅了?”连慕年冷笑,他显然是一个自我意识太过强烈的人,他选择自己所关注的东西,而他关注的只有曲浅溪敢程展玄的事情,其他的,先摆一边去。

    曲浅溪无言,咬牙的而看他,他现在是怎么样?故意扭曲她的意思?

    她没有反应,径自的转身,欲离开。

    “你去哪里?“连慕年哪里肯让她离开,擒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墙上。

    “你放开我,我们根本无法沟通!”曲浅溪已经放弃跟他沟通了,这下子挣扎得尤为激动。

    她的举止彻底的激起了连慕年还没有完全释放的怒火,他冷笑,双手将她的手腕压在墙上,“跟我无法沟通跟程展玄就能沟通了?曲浅溪,我看你们在一起聊得很欢啊,说说看,你们都聊了什么?”

    她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冷漠自持的,但在程展玄的面前却像是换了一根人似的,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没有断过,前一些日子,她对他的态度不再如此的冷漠,他以为她心景有所改变,但在见到她跟程展玄在一起后,他才发现,她的所谓转变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同他不禁想,或许,他所见到的属于她的温柔笑容,只不过是她在跟程展玄约会回来后,残留下来的而已!

    除了这个发现,现在,他们今天又给了他一个惊喜,竟然自称情侣,真的好极了!

    “你无聊!”曲浅溪咬牙,挣不开他的手忽然长腿一扬,却被他敏捷的闪躲,她再开始进攻,下一秒已经被连慕年很恨你的掐住了肩膀,捏住下颚,“曲浅溪,你皮痒了?!”

    “年!你干什么?!”

    程展玄的站在门口,见连慕年毫不怜惜的掐住曲浅溪的下颚,将她紧紧的压在墙边,他看着忍不住心惊,上前要拉开他。

    连慕年心里顿时更怒看了,“程展玄,谁准上来的?走开!”

    连程展玄抿唇,不语,开始和连慕年扭在一起,连慕年忙着对付程展玄,一双手放开了曲浅溪,曲浅溪得到自由,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连慕年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但是刚才在他阴骘狠辣的目光下,她依旧是胆战心惊的,她甚至以为他会忽然间扑上来,将她狠狠的撕裂!

    程展玄咬牙,大手揪着连慕年的领带,咬牙瞪着他,“年,浅浅是你的老婆,想家暴?”

    连慕年冷睨了他一眼,挥开他的手,后退一小步,“玄,你还记得上一次在修的接尘宴上说过的话吗?那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就算我怎么对曲浅溪也只是我的事情,现在,你过来是什么意思?我要你说清楚!”

    连慕年跟程展玄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不是白做的,他心里想什么,他自然能猜到几分。

    他看似在挑衅他,也像做戏,但他知道程展玄是认真的,她在保护曲浅溪。

    就是了解到了这一点,他才会更加的不爽。

    程展玄是什么意思?他保护他的妻子不受他的伤害?

    这是该程展玄该做的事情?

    程展玄忽然顿住了所有的动作,眼眸渐渐的敛下,顿时周遭的气氛都冷凝了下来,好久好久,他忽然抬眸,眼神严肃认真,“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连慕年眼眸危险的眯起,冷冷的说,“你再说一次!”

    “无论说多少次我的答案都一样!”程展玄脸上还是一派的严肃认真,“我不是你,我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我确定了,就不会变,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程展玄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跟曲浅溪过来这个年会之前,他也不想介入他们之间。

    但是,今天面对面的,他才知道曲浅溪原来一直都知道连慕年跟许美伊的事情,连慕年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而她心里显然已经落泪,却还要冷着一张脸强颜欢笑。

    这时,他才知道连慕年对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差,对她他心里只剩下心痛。

    既然连慕年不能给她幸福,那就由他给好了!

    之前,他顾忌曲浅溪的身份也顾忌她的想法,更加顾忌连慕年,但现在,他了解到她继续留在连慕年的身边也只是徒添更多的伤害而已,连慕年不但不懂得珍惜她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这样的情况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这么做,他们都会得到幸福,他相信他会对曲浅溪很好的。

    连慕年抿唇,程展玄的话顷刻间似乎击中了他内心某一处阴暗而不常触及的地方,那抹触动的感觉很细微却紧紧的将他的所有神经都狠狠的纠结起来,击中于这一点上。

    脑海里一个来自心底的声音让他根本无法忽视。

    连慕年心一顿,眼眸微闪,意识下的瞄了眼曲浅溪,没有说话。

    曲浅溪站在边,现在她已经从方才的心悸中缓过神来,却不想才抬头就跟他的视线正正的对上。

    她顿时愣住了。

    她平常猜不透看不懂的幽深的眼眸里,迷惘、不解、纠结等情绪纷纷扰扰,布满了双眼。

    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连慕年忽然回过神来,倏地别看眼眸,抬眸时眼眸又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幽深。

    他了解程展玄,知道他虽然平常吊儿郎当,但当他真的决定了某件事,他比任何人都要懂得坚持,他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从来都不含糊,认准了就去做!

    沉默间,程展玄忽然的开口道,“对了,你的女朋友正在下面喝酒呢,我上来的时候他她已经喝了不少,你应该下去看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你让她一个人在下面喝酒?”连慕年眼眸倏地一冷。

    “她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我的,她要做什么,我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管?”程展玄耸肩,一副我无能为力的模样。

    连慕年不说话了,他深深的看着程展玄,似乎感觉眼前之人有些陌生,冷笑,“展玄,你在跟我摊牌?”

    程展玄苦笑了下,“我本来也不想,是你逼我的,我必须这么做!”

    曲浅溪站在一边,听着他们的谈话,眼里一头雾水,感觉他们在说的话就像是打哑谜一眼,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但她还是能该感觉到他们的气氛越来越冷凝。

    连慕年不再看程展玄,抿唇转身,越过曲浅溪时,大手狠狠的扣住她的小手,冷着一张俊脸将她拉着往前走。

    “痛!连慕年,我自己有手有脚有眼睛,不用你拉着我。”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她的手腕当靶子,他的力道很大,那感觉到他就像捏碎她的骨头一样。

    连慕年没有反应,仍然拉着她的手,却渐渐的松了力道,缓缓的回头看她。

    看着她,他更是觉得心里更空空的,从未有过的慌乱顿时袭来他的心,他一时间不能自己,连他自己都没有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发现的曲浅溪的眉头意识下的就松开了手,见她脸色发白,似乎真的很痛,心口倏地收紧,再收紧。

    抿起的薄唇才想开口关心,只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人抢先了。

    程展玄上前,轻轻的扣住曲浅溪另一个小手,跟连慕年对视,“放开她,你没听到她说痛吗?”

    连慕年抿唇,这时候,一双眼眸已经不能用冷凝来形容了,眼眸化为无数的刀子,直视着程展玄。

    “展玄,你……”曲浅溪想说连慕年已松开了力道,她不痛了,让他放手,之前,她一直坚持清者自清,但现在她才知道会这么想的只有她跟程展玄两个局内人,别人都误会了他们的关系,不是只有连慕年。

    所以,刚才她静下心来想了想,知道连慕年会误会她跟程展玄的关系也不是无理取闹或者是故意针对。

    她心里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轻率,如果当初没有跟程展玄太过亲密,或许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只是,她还没说话,连慕年就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对程展玄说,“放开我老婆。”

    程展玄没有放开,反而说道,“现在许美伊正在楼下,你要照顾她,浅浅就由我送回去好了。”

    程展玄在说到许美伊时,曲浅溪的小手颤抖了下,眼眸顿时黯然了下来。

    连慕年没有过多的话,面无表情的只有冷冷的两个字,“放手!”

    程展玄不说话,还是紧握着曲浅溪的手不放。

    曲浅溪心里忽然变得烦躁,手腕都被人攥住,双手一抽,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去。

    连慕年抿唇,跟了上去,追上她,两人并肩的走着,忽然揽着她的腰,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曲浅溪愣住了,忽然停住了脚步,抬眸看他。

    “怎么了?”连慕年依旧亲昵的揽着她的腰,不解的问。

    曲浅溪抿唇笑了下,没有说话。

    这次,是他第一次在外面主动的亲近她,还揽着她的腰。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进步,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却异常的酸涩,有股落泪的冲动。

    她没有挣扎,连慕年心情才好了些,薄唇微微的翘起。

    ……………………………………………………

    下了楼,连慕年放开了曲浅溪,曲浅溪眼神一暗。

    其实也是的,在她同事的眼里,连慕年现在已经是许美伊的男朋友,如果两人忽然消失,又忽然间如此亲密的出现,他们会怎么想?

    曲浅溪垂眸,心里苦涩。

    忽然心里真的很想大喊,“连慕年是我的老公而不是许美伊的男朋友!”

    她动了动嘴角,最后自嘲的笑了下,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在转角处,还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连慕年见她脸色忽然变得不好,心一紧,拉住她的手,“我……”

    连慕年脑袋一塌糊涂,不知为什么,他现在无法冷静的思考,见她要走,意识下的就拉住她的手臂。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前方忽然有几个人走过来,身上穿着的还是跟曲浅溪一样的员工的专属制服。

    连慕年皱眉,慢慢的松开了手。

    他一松开手,曲浅溪就立刻转身离去。

    “浅浅。”连慕年叫住她,想说话,但面前有人向他们投来怀疑的目光,打断了他的话。

    曲浅溪一点也没有为他口中的那一句浅浅而有所触动,即使他是第一次如此的叫她。

    她笑了下,似笑非笑的,“连慕年,你这算什么?如果……如果你真的要说什么,为什么现在不光大证明的说?说到底,你心里在意的只有许美伊,你怕你跟我纠缠被人见到,翻出了你跟我的事情对许美伊的名声不好,对吧?”

    连慕年不语,算是默认了。

    曲浅溪冷冷的笑了,“说到底,在你连慕年的心里,一切都抵不过许美伊的重要!”

    他明知道她跟许美伊在同一家公司,年会她自然也会出现,他却当众承认他跟许美伊的关系,他还想说什么?

    连慕年不知为什么,对曲浅溪的变脸或者是冷漠很在意,前所未有的在意,甚至怕她就这样的冷处理的转身就走,那灰暗的眼眸里只有对他的失望,甚至是绝望。

    曲浅溪冷哼着说完,走出角落,不再回头,连慕年也不再拉着她。

    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不知为何,越来越多之前没有顾虑过的事情,之前没有想过的事情都一时间冲破了他的大脑。

    他知道,程展玄对她无疑是非常好的,他相较于程展玄而言,就差多了。

    因为这个,他心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谁会不喜欢对自己好的人?

    又是事情有些问题的出现是有次序性的,也有一定的关联。

    他不禁的想到,他跟她结婚是因为跟爷爷口中的利益,而她呢?为什么还要跟他继续婚姻?

    难道就是因为当初在民政局时胡乱的抓到的那个人是他,所以嫁给了他,这是不是也说明,如果对方是任何一个男人,她也愿意像现在一样继续着婚姻?

    兴许,她到现在还继续着跟他的婚姻只不过是因为还没找到适合她又对她很好的男人,如果日后有这么一个男人的话,那她是不是就会干脆利落的跟他离婚?

    越想,心里就越不能平静。

    乱,越来越乱。

    ……………………………………………………

    曲浅溪走远了,再回头时,连慕年已经不在那里,一脸担心的往许美伊的方向走去。

    曲浅溪冷笑了下,回过头来挺直腰杆,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跟老板说打个招呼,说她想走了。

    老板见她脸色不太好,关心了两句,就叫她回去休息了。

    连慕年走出阴暗的角落,见一边的许美伊似乎醉得不成样儿,皱眉,扶起她离开酒店。

    许美伊醉得不轻,刚才还是闭上眼眸的,忽然间又挣开了,见到眼前不断的车来车往,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在后座扒着连慕年的衣衫,撒娇道,“年,我不要回家,我们去你家好不好?我好久都没有去过你家了,这次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连慕年抿唇,“小侑,你醉了,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上班了,你不能迟到更不能缺席。”

    “可是我不要回家,我们一起去你家好不好?”许美伊眯起眼眸,忽然顿了下,却也明白他这是变相的拒绝她。

    连慕年没有说话,十指紧紧的攥住方向盘。

    许美伊说话也没有什么含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醉了,小手蛮缠的缠着他的脖颈,“年,就带我去嘛,你家我又不是没有去过,为什么不带我去?你带我回去嘛,带我回去嘛,带我回去嘛……”

    “侑,别闹了,回去坐好!”连慕年沉下脸,低声的不知为何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带你回去浅浅会不高兴的。”

    他说完,连自己都不由得愣住了。

    他……最先想到的竟然是曲浅溪的感受?

    许美伊这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闭着眼眸不再啥折腾,连慕年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忽然间觉得很闷,松了松领带,落下车窗透透气。

    许美伊缓缓的挣开眼眸,在连慕年没能看到的地方紧紧的抿起了小嘴,眼眸里尽是冷漠。

    …………………………………………………………

    连慕年将许美伊送回家,让她躺好才抽身站起来。

    “年,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许美伊忽然不再装睡,拉住了连慕年的手。

    连慕年顿了下,如果没有涉及到曲浅溪的事情他都会无比的清醒,他自然知道许美伊从头到尾就没有醉过,也听到了他刚才不自觉的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他知道因为他跟曲浅溪的事情让她难受了。

    但他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温柔的跟她解释什么或者是保证什么,垂下的眼睑掩藏着的是深深的内疚,帮她盖好被子,“睡吧,等你睡着了,我才走。”

    许美伊忽然坐起身,揽着他的脖颈,脑袋埋在他的背脊里,“不、你不许走,你要下来陪我,你已经很久没有陪过我了。”

    “小侑,别闹了,快点睡,明天你还要上班。”鼻腔的女性幽香传嗫如鼻腔,他却心定气闲,脑海里不禁的就想起了曲浅溪身上毫无杂质的谈谈幽香,喉咙忽然间变得有些干涩,他滑动了下喉咙,拉开许美伊的小手,但许美伊却忽然拉住他,抱住他转过来的俊脸,倏地吻住了他。

    小舌主动的滑进他微微的掀起的薄唇,抱住他不放手,连慕年顿了下,皱眉的推开她,“小侑……”

    他的退却让许美伊有些无地自容,却还是壮大胆子,“年,我们好久都没有接吻了,我们接吻好不好?”

    “小侑……”他的声音一沉,不知道许美伊今天为什么如此的反常。

    许美伊咬牙,她本想继续缠着他让他要了她的,但又怕他觉得她太过不自爱,太主动他会不喜欢,也就没有在继续。

    连慕年看着她失落的模样,心里到底还是不忍,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小丫头,胡想些什么呢,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许美伊虽然没有醉,但到底是喝了酒了,也困了,见连慕年也没有走,也就很快的睡着了。

    连慕年没有走,在她睡下后一个多小时才缓缓的拉上门,驾车离去。

    ………………………………………………………………

    曲浅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心里已经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再期待,却还是无法抑制的回忆起连慕年拉着她的手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似乎想解释些什么。

    她的念头才刚起,房间里时钟滴答的声音无比清晰的传进她的耳朵里,顿时讽刺的翘了下。

    如果他真的如她所想,有些在乎她的话,他又怎么会迟迟未归?

    她睡不着,心里既期待又失落的感觉揪心难捱,躺在床上辗转。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门被轻轻的推开,又缓缓的掩上。

    黑暗中她挣开眼眸,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走进,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掀起被子的一角,挨着她躺下来,轻轻的碰了她一下,“浅浅,睡了吗?”

    曲浅溪屏住呼吸,装睡。

    连慕年叫了她两声,见没有回应,以为她睡着了,也不再继续,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让她枕在他的肩膀上,抱紧她缓缓的闭上眼眸。

    黑暗中,曲浅溪缓缓的睁开眼,看着黑暗中男人的轮廓,嘴角没什么骨气的微微上扬。

    不方便上网看文文的妞儿可以链接m..或者w../在手机上看文

    更新完毕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