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九十四章 四人齐聚

第九十四章 四人齐聚

    “年会?”

    曲浅溪点头,见他皱眉,握起小拳头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垂了下,“公司的员工都可以携带一名亲友到场,怎么?你不把我当朋友?”

    曲浅溪的说明,他听着,心里涌上了阵阵的情绪,程展玄笑了,潇洒的抖了抖身上高级定制的西服,“什么时候开始?我要不要换一件衣服?不能让你增脸也不能让你丢脸是不?”

    “你的身份只是我的朋友,又不是我花钱请回来的牛郎,穿这么骚包干什么?”曲浅溪翻个白眼,以程展玄的样貌和气质,她敢打包票,即使外人不知道他京城程少的身份,也能将全场的女性迷倒。

    程展玄憋屈的皱眉,声音浅浅的咕咚,“我这不是怕你丢脸么?”模样虽然憋屈,心里却是很欢喜,曲浅溪对他一点也不客气,他就知道,他对她而言,是特别的。

    曲浅溪懒得跟他较真,径自的上了他红色的奔驰,想着时间也不差不多了,直接过去酒店。

    程展玄嘴角上的笑意一直都在,也忙上车,只是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还是那一套呆板的正装,不禁的皱眉,“你就穿这套衣服过去?”

    “我又不是过去处对象的,穿这么招摇干什么?还是……你嫌我丢你的脸?”曲浅溪挑挑眉,眼眸微微的眯起,竟然也给人一股危险的感觉。

    程展玄怔了下,顿时小生怕怕的拍拍胸口,看着她的眼眸却有些怔然,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她方才给他的感觉有一股难言的熟悉感,仿佛这个神态他经常在某个人身上见过……

    对!连慕年,她危险的微微眯起眼眸时,给人的感觉竟然和连慕年有八分的相似!

    这,难道就是耳濡目染,所谓的婚后夫妻相?

    忽然,他脸色敛了下,“年会,怎么不叫年跟你一起去?”

    曲浅溪心情其实还不错的,毕竟失去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忽然间找回来,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所以她心情不错的一路上领略路过的风景,只但是程展玄的话却让她上扬的嘴角顿时僵了僵。

    她的声音难掩失望,“我昨天才跟他说,他今天有事,一时间安排不了时间……”

    程展玄讽刺的勾唇。

    两年前许昕侑的同学生日,举办了一个不算大的生日舞会,被邀请者也可以携带舞伴一起,那时候他跟连慕年都在国外办事,连慕年还不是因为许美伊当时说了一句“我想你陪我”,他就将公司烂摊子丢给他,不顾一切的跑回来了?

    同样的事情待遇却大相径庭,而他现在的身份不只是男朋友,他还是曲浅溪的丈夫,他想,连慕年不是有事,他只是不想跟她去参加年会。

    如果他有心,如果足够的在乎她,他大可以推掉所有的一切事务都要陪她。

    所以,他敢肯定,连慕年的话只是借口而已,他只是不在乎她罢了。

    程展玄见到曲浅溪垂下的眼眸处难掩的黯然,心一紧。

    这些话,面对她,他根本说不出口。

    怕她难过。

    他不知道连慕年是怎么想曲浅溪的,他却知道,曲浅溪对连慕年是有感情的,这一点,只要相处过,有眼睛的人都不难发现。

    ……………………………………………………

    曲浅溪跟程展玄到达酒店时,才六点多钟,已经很多同事已经到达了,见到去她和程展玄进来时,在场的女同事纷纷眼前一亮。

    曲浅溪表面上比较冷漠,也是很多同事的上司,但她在公司工作了两年多,很多同事都对她的性子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面冷心热,其实平时很好相处,也很好人,同事们虽然平时跟曲浅溪说不到几句话,却打心底的喜欢她的。

    “浅浅啊,你男朋友好帅啊。”

    有几位女同事一脸戏谑的过来,在她的耳边轻声笑。

    “不是,他只是朋友。”曲浅溪罢手,揉着太阳穴解释。

    “这么优质的男性朋友?浪费!”有上了年纪的女同事笑着瞪了她一眼,那模样就是你不抓紧就不怕被别人抢走?

    曲浅溪尴尬的笑笑,嘴角僵硬不已,她怎么忘记这茬了,毕竟同事们都不知道她已经结婚,而老公还是连慕年。

    她笑了下,忙拉上跟跟同事聊上的程展玄到一边去。

    曲浅溪嫌弃的看着他,程展玄蹙眉,“你那什么表情?”

    “我现在才发现你吸引女性的磁场原来如此之大。”曲浅溪越看越觉得他是一只开屏的孔雀。

    “你现在才发现?”程展玄惊讶又受伤的张眸。

    “嗯。”曲浅溪淡淡的挑眉。

    程展玄似乎真的被打击到了,垂头丧气的转身过去要了两杯饮料。

    两人喝着饮料聊天,时间也过得很快,渐渐的,公司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但曲浅溪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来。

    许美伊。

    她现在能过的如此的安静,也是拜她所赐,如果她来了,她相信她的耳根根本就不能清净。

    只是……大眼倏地睁大,心徒然一抽。

    她会带谁过来?

    心里有了两个答案,但是,无论是哪一个,她都……

    “怎么了?”程展玄见她脸色忽然发白,担心的伸手,才想抚上她的额前,曲浅溪的助理小兰走了过来,手中端着一个盆子,在见到程展玄的举动时,小脸红了下,忙别脸想离开,曲浅溪却叫住了她。

    “小兰,有事吗?”

    小兰觉得自己打断了人家的好事,有点不好意思,“这些是刚做好的生煎,味道很好,很多同事都抢着要吃,我见你也挺喜欢吃的就给你留了点。”

    曲浅溪心一暖,接过了,小兰也不再说什么走开了。

    “你人缘不错啊。”程展玄毫不客气的吃了一个。

    曲浅溪不说话,看着小兰的方向时,也夹了一个进口,只是刚做好的生煎油味很重,胃部又是一阵翻滚,奔腾,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喉咙涌。

    脸色倏地发白的捂住小嘴,往洗手间跑,程展玄见着也紧张的跟了上去。

    他们才转身进去洗手间,门口就传来了一阵骚动,正是相携而至的许美伊和连慕年。

    许美伊很漂亮,小手挽着连慕年的手臂,连慕年身上无论那一点都完美无瑕,顿时两人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连慕年脸色淡然,眼眸轻飘飘的扫了偌大的大厅,人头攒动,但没有什么发现。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让人折服的身居高位的强烈的气场,他淡淡的一个眼神,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雅言广告公司的老板和经理,见到连慕年也很惊讶,但也非常的惊喜,忙上前打招呼,而许美伊一直都甜蜜又优雅的笑着,看着连慕年完美的侧脸,眼眸扫了眼周围,没有见到曲浅溪,心里松了下,紧紧的抱住他的手臂。

    和对曲浅溪和程展玄的祝福不同,在场的很多女同事都抿了小嘴,不说话。

    许美伊表面上笑容甜美,看似很好相处,其实不然。

    先不说其他的,就说她仗着裙带关系拿到下了连慕集团的广告这一点,她们都不敢苟同,而且她的能力她们设计部的人也是知道的,虽然是名校毕业,但能力要跟曲浅溪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截,所以说她是以自己的能力拿下的,她们根本不相信。

    ……………………………………………………

    女性洗手间程展玄不能进去,他只能在外面干着急,见她脸色发白的出来,迎上去担心的说,“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忽然会吐?”

    要说是生煎的问题,他也有吃,怎么就没事?

    曲浅溪吸了一口气,浑身无力的回答,“最近都这样,可能是胃出了点问题。”

    听到她的话,他却站在了原地,不动。

    曲浅溪回眸,“怎么不走了?”

    程展玄摇摇头,脸色有些凝重,“你去医院检查过了吗?医生怎么说?”

    “我还没有去检查,最近忙……”她多次以为自己吃坏了肚子,也没有多在意。

    程展玄心一紧,顿时觉得自己有可能想对了,拉起他的手往外走,“你都这样了还不去检查,走,我现在就带你去”。

    “程展玄,你干什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但程展玄似乎执意要她去医院检查,曲浅溪挣不开他的手,只好无奈的说,“就算我要去医院,你也得让我跟上司说一声吧。”

    程展玄的态度这才软了下来,但握着她手腕的五指却渐渐的收紧,拉着她回去大厅。

    “浅浅,小两口恩爱忘记时间啦?快点过来,都开席了,就等你们两个了。”

    曲浅溪回去时,同事眼尖的发现了她,朗声的说道,招呼着她要她过去跟她们一起坐。

    浅浅两个字字重重的扣动着耳膜,连慕年闻声皱眉,不懂说话之人的意思,但当他回头时,立刻就有了答案。

    程展玄握着曲浅溪的小手,两人靠的很近,似乎在说什么,他扭头过来时,他们也正巧的回过头来,顿时视线相对,都相继的愣住了,沉默的对视着。

    经过刚才的插曲,曲浅溪暂时的忘记了许美伊这一茬,但在瞥见熟悉的男人冷漠的眼神时,心又是一阵钝痛,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嘴角。

    她果然猜得没有错,他不是不能来也不是没有时间来,只是他没有以她的亲友的名义过来,却陪许美伊过来了。

    她讽刺的勾起嘴角,食指紧紧的攥着,指甲陷入血骨里。

    “许美伊怎么也在这里?”程展玄在见到连慕年时,也愣了下,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许美伊跟连慕年会一起来。

    曲浅溪微微的垂眸,“连慕年安排她进来了我们公司,也在我的设计团队里。”

    程展玄彻底的被嗑住了,难以置信的张眸,望着远处毫无芥蒂的相拥的男女,讽刺的勾起嘴角。

    在见到曲浅溪眼底难掩的苦涩时,心痛了下,“浅浅……”

    他知道连慕年的心里没有曲浅溪,但他也做得太过分了,一点也没有为曲浅溪着想过,他以为曲浅溪性子冷淡难道就以为她不会痛了?

    他将曲浅溪到底至于何地了?

    ……………………………………………………

    曲浅溪不再看向连慕年的那个方向,想朝着同事的方向走去,跟他们一起坐,但连慕年身边的总经理却眼尖的认出了程展玄,叫住了他,起身热情的邀请他跟曲浅溪倒那边去坐。

    程展玄瞄了曲浅溪一眼,曲浅溪垂下眼眸,没有回答。

    要她心平气和的当没看见的跟连慕年和许美伊坐在同一桌面吃饭,即使她脸上再没有表情也不由得表现出了一丝抗拒。

    程展玄见状,心忽然就狠了起来,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拉上前,薄唇缓缓的贴近她的耳边,“你没有错,错的是他,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如果逃避不想面对,那干脆掉头就走,否则,将事实看个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不好吗?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曲浅溪就像是害羞的小媳妇,正在闹别扭,而程展玄俯身,嘴角却一直上扬着,两人的模样在外人看起来就像是无比亲昵的情侣。

    连慕年脸色阴沉,不发一言的抿着薄唇冷冷的看着他们走近他,薄唇一掀,讽刺的勾起,眼眸扬起眼底却冰冷如霜。

    “年……曲小姐怎么会跟展玄一起过来?他们什么时候变成男女朋友了?”

    许美伊看到曲浅溪跟程展玄亲密无间的十指紧扣,心里是开心的,但在看到连慕年脸色阴沉,他身上燃起的冷意让她不由的抖了下身子。

    程展玄跟连慕年的家世显赫,都是名门之后,如果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很难跟他们有交集,即使他们在公事上有所合作,今天能见到本尊,雅言的老板很开心,看着眼前双双的坐在一起的两对俊男美女,他很高兴,尤其是见曲浅溪跟程展玄在一起时,心里更加的高兴了。

    他先在目光落在了连慕年的身上,“连老板难得百忙中抽身出来参加我们公司的年会,看来我们小许的魅力不可小觑啊,假以他日有喜事,也记得给我蓝某人寄一张喜帖,我也来沾沾喜庆。”

    连慕年嘴角一如既往的扬着笑意,笑容屈辱疏离淡漠,他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目光却紧紧的落在曲浅溪的脸上。

    曲浅溪小嘴紧紧的抿起,侧耳倾听连慕年的回答,但他久久没有回应,心一紧,不由得抬眸,迎上了他幽暗的眼眸。

    这是今天晚上两人在这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四目相对。

    他眼底只有深深的冷意和与冷意相仿的讽刺,眼眸里尽是对她的冷意的指控。

    心一紧。

    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却也知道他眼底的冷意针对的人是她。

    她心里苦涩,扭头别过脸。

    他又在生气什么?他拒绝她的邀请跟许美伊一起过来,该生气的不是她吗?他为什么要给脸色给她看?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错的好像是她?

    还是他觉得她今天不该出现在这里?

    许美伊是一个敏感的人,她自然注意到连慕年今天晚上自从曲浅溪出现后,目光就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她抿唇,心地顿时敲响了镜中,暗暗的睨了曲浅溪一眼,亲密的紧紧的抱住连慕年的手臂。

    许美伊有些用力,连慕年移开眼眸,回眸看她,目光已经柔和下来没有丝毫的冷意,“怎么了?”

    “我饿了。”许美伊扁起小嘴撒娇,见到连慕年柔和下来的眼神后心里才舒服了些。

    连慕年没有再说话,只是夹了块肉进她的碗里。

    曲浅溪余光瞥见对面的人的一举一动,心里苦涩。

    他的温柔,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

    前一段时间,她以为他们有所改变,但是再次见到他的差别待遇,她才发现她得到的不过是许美伊得到的冰山一角。

    她心里苦涩,收回眼眸时,眼前多了一杯清香四溢的果汁。

    程展玄对眼前的事情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他也不再在语言上跟连慕年较劲,他夹了一块甜点进曲浅溪的碗里,语气温柔,“喝点果汁润润喉咙,外面的天气太干燥了。”

    曲浅溪觉得程展玄表现得似乎过于亲密了,小脸有些尴尬。

    果不然,随着程展玄的话落下,即使她低着头,她也能感受到对面的人传过来的阵阵锐利的目光。

    雅言的老板也是个人精,见连慕年没有说话,心里对他和想许美伊的事也摸不透,但程展玄表现得直白,他一眼就看懂了。

    他见程展玄一表人才对曲浅溪也很好,心里也为曲浅溪能找到好归而开心,“程先生,前一段时间你跟浅浅的合作我还担心你们会产生什么摩擦,现在看来我是白担心了啊。”

    程展玄今晚身上没有了平常的吊儿郎当,“有摩擦也是好事,不合也可以慢慢的磨合,过程难能可贵。”

    曲浅溪是老板一手提拔的,他也很喜欢曲浅溪,所以说话也维护着她,“也是,年轻人一间不合也是正常的,不过浅浅可是好女孩啊,你可要珍惜了。”

    老板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其他四个人脸色都变了下。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