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全本小说网>玄幻奇幻>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第八十七章 别碰不属于你的东西

第八十七章 别碰不属于你的东西

    照片里两穿的衣服涉及四季,春夏秋冬皆有,由此可见,照片显然不是一次性拍的。

    由此可见,他们的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感情一直都很好。

    曲浅溪抿着小嘴,红唇慢慢的变得没有多少血色,紧紧的攥住手中的照片。

    在这之前,她早就知道在连慕年的心里,许美伊的存在不是她能比拟的,看着眼前的照片时,她还是不由得惊讶一番。

    连慕年据她所知,不爱笑,脸上她见得最多的就是冷漠和愤怒,让她不由得怀疑,眼前的照片里无时无刻不晓得温柔迷人的男人跟她认识的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是,那这个差别也真的是忒大了。

    心如捣鼓,她顿时没了心思再看,随意的将一沓照片往床上一放,无力的躺下。

    脑袋微侧,顿时眸子一眯,拿起其中一张背部朝上的照片。

    吸引着曲浅溪注意的不再是照片里的人,而是背部上面龙风凤舞的一行字。

    “今天是和小侑认识的第十一年,也是重逢的第二年——2012年10月7日。”

    曲浅溪的攥住相片的小手微微的抖了下。

    已经十三年过去了,但对于十三年前10月7日那天那件事,她依旧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天是她将连慕年救回家的日子。

    她会对那天的印象如此的深刻,除了那天救连慕年的过程惊心外,还因为那天是国庆节的最后一天,她将连慕年带回家后就跟他一起看央视的阅兵新闻。

    看着照片上面的字迹,顿时一个念头飞奔而过,虽然很快速,但曲浅溪去及时的抓住了它。

    她惊愕的捂住了小嘴,眼里涌现的某种情绪,布满了她的双眼。

    许美伊现在的名字叫许昕侑,许昕侑是十二年前她被赶出家时使用了十二年的名字。

    他……会不会认错人了?

    心情的亢奋压抑不住,曲浅溪不知何时已经拾起电话,正准备打电话,不适时的,房间的被顿时被敲响了几下。

    她顿了下,皱眉,想到这里是老宅,可能是老爷子找她有事,她不敢怠慢,只能放下手机,起身时,瞥见散落在床上的一大片照片时,脚步顿了下下,匆匆的将照片收好,放在梳妆台上,起身开门。

    曲浅溪以为是某个佣人或者是老爷子,却没想到会是她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的婆婆。

    凌月菲身上穿的还是回家时的那一套正装,一丝不苟,冷艳高贵。

    她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淡淡的瞥了曲浅溪一眼,走了进去,到床边坐下。

    曲浅溪在一干的同事眼里,也是冷艳高贵的,跟凌月菲给人的印象和感觉非常像,只是此刻,她却紧张而拘谨的站在距离婆婆一米之外的地方。

    曲浅溪跟这个婆婆说过的话总共不会超过五句,却莫名的心里对她有些敬畏。

    “坐。”凌月菲拍了下她旁边的位置。

    曲浅溪笑了下,也不推托,依照指示坐下。

    曲浅溪坐下后,凌月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曲浅溪虽不至于头皮发麻,却也不怎么舒服,心里有些忐忑,不过凌月菲不说话,她也不开口,她了解到婆婆这回过来,定然是有话想要跟她说了,而且她还挑在连慕年在的时候说,也就是说,她要说的话,应该跟连慕年有直接的关系。

    “年自小就跟在他爷爷身边,我们母子的关系也不算亲厚,但到底是我生的孩子,对他我还是了解的。”

    不久后,凌月菲忽然开口了,开场白就直接进入主题,毫无拖泥带水,

    只不过,曲浅溪却顿了下,心底压根不明白婆婆为什么要跟她说这句话,却只能礼貌的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凌月菲错开目光,不再看向曲浅溪,而是瞟向没有拉上窗帘的窗外,语气淡然得似乎在说别的故事,“他的性子跟当年他爸爸一模一样。”

    “呃……”

    曲浅溪见连安昂的次数不多,虽然她也算是经历过各种困境的人,也算是见过世面,但是面对连安昂时,只要他一个眼神就能将她冻结,虽然连慕年给外人的感觉也类似,只是要跟连安昂挂钩,似乎在差了点儿。

    凌月菲似乎明白曲浅溪在想什么,她接着说,“年这孩子还年轻,二十七不到,他天资聪颖,除了年少一次意外外,二十多年来从未失败过,有些事他还是缺少历练,只要日后磨练多一些挫折,他会跟他爸爸一样的,因为他爸爸跟他一样年纪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

    曲浅溪不说话,心里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婆婆嘴里的话。

    二十七岁了还年轻,果然,在父母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凌月菲看曲浅溪不回答,漂亮的嘴唇勾了下,“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

    曲浅溪诚实的点点头。

    实际上,她到现在还不明白她这个一直以来对她都冷漠不已的婆婆为什么变得亲厚起来了,而且还跟她说了这么多,而她,到现在还是搞不懂她的来意,这个是重点。

    “你跟年相处得不太好,而且看起来很糟糕。”

    凌月菲抿着小嘴笑了下,这句话用的是肯定句。

    曲浅溪顿了下,心底顿时更加不明白婆婆的来意了,难道是来责备她对她儿子不够好?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的待人的态度也忒好了点儿,一点也看不出来有责怪的意思。

    凌月菲思绪飘远了些,似笑非笑的开口,“他爸爸当年也一样,对婚事不情不愿,心里还有一个青梅竹马,但到最后,跟我的日子还不是一样过来了?”

    “妈妈,你的意思——”曲浅溪顿时醍醐灌顶,明白凌月菲此时过来是给她一些建议或者是启示的。

    她顿时挺直了背脊,恭谨加倍的看着凌月菲。

    曲浅溪的态度似乎让她很满意,她笑了下,“他跟他爸爸的性子一模一样,在工作上清醒得似乎没有糊涂的时候,但在感情上,他们往往却相反。”

    曲浅溪重重的点点头,“妈,我明白了。”

    “我知道你性子倔,如果遇到了什么事,尽量的不要跟他对着干,他吃软不吃硬,你先放下身段和态度,他会以双倍还之。”

    曲浅溪顿时怔了下,似乎,每次闹得不越快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的冷漠起来,两人就接着冷漠下去。

    其实现在想想,两人平时吵架时用的时间占据了两人共处的时间的一半,而且,他们两个已经结婚了八个月,感情还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除了因为他的不在乎,同样的似乎也有她的的冷漠在作祟。

    婆婆的话,让她认清了自己身上的不足。

    “但有时候男人也是纵容不得的,该表明立场的时候就不要手软,但频率不要过多。”凌月菲说完后,见曲浅溪似乎明白了,点了点头,有些满意。

    其实,刚开始知道以为她是因为老爷子的约定而嫁给儿子的时候她并不看好她,但是后来她发现,这个女孩是爱儿子的,她看自己儿子的目光深沉而伤痛,似乎陷进去的时间不短了。

    而且,今天她也发现她待人真诚,不是为了讨好家里的某某人会做出一些谄媚的举措来的人,自从她进这个家以来,她一直都坚持做自己,可见,她跟她的性子都很像,莫名的,她似乎对这个儿媳妇有些满意了。

    “妈妈,谢谢你,谢谢你能跟我说这些。”

    曲浅溪看着这个依旧年轻漂亮的婆婆心怀感激,心里看着她,就像当年看着自己的亲生妈妈一样,不但尊敬,眼眸里也多了一分的亲近。

    她明白,凌月菲能跟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就说明她是真的认同了她这个儿媳妇,希望她能干连慕年好好的过下去。

    凌月菲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曲浅溪看着,忙起身想送送她,怎知凌月菲忽然间顿住了脚步,回头说,“你应该对小风有所了解吧,年小时候的性子跟小风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你想知道某些年的想法,又得不到时,可以直接问小风,答案可能会有出入,但也有百分之八十相似。”

    曲浅溪顿住了,顿时不知该说什么。

    感情他们一家子的性子都是一样的?

    难怪结婚后,第一次跟连家的人一起吃饭时,她感觉连家人都是一样的冷淡和缄默。

    曲浅溪感觉这次回来老宅可谓是不枉此行。

    她走向前,替婆婆拉开房门,只是比她前一步,门就被推开了,现在不应该出现在家里的男人此时却忽然出现。

    曲浅溪惊讶的张眸,过后,嘴角微漾,笑了下。

    连慕年不知怎么的,回来的路上感觉像归心似箭,在路上时,心里还是莫名的发虚,直到车子渐渐的驶入车库,脚步踏进屋里,他的心似乎找到了归宿,慢慢的沉稳下来。

    他推开门,见到了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小脸时,顿时微微绷紧的嘴角松懈下来,再看见曲浅溪身后的熟悉身影时,他眼里只剩下惊讶,“妈,您怎么会在这里?”

    慈母的形象一直都不适合凌月菲,她眼底和脸上没有一处见到儿子时该有的慈爱和宠溺,更没有一对母子该有的亲厚,只有淡淡的语气和淡漠得不能在淡漠的眼神,“我跟小溪聊聊天。”

    连慕年闻言心里有些惊讶,两人回家这么多次,他都没看出来他妈妈竟然跟曲浅溪这么熟了。

    他们母子感情虽不亲厚,却对彼此足够了解,他明白,既然他妈妈会主动的过来找曲浅溪就证明她已经接受并认可了这个媳妇儿。

    连慕年心不禁一动,胸膛起伏加快,忍不住的看了曲浅溪一眼,她心情似乎不错,自刚才推开门时,逗留在嘴角的笑意就一直没断过。

    她高兴了,但他似乎就不高兴了,薄唇不悦的紧紧抿起。

    他走了,还能这么高兴?

    还是他走了,她才会这么开心?

    她就这么不想见到他?

    ……………………………………………………

    送走了婆婆,关上门,两人相顾无言。

    曲浅溪不知怎么的,好性情一直维持着。

    她勾起唇,看了眼立在门边双手插着口袋的男人,“不是出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连慕年没有回答,脚步不急不缓,一步一步的渐渐靠近她。

    曲浅溪看着他变得有些凌乱的衣衫,顿了下。

    自她认识他以来,他身上一直都是整齐的,衣着一丝不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衣衫凌乱的他。

    他之前匆匆忙忙的离开就是为了去见许美伊,所以才将如此狼狈的回来的吧?

    想起许美伊,照片的事,映入脑海,她倏地起身,眼眸深深也带着不可忽视的期待,“连慕年,你——”

    一个想法忽然衣衫而过,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嘴边的笑意慢慢的减淡了些。

    “有事?”她欲言又止的,他皱眉,在床边坐下,背对着她。

    曲浅溪顿了下,忽然转身嫌弃的扯了下他的衣衫,咕咚着,“你的衣服都乱一团了,糟糕透了,洗澡去。”

    她的语气没有往日的冷漠,简直是风平浪静,他怔了下,心一动,忍不住的回头看她,回眸时,正好和她炫目的大眼对上,两人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曲浅溪,她别过头,连慕年也敛下心里不断捣鼓的心跳,别过脸,到衣柜找衣服进浴室洗澡了。

    曲浅溪一个人坐着,心里莫名的就会回忆想起刚辞啊两人对视的那一幕。

    她甩甩头,拿起一边的报纸看起来,只是好像心思都不在里面,此时,浴室那边却传来了一阵阵淡淡的水声。

    曲浅溪不知为什么,心情忽然安稳下来,慢慢的就被报纸里的内容吸引住了,连连慕年什么时候出来的都没有发现。

    连慕年就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眼前的小女人正舒舒服服的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看报纸看得津津有味,世界此时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画面感觉安静美好,而她,似乎也一点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这个想法不好,他抿唇,轻哼了一声,成功的吸引了床上的女人的注意,对于这点,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曲浅溪看着他,意识到自己占了太多的位置,都成了霸权主义了。

    她刚想往旁边的位置挪一挪给他空出一个位置,让他躺下,大她还没来得及动,男人气场的身躯就压下,将她整个抱起来,搁一边,给自己空出一个大大的地方来。

    曲浅溪心跳此起彼伏,捣鼓着,到最后却是自己多想了,小脸微微的羞红。

    他刚才抱起她,她还以为他想要她……

    只是她还没从那股羞怯中回过来,男人盛怒的声音便想子弹一样钻进她的耳膜,震得她的耳朵跟心脏隐隐作痛。

    “曲浅溪,谁准的你动我的东西的?!”连慕年上一秒还持续着柔和笑容的俊脸在瞥见梳妆台上那一个被许美伊用心弄好的包裹时,俊脸忽然就变了。

    曲浅溪被他的话震得愣了下,回过头迎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时,她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不是故意的它就放在哪里,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顺便的拿出来看了一下……”

    但连慕年却不像听她的解释,冷冷的打断他,“这里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许乱碰,我记得之前我已经有言在先!”

    曲浅溪不语,只是看着连慕年,没有在反驳。

    连慕年拿起那个包裹,拿出钥匙,珍惜的将它锁在梳妆台的地下层,然后将钥匙拔掉。

    曲浅溪坐在一边,一动不动,也没有开口,眼神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宝贝的将那些属于他跟许美伊的照片锁好,生怕被人玷污,那态度已经不能用珍惜来形容了。

    心底的苦涩慢慢的散开,慢慢的蔓延向整个胸膛。

    连慕年转过头来,脸色还是很难看,“我再说一次,以后,这里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都不许乱动。”

    曲浅溪动了动嘴角,挑眉,神色不卑不亢,声音不冷不热的,“你要说就说得具体点儿,我要在这住两天,说不碰这里面的东西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将我赶出去。”

    “你以为我不会?”连慕年看着她,冷哼一声。

    “是啊,你怎么不会?”曲浅溪哼了一声,懒得在跟他说话,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掀开被子睡下,翻着身子背对着他。

    连慕年沉着脸,看着曲浅溪的举动,不知怎么的,心里升起的情绪慢慢的被浇灭,他缓缓的在躺下,眸子似有若无的扫过曲浅溪的背脊。

    ……………………………………………………

    翌日

    曲浅溪醒来时,旁边已经没有人了。

    她抬眸看了眼墙上精致的挂钟,才六点半,而外面的天色还没完全亮。

    天寒地冻,一大早的,他能去哪里?

    曲浅溪起身洗漱完走出房间,公公婆婆已经在楼下的客厅坐着了。

    似乎听到了动静,两人均淡淡的抬眸,往楼上看过来。

    曲浅溪见他们已经发现她,她只能下楼。

    “爸妈,早。”

    连安昂夫妇都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曲浅溪看着安静的坐在一边,静默的看着报纸的夫妻,没有说话。

    连安昂看着报纸的眼眸顿了下,身躯往凌月菲的旁边靠近,无言的指了指版面上的一些内容。

    凌月菲随即将手中的报纸跟连安昂的交换,认真的看了起来。

    曲浅溪顿了下,抬眸看了下,报纸上写的似乎是一些商业性质的东西,而凌月菲还拿出手机记录什么,似乎那些内容对她很有用。

    曲浅溪唇角勾了下,她一直以为连安昂跟凌月菲只是单纯的商业联姻,彼此没有多少感情,平常两人见面连句话都说不上,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了。

    曲浅溪还在想着,老爷子也下楼了,他身后紧跟着的就是抿着还有些肉肉的小嘴的小团子。

    见到人差不多到齐了,刘嫂看来眼曲浅溪,似乎想说什么。

    刘嫂没有开口,倒是老爷子不悦的沉了一张老脸,“浅丫头,年他昨晚没回来?”

    “回来了,只是您可能睡下了,就没通知您。”

    老爷子脸色才好了些,却还是沉着一张脸,“现在人呢?才离开这个家多久?就忘记家里的规矩了?”

    连家有一个规矩,就是在家的人都要早早的七点前起床,一起用餐,这一点,脸小团子都要遵守,无一例外,这一点,曲浅溪其实非常敬佩他们能坚持这么久,可能这就是老爷子所说哦无规矩不成方圆吧。

    曲浅溪浅笑着上前揽住老爷子的手臂,“他有事,一大早就出去了,迟一些应该就能回来。”

    老爷子轻哼一声,没有说话,曲浅溪知道老爷子已经不为昨天的不愉快而生气了,扶着他到餐桌上坐下。

    刘嫂叫人端来了早餐,给他们准备的餐点都是根据他们的喜好摆好,曲浅溪很少在家里用餐,这次又是西餐,刘嫂在她盆子里的吐司加了草莓酱,她看着,无从下手。

    她不喜欢草莓酱的味道。

    一边的连安昂看着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在开餐前,淡淡的对刘嫂说,“根据少奶的胃口在给她准备一份。”

    刘嫂点头,歉意的对曲浅溪笑了下,曲浅溪放下餐具,如果不是她真的非常不喜欢草莓的味道,她都不会不吃。

    只不过,她没想到注意到她的异常又先开口的确是一直都对她冷淡默然的连安昂,这让她非常意外。

    老爷子听见儿子开口,心情似乎变得不错,松开了拧紧的眉头。

    用餐后,连安昂夫妇就相携出门,老爷子也约了朋友,要到中午才能回来,他们都走了,但老爷子却不让曲浅溪离开,让他等他回来。

    曲浅溪只能应着,家里就剩她跟她的小小叔子了。

    连慕年回到家的时候,是早上的八点。

    他的脚步似乎有些匆忙,额头上的发丝有些凌乱,步入家门时,家里的安静似乎让出乎他的意料。

    他抿唇,脚步匆忙的上楼,推开卧房的门。

    没人。

    难道回去了?

    他皱眉,拿起移动电话拨了个电话,接通后,直接冷漠的开口,曲浅溪,回去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相邻小说:本源空间进化 极品神相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绝脉武神 明星医师 暗皇凌天 重生之医品嫡女 剑纵花都 祖仙 圣魂枪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